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周年征文作品】“掌上曲靖”让我更加敬重文字|曹振宇|掌上曲靖

时光更替,岁月不再,当我们进入不惑之年后,对待人和事总会逐渐远离狂热和冲动,伴随而来的是理性和淡定,对待工作和生活如此,对待酷爱的写作亦然。

记得刚学写作那会儿,恨不得稿子满天飞,希望每篇稿子都能够尽快变成铅字。现在回首反思,虽然发表了大大小小千余篇文章,林林总总达到了两百余万字,其中的精品真是少得可怜,有许多篇章或内容浅显单薄,或手法陈旧老套,或语言苍白无力,究其然,都是虚荣心作祟使然,真是愧对了编辑的良苦用心。所发表的这些虚头巴脑、毫无内涵价值的文字,只为了博取虚伪的掌声和泛滥的赞美。随着年岁的增长和见识的增加,特别是自己从事了十五年电视文字编辑后,方觉陈词滥调、累犊废话带给编辑的苦恼和烦心,因而慨叹:敬重文字就是对编辑最大的尊重和理解。

近年来,有朋友见面难免会问:最近又在写什么大作了?又拿得哪些大奖了?而我往往会答以“都到了更年期,想生产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之类的搪塞之词。其实,并非我懒惰消沉、散失斗志,而是在回头反思、闭门思过,究竟该写作什么样的文章?究竟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写作?如何才能让读者受到启迪和熏陶?写什么样的文字才不会愧对自己的名字?究竟怎么写才能以全新的姿态面对编辑的青睐和厚爱。

编辑的辛苦无以言说,因而我在每一次写作中总会极其认真,不留废话,无需多言,我在《富源新闻》中开设并主笔的“走基层”专栏,每一篇稿子,从策划、采访、写作、编辑、播出,我都会认真对待,特别是我的“记者感言”已经成了品牌,与其说每一段感言都是优美的精短散文,不如说是一段精彩的时评。敬重文字,让我写作的许多篇章获得了“云南新闻奖”“曲靖社科奖”《云南日报》通讯员好作品一等奖等业内的大奖,获得了“曲靖市有突出贡献的作秀专业技术人才”殊荣,获得了原中共云南省委书记令狐安的表扬,并凭借这些作品破格晋升了副高职称。多年的习惯延续,我投给曲靖日报·掌上曲靖的每一篇稿子都是抱着如此近乎苛刻、追求完美的态度,不是非常满意的稿子,绝不轻易发送出去,生怕有辱自己不算响亮的名字,唯恐熬坏编辑雪亮的眼睛和聪慧的大脑。因而,我的稿子虽然发得不是太多,虽然算不上精品,但还是会让许多人记住并津津乐道。我敬重文字、痴心不改的愚人行径,自我安慰还是值了。

其实,我敬重文字,谨慎给《曲靖日报》和掌上曲靖投稿的另一个原因,我从未对人言及,那就是来自于曲靖日报社的岳松、刘坚咏、杨志刚、窦红宇、敖成林、施星芳、徐鸿昌、李见书、黄官品、袁小平、张艳、戴莹、唐敏、张俊等叱咤曲靖文坛、在省内外报刊上发表了无数作品而影响了一代人的老师们抱团发展的态度影响了我,他们不但新闻作品写得有深度、嚼劲十足,文学作品有分量、影响力巨大,而跨界经营的影视作品依然异军突起、势头正劲。他们正带领曲靖的一票文友和通讯员驰骋滇东北这片红土疆场,让大部分单干户找到了归宿地,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增添了前行的动力。他们追求卓越的情怀让我谨小慎微,觉得不敬重文字、胡乱投稿,自己只能算一个伪文人。

敬重文字,让我对生活态度更为严谨,让我的工作鲜有失误。敬重文字,让我尽可能不制造文字垃圾污染读者的大美心灵和高尚襟怀。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