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周年征文作品】纪念碑|邓辉|掌上曲靖

还是去年,听说曲靖日报·掌上曲靖要建掌上文学馆,心里有了一份期盼。我孤陋寡闻,没听说哪里建过掌上文学馆。后来文友拉我进了掌上曲靖文学馆微信群,相关编辑在群里发了征稿启事。按照省级以上报刊杂志公开发表的要求,斟酌良久,我选了刊登于诗歌选本《1991年以来的中国诗歌》和《2017中国诗歌选》上的三首诗,刊登于《青海湖》和《诗潮》杂志上的两首诗,传到指定邮箱。很快,掌上文学馆发布了我的作品,配发了作者简介、照片。

掌上文学馆陆续刊发了六十多位作者的作品,其中,艾泥刊登于《十月》杂志的长诗《登马雄赋》与艾青、北岛、舒婷等人的作品一起入选了《十月》杂志30年典藏名篇。蒋吉成刊登于《人民文学》的《三个太阳照着的峡谷》、段平刊登于《昆仑》的《林木乡长》、窦红宇刊登于《十月》的《红宵屋》入选云南大学云南文学研究所“云大评刊”论坛“改革开放40年云南40部小说排行榜”。此外,何晓坤、何贵同、叶浅韵、方雁离等作家境界不俗的作品也华丽登场。

掌上文学馆属于掌上文艺馆的一部分。曲靖日报·掌上曲靖除了与曲靖市作家协会联合建了掌上文学馆,还分别与曲靖市美术家协会、曲靖市书法家协会、曲靖市摄影家协会、曲靖市民间艺术家协会建了掌上美术馆、掌上书法馆、掌上摄影馆、掌上民间艺术馆。掌上文艺馆以璀璨绚烂的文学艺术之花,献礼六百多万人的曲靖市,献礼这个波澜壮阔的伟大时代。

进入掌上文学馆的作家我认识一些,心里多了一份亲切感。惭愧的是,书法、美术、民间艺术我几乎一窍不通,摄影略知一二。会泽摄影在曲靖市甚至云南省都有一定影响,为会泽的旅游宣传作出了突出贡献,作为一个会泽人,我对掌上摄影馆里的会泽元素自然多了一份关注。我曾与会泽摄影家到香格里拉和四川大凉山等地采风,目睹他们在悬崖边气定神闲地支好脚架,或者为捕捉合适的色彩光线而耐心等待几个小时。鲁甸“8·13”地震,我在灾区一线会泽县纸厂乡采访了持续不断的余震,用镜头记录下了历史进程中的会泽摄影家。

内容丰富多彩的掌上文艺馆在读者中引起了强烈反响,一年来,点击率近三十万次。记得著名作家蒋吉成老师曾对我说,不要小看网络手机,传播面太大了。过去在《人民文学》上发表作品,一般情况下,有几千个读者看到,算不错了。现在不同了,在掌上曲靖这种本地媒体上发表一首诗,点击率就可能成千上万次。熙熙攘攘的人群,尽管早已没人再自作多情地认为文章是“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但我坚信文学艺术仍然是挂在人类脖子上一道“莫失莫忘”的“通灵宝玉”,是人类良知某种意味深长的暗示和象征。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我毫不怀疑,不断补充添加的掌上文学馆里,无论现在或将来,总会有至少一篇小说、一篇散文或一首诗,一幅绘画或书法作品,一件艺术品经典传世。正如普希金的诗歌《纪念碑》:

我为自己建立了一座非人工的纪念碑

在人们走向那儿的路径上,青草不再生长 

它抬起那颗不肯屈服的头颅 

高耸在亚历山大的纪念石柱之上。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