为了那期盼的眼神

8月16日上午7点50分,陈辉如往常一样早早走进办公室。按照计划,他从办公桌的“卷宗山”取下最上面的两宗执行个案,和同事准备前往昆明市晋宁县和五华区,解封一辆查封车,另为一宗房产发布和粘贴腾房公告。

“没有想到执行工作也很坚钢!”陈辉是一位军转干部,长期在边防一线与“魔鬼打交道”。2016年11月,从军19载收获诸多荣誉的他转业到了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成为执行战线一名新兵。

“放水养鱼”解“僵案”

“他待人真诚、说话有谱,办法多、做事果断。”申请人刘先生说,第一次跟陈辉说起自己的案子,就有这样的感觉。“我当时很着急,心情不好。但他一直认真听我讲完,才说我们一起共同想办法。”

“根本没有想到,我这个上千万的案子有这样一个双方满意的结果。”新疆一家投资公司的刘先生说,他们公司的官司发生在2013年8月,法院经过审理判决曲靖的吴某、张某等赔付借款1091.9万元。申请执行后,因查找不到可供执行的财产,案件不得不“挂”了起来,成了“僵尸”案。2017年9月6日,法院发现张某的财产线索,重新恢复执行的该案到了陈辉手上。经多方查询和做工作,上了“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的张某主动交出第一批赔付款15万元。“这笔钱与执行标的相比,无异于九牛一毛,但是毕竟开了个好头。”刘先生说今年5月6日,陈辉通过多次召集双方协商,最终被执行人同意把名下一宗商铺折抵案款一百万余元。6月29日,在刘先生公司对利息部分给予较大让步的情况下,公司与张某等达成执行和解协议,4年内分批履行剩余案款。

这个案子是典型的“放水养鱼”。

“中院的案子,标的普遍较大,动辄成千上万;矛盾也十分集中,牵一发而动全身。”边翻看手上的卷宗,陈辉说相比来看,这类恢复执行的“僵尸”案,比新收的案件执行难度还大。这类案子多因没有或者财产很少可供执行而“挂起”,重新恢复执行往往物是人非,财产查控处置变现每一步都很难推进,执行难度相当大。

心上永远的痛

1997年12月,18岁的陈辉高中毕业后应征入伍。因为爱学习舍得吃苦,表现突出的他入伍后被推荐报考军校并如愿。大学毕业后分到某边防部队。“就是睡觉也枪不离枕”的边防生活,他一干就是九年。

“回家一趟,匆忙完成个仪式。”2009年,时任营指导员的陈辉和相恋多年的女友结婚,因为当时边境线的特殊任务,他奉母之命请了三天的“长假”, 事无巨细交由父母和女友筹备,用他的话说就是在婚礼当天露了个苦瓜脸。

陈辉没有想到,当时逼着他回家结婚抱孙的母亲,一年后就因病去世,这成了他这个独生子“心上永远的痛”。

2016年年底转业回到家乡的陈辉,舒口气的他心想这回可以“歇歇脚”补补做儿子、女婿、丈夫和父亲之课。他没有想到,到法院报到,当即赶上中院党组为“基本解决执行难”增员,“做事干练、认真负责”的他被安排到了执行岗位,才离开军营又开始了“部队生活”。

陈辉笑着解释说,他和同事经常行走在农村山区,像过去在边境线上和战士一起巡逻;不论何时只要案件线索出现,对执行人员而言,就是最急最高的命令。

为了那期盼的眼神

“中院那个陈法官,为我家的事不到两个月,就来了五六次,铁石心肠也化了。再说这些被执行人都是寨邻,多是些不懂事的娃娃。”找出一份刑事附带民事赔偿的和解协议和一份刑事谅解书,陆良县马街镇的老李说。

老李家在农村。儿子在一起伤害案中遇害,没有想到涉嫌伤害的10人多为未成年人。经审理,10人被判刑同时,连带赔偿受害人经济损失5万元。“老的老,小的小。”面对沉重的家庭负担,老李的儿媳离家出走。为抚养年幼的孙儿,明知同村的被执行人家多数一贫如洗,年迈的老李还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找到了陈辉。

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案件,如果被执行人家经济条件好,在案发或法院审理时多会主动赔偿受害人经济损失,以求得谅解。被法院判决附带民事赔偿的,实在是无财产无能力可供赔偿了。像老李家这类申请执行人找到法院,也是没有办法可想的无奈之举。接待老李后,得知10个服刑人员有4个刑满释放,当时还在查控处的陈辉利用空隙,多次找被执行人,果然出狱的几个都是一贫如洗。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次说服, 4人最终与李家达成执行和解协议,一次性赔偿李家经济损失2万元。

“一个标的不大的案子,走村串寨多次泡泡都没有一个,真是家常便饭。”陈辉说那段时间除了熟悉执行业务知识,只要有空隙,就是外出去办老李这类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案件的执行。

家,就是个“旅社”

“组织的安排就是我的选择”,“以服从为天职”,走上既陌生又新鲜的工作岗位,陈辉转业到法院后为尽快熟悉业务,白天忙于摸索网络查控财产技能,夜间伏案恶补陌生的执行知识。

接送孩子上下学、陪孩子写作业,是为人父母的职责。陈辉和处置部门的同事一样,这些家庭职责被经常“忘记”,要么出差的路上才被想起,急忙打电话找人接孩子或电话中督促孩子写作业、睡觉。就是好不容易到了节假,年迈老父总倚门而望,年幼孩子总期盼去游乐场,他们却一次次地让家人失望,因为周末节假加班已成为常态了。

“只要回家,就尽量多做点家务”。陈辉说,到执行局特别是强制处置部门后,总觉得亏欠家人太多。因此不论晚上回家多晚,总会在早上6点左右起床,第一时间为上小学的儿子煮好早点并顺带送儿子到校,随后在7点50左右到达法院,利用上班前20多分钟的时间“盘点”一下手上的案件,整理卷宗。

“儿子,吃过饭就先做作业,请婆婆看看自己改下错,早点睡觉,爸爸今天到一个小村子出差,手机多半没有信号……”。8月12日下午6点40分,正在执行途中的陈辉拨出了电话。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