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我重复着一段旅途 图文/保楠|掌上曲靖


 

有人问我,为什么不愿意换一个地方走走,每年的这个季节总是要走这样的一条路?我说:这是为了纪念,纪念曾经走过的长路。无论版纳,丽江,还是香格里拉,我爱它们的不羁和澄澈,爱它们的自由自在和高远……

在赤道炎热的夏季旅途上,你可能会偶然邂逅这样一位姑娘:身上一股浓浓的芒果香味,剪着硬朗短发,穿着红色运动衫,背着硕大的帆布包,脚上的白色球鞋有些泛黄。好吧!你该相信缘分。我看见她手里拿着一本漫画,那正是她所喜欢的,女孩转过身来对着我浅浅地笑,站在阳光下的报刊亭旁边,金灿灿地发着光。

旅途中的快乐,在于拍照,女孩、街道、巷子、旧房子,花朵、天空、树,还有河流……我喜欢陈旧的刻满岁月痕迹的万物,喜欢热带阳光下所有沸腾的颜色和气味。灼热的阳光照射在额头上,大风吹过,一切就都定格成了最美的样子。

这一路,总能唤醒零散的记忆,听着记忆里的歌,便能够让身心自在,无比踏实。我喜欢置身在人群中,旅途,火车,长途公车,候机厅,火车卧铺……记忆到了哪里,就在哪里停下来,坐坐,走走,哪怕就是发个呆,都是想要的样子。

清凉的早上,椰林和村落刚刚从沉睡里清醒过来。湄公河广阔而平缓,一直延伸到天际,夜里刚下过一场雨,空气很湿润。在版纳,我住在悠然台。这个城市很难找到这样的旅店,一扇大大的绿色铁门进去,仿佛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村落。瑞士人经营的傣楼,古朴,多情。一直朝着树林走,便到了大堂,一楼是一个很大的露台,放着宽宽的木头桌椅,在这里可以喝酒,吃饭,乘凉,厨房里的大娘会做好吃的咖喱鸡蔬菜饭,烤很正宗的瑞士面包,用酸奶和香蕉,调出清凉醇浓的饮料,嚼在唇齿间,都是小冰粒,发出干脆的声响。客房里的木床,厚而结实,枕头和床单都是白色的,很干净的那种白,就像专门为孩子们准备的。

半夜睡不着走到窗子边,闻着窗外的芭蕉叶香味,想起了那个当年遇见的女孩,她身上有浓浓的芭蕉叶香水味,她每天都会用厚厚的粉饼来遮住热带女子的肤色,会看综艺节目到凌晨。她说她想去台湾看海,在她年少的夏天,烈日灼伤的海岛,她在路边的小摊上买冰冻可乐喝。最后她去了很远的毛里求斯,照片里,她的身边坐着她的爱人,一个皮肤黝黑的硬汉,她们坐在海边的沙滩上喝长岛冰茶……

夜色中的版纳,夏日午夜的暖风,天空中的星群,年少的爱情,温暖芳香的回忆,一切都是赤裸裸的温暖,又是赤裸裸的惆怅。

 

旅行,就是要一直地走,一直地走……说着话,抑或不说话地行走。

我在大理的小店买了一套明信片,黑白的。拿出圆珠笔,在明信片的背面写到:我在大理,我的家人一切安好,一张寄到家里妈妈的手中,一张留在了店里祈福。

我看房子,一条街一条街地走,路过来来去去的人群,拍下那些旧得好看的房子。走到一条街的尽头,有一家卖CD的店,老板是个60来岁的爷爷,他店里的CD品种丰富,能买到所有想得起来的音乐和歌星的专辑。把选好的CD一张一张试听,60岁的爷爷可以和你聊到音乐里的每一个故事。在这里,音乐就像茶一样可以大口大口地喝下去,喝到耳朵里,喝进心里。

在古城的最里面,有一处很幽静的民宿,红砖墙面,老式的旧楼。大片花园和树林,草坪很光滑,能够让小孩子在上面嬉戏,门口有一条槐树搭出来的浓密走廊,阳光从树叶间渗透下来,进大厅的墙壁上种满了大簇大簇的海棠花,大蓬大蓬的艳红。找到这样的房子,是为了安静地躺着,就这样思想放空地躺着。

天气一直都是高温,阳光下有大帮的背包客走来走去,他们穿着布衣服,带着书和思想,关注阳光和人,随性地生活着,享受时光里每一分每一秒的存在。他们在这里看小说,喝风花雪月,聊天,听音乐,泡酒吧。除此之外什么都不做。

是的,这是属于大理的记忆,只属于我。
  暴雨的午后,沿着洱海环湖路一直走。雾气腾腾的湖面上偶尔能看到停泊着的木船,恍惚间有些凄凉,是那种明知要走却不想离开的凄凉。

image.png

在开往丽江的路上,我安静地看着爱人的背影,忽然想起了爱情。他还是他,不用掩盖缺点,真实,踏实。最好的爱情莫过于如此:彼此做个伴,一起吃饭,散步的时候能够有很多话说,有一致的爱好,包括食物,衣服,运动方式;很平淡,很熟悉;想安静的时候,即使他在身边,也像是自己一个人;不会太想对方,但累的时候,知道他就是家。

傻傻地想,傻傻地笑,傻傻地路过一程又一程。

丽江,终是见了,像暗恋许久的情人。喜欢它的青石板路,喜欢那个坐在桥边打着蓝音鼓的女孩,喜欢那一股股的烟火气息,喜欢七一街的每一个旅馆,喜欢坐在河边看对面的男子唱歌……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头,任时光从身边划过,与我何干?

呆在旅店和老板vivi聊天喝一下午的茶。vivi是重庆人,她的故乡在城口,她说那里有清泉,泉水是从山上流下来的,下暴雨的时候她们在小河里躲雨,雨下得又细又密,雨后发热的土地散发出来的那种气味她现在都能够闻到。她忧郁地说,故乡就是那个回不去的地方……

如果人间有天堂,故乡必定就是,当然,香格里拉的模样也是。

越来越稀薄的空气却让我的心灵清透明净。这些年来,由于忙于埋头生活,忘记了停下来,停下来看蓝色的天和闪亮的星空,拥抱这里,沉浸在这里,能让自己的情绪和身心松软温柔。

长长地吐气,长长地吸气,看着辽阔的草原,心也开始慢慢平静,慢慢地呼吸顺畅,慢慢地适应了高原环境,慢慢地看着身边的女儿,她们是这样的快乐、肆无忌惮。闭眼,享受着阵阵欢笑声,风吹草地的沙沙声,牛羊奔跑的啧啧声,松赞林寺的祥和之声。

理发店的椅子上坐着一个藏族小姑娘,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皮肤黝黑,她面无表情的剪去长长的辫子,那是第一次见到尼玛措姆,她像极了一朵洁白芳香的花。告别之后,各奔东西,而我是一个固执而念旧的女子,把所有的记忆放进脑海里,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打开车门,加上油,唱着《东山顶上》,还会来到记忆中的那片土地……

旅途仍在继续,下一站,我去哪里?我想,还会重复这段熟悉的旅途!

作者简介:

image.png

 保楠,笔名全年无休,文学爱好者。喜欢旅行、摄影、画点花花草草,热爱生活,热爱每一份遇见,努力成为明媚的女子。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