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周年征文作品】掌上曲靖让我焕发“第二春"|亢恒学|掌上曲靖

相识相亲恨更短。眨眼间,与掌上曲靖相伴五周年,有多少知心话不知从何说起?如果把千言万语浓缩成精华,那就是:你给了我写作的第二春!

第一春是《曲靖日报》。那是1987年11月初,我刚从部队退伍回到富源,当时身份是农村户口,工作无着落,前途一片茫然,处境非常尴尬,农村不愿再回去,城市又不接纳。这样虚无飘渺的心境,最适合写诗。于是写了首《选择》发给刚创刊两三年的《曲靖报》,过了几天,一字不漏登出来了。从那以后,一发不可收拾。记得还是1989年的时候,有一天在《曲靖报》上登了3篇,一篇新闻稿,一章散文诗,一首自由诗。当时还是一张铅印小报,并且一周才出3张!这么给面子,不兴奋才怪。就这样累月经年,在该报上登了上千篇稿件,一个在地层深处打掘进的煤黑子,连正常的阳光都很少见,竟然在大山以外,还能附庸风雅,乃至冠名“诗人”“记者”!尽管我感到名不副实。

随着岁月的更替,一切都习以为常,看淡春花秋月,激情不再,写不写,登不登都无所谓,仿佛人生进入老境。

忽如一夜春风来,掌上曲靖“花盛开”。有一天在下班的路上,正巧遇到原《曲靖日报》副刊部的敖老师,他说,吔,你给是认不得我们现在有个掌上曲靖?快写稿子来啦,你老几!我说,认是认得,就是不晓得怎么下载安装?

他说,简单得很,你扫一扫报纸上那个二维码,点开就行了。之后,就下载了掌上曲靖,就把稿子投了一篇过去,过了两个时辰,既然被登出来了!而且图文并茂,赏心阅目。这让我原本固化的一潭写作的“死水”,像是被人丢了个鹅卵石下去,“春”波荡漾。自此,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灵光乍现就“纵”情,“割”到篮里就是“菜”,一晃这四、五年过去,还真是写了不少,被掌上曲靖采用的也不少。并且每次登出的文稿,迅速转发到微信“朋友圈”,让大家在第一时间先睹为快。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时至今日,掌上曲靖这“白马王子”为什么“阅己者”那么多,影响力之广泛,地位之尊?就是因为有一帮政治方向明朗、业务技能精湛的团队,有一群精干、乐此不疲,一年365天日日夜夜守候呵护“小红巴掌”的有心人,有一帮甘当绿叶衬“红花”、为人作嫁的敬业奉献的编辑精英。只要是好文,是爆款文,是正能量十足的文章,编辑老师们总会不分彼此,不吝啬版面,哪怕深更半夜,哪怕劳精费神,都会赶在第一时间编辑发送。除了在掌上曲靖登出来,还不甘罢休,继续推一把,让你的好文章“跃”上“今日头条”,“腾讯新闻”,让你风光无限,扬眉吐气。本人采写的3600余字的《麒麟区开展硝化反应釜燃爆事故应急救援演练》和“7.13”曲靖美佳华商业广场楼层坍塌事故后续系列报道,以及7000余字的煤殇长篇散文诗《定格在地层深处的矿工》、反腐叙事长诗《惊闻某总工被查》等,都是“火着枪响”,第一时间登出来,以飨读者。这充分说明掌上曲靖的编辑老师眼光独到,有崇高的使命情怀,有勇于担当的道义精神。

“这盛世如你所愿”。欣逢掌上曲靖这么宽广的平台,这么卓越的采编团队,这么应有尽有的栏目,别说多少青年才俊争相“登场”亮相,就是我等夕阳西下者,也会不用扬鞭自奋“蹄”,或者说情缘未了,“枯木又逢春”。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