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两家公司拖欠517名农民工1509万元工资!短期内难解决|掌上曲靖

“等开发商把工程款结了,我马上就把拖欠农民工的工资还了。”听说自己的公司上了“黑名单”后,年过七旬的李根表态。

今年4月23日,人社部举行2019年一季度新闻发布会,公布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这是人社部向国家发改委和国家信用信息平台推送的今年第二批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信息,共50条。

云南有4家企业上榜,分别是云南锦翔菌业股份有限公司、云南文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云南同兴建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昆明大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其中,昆明大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大成公司)和云南文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文荣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数额在50条信息中排名前十,前者位居第五,拖欠237名劳动者劳动报酬801.5万元;后者位居第九,拖欠280名劳动者劳动报酬707.6万元。

作为大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根称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原因与开发商拖欠工程款有关;文荣公司法定代表人杨跃文的说法类似。

从记者近几日的调查情况来看,两家公司所拖欠的517名农民工1509.1万元的工资,短时间内很难解决。

大成公司法定代表人:“等款结了,我马上把拖欠农民工的工资还了”

大成公司于1997年12月22日成立,注册资本为3009.4万元,登记地址在昆明市官渡区关上街道日新社区中苜蓿村,经营范围包括房屋建筑工程、市政公用工程、矿产品的销售等,法定代表人为李根。

5月8日上午,记者在中苜蓿村未找到大成公司,询问中苜蓿村居民小组工作人员,得知该公司位于两三公里外的关上实验学校对面。前往寻找,门卫称该公司已于2016年搬离,具体搬去哪里不得而知。

记者再次返回中苜蓿村居民小组,在工作人员指引下找到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根的家。这是一栋城中村民房,李根并不在家,其妻子称自己并不知晓大成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事情,也不清楚公司的经营情况。

村民们对李根的评价是“其为人不错,家里前些年条件优越,近几年情况不太好”。一村民称,几年前借给李根 60万元,至今仍未还上。“不指望了!”这名村民说。另有村民称,李根在村里有三栋房子,因公司经营不善,其中两栋已抵押给小额贷款公司,留有一栋自住。此说法未得到证实。

数次拨打李根电话,对方表示次日回复。9日上午,李根回复称,之所以拖欠农民工工资,与鸿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鸿驰公司)有关。

他说,鸿驰公司几年前获得云南省德宏州盈江县一地块的开发权,由大成公司承建。期间,鸿驰公司支付过部分工程款,工程完工后还欠着2000多万元。协商无果后,大成公司把鸿驰公司告上法庭,要求支付剩余款项。该案今年5月9日一审开庭。“等开发商把款结了,我马上把拖欠农民工的工资还了。”李根说。

对于李根的说法,鸿驰公司法定代表人刘凤珍并不认同。“不是我们不结,是大成公司虚报了2600多万元的工程款,账目算下来,他们还欠着我们钱!”她说。对于大成公司的起诉,鸿驰公司已提起反诉。

此次大成公司被列入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认定部门是德宏州盈江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该局工作人员介绍,鸿驰公司除与大成公司有合同纠纷外,还与银行有借贷纠纷。“目前我们正积极协调,希望尽快解决大成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文荣公司法定代表人:“该我承担的我一定承担”

文荣公司于2007年4月5日成立,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登记地址在昆明市丽江路,经营范围包括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承包、市政公用工程施工承包等,法定代表人为杨跃文。

5月8日,记者前去文荣公司的登记地址寻找该公司。这是一个由一栋老式楼房和一块两三个篮球场大的停车场组成的地方,周遭稍显破败。楼房共四层,感觉多年未用,只有三层、四层部分办公室门上贴有封条,看似有办过公的痕迹。

封条是文荣公司贴的,记者偶遇该公司以前的员工姜先生,姜先生介绍,因公司拖欠房租,2017年左右,房东收回房子,公司43名员工的工资也被拖欠,加起来共有200多万元。

要不回工资,公司员工各奔东西,只有姜先生和另外几人坚持维权,并于2017年申请劳动仲裁,要求文荣公司支付剩余工资。

经调解,劳动仲裁部门要求文荣公司在一定期限内支付姜先生等人剩余工资,共计约100万元。“可劳动仲裁调解书已下发近两年,我们的工资依然没着落。”姜先生对此颇为无奈。

不仅如此,“公司还欠着不少单位材料款。”姜先生说,以前楼下停车场的位置全是公司的各种机器设备,“不少人来要材料款,老板拿不出来,这些人就拿设备抵债。”

如今,姜先生和以前的几名同事合伙开着一家建筑公司,“生意一般。”他说,这几年,自己曾找文荣公司老板要过几次工资,但均不了了之。“上个月文荣公司法定代表人杨跃文还给我打电话,让我帮着做工程,说做完后连之前欠的一起还,我没答应。”姜先生对文荣公司老板已不再信任。

拨通杨跃文电话,他答应见面详聊。杨跃文表示,知道公司被列入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后,“想不通!”

据他介绍,文荣公司目前欠着农民工工资、材料款等共计1000多万元。“主要是别人欠着我四五千万元。如果这些钱能要回来,该我承担的我一定承担!”杨跃文说。

此次文荣公司被列入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认定部门是西双版纳州勐海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杨跃文说,几年前,西双版纳浩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浩宇公司)获得西双版纳州勐海县一地块的开发权,由文荣公司承建。文荣公司上报的工程总价为1.24亿元(另说1.28亿元),而浩宇公司最终核算的总价则为1.1亿元,并在支付给文荣公司1.1亿元后不再支付。

杨跃文认为,因为浩宇公司原因,导致工程耽误了500天工期,加之浩宇公司核算总价时与自己上报的总价有出入,因此要求浩宇公司支付剩余的1000多万元工程款,并由其承担拖欠农民工的700多万元工资。

5月9日上午,浩宇公司负责人回复记者称,该支付的浩宇公司已支付,如果文荣公司对工程核算有异议,建议由政府部门成立第三方调查组重新核算。

西双版纳州勐海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表示,正协调双方解决,“估计得一两个月。”

律师建议:需要政府打出更多“组合拳”

人社部此次公布的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中,除大成公司和文荣公司外,云南还有另外两家企业上榜。

其中,云南同兴建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拖欠103名劳动者劳动报酬266.4万元。该公司登记地址在昆明市关上南路56号,记者前往寻找,并未找到。询问将该公司列入拖欠农民工工资“黑名单”的德宏州盈江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称,该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缘由与大成公司一致,均与前文提到的鸿驰公司有关。

根据规定,“黑名单”发布以后,按照《关于对严重拖欠农民工工资用人单位及其有关人员开展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的有关规定,这些单位将在招投标、申请融资贷款等诸多方面受到限制。

杨跃文和李根清楚公司被列入“黑名单”的后果。“都被列入‘黑名单’了,还想贷什么款!”李根妻子说。杨跃文则期待政府出面,帮忙解决困境。仅从记者调查情况看,两家公司所拖欠的农民工工资,短时间内恐难解决。

其实,为维护农民工合法权益,近年来,云南省持续加大服务农民工力度,不断完善政策措施,积极构建服务农民工长效机制,特别是《云南省农民工工资准备金管理办法》《云南省农民工工资保证金管理办法》《云南省农民工工资支付不良信用单位管理办法》等办法不断出台,并以此建立了“三金五制”的保障制度。这些制度的建立和失信企业黑名单制度的出台,共同为农民工工资筑起了防线和保障。特别是建筑、公路等建设型的企业在这些制度的约束下,有效解决了分包、转包等拖欠工资难解决的问题。

制度足够完善,但实际操作中依然有不少问题存在。以文荣公司为例,西双版纳州勐海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文荣公司确实交存过一定数额的保证金,但保证金数额只够支付部分农民工工资,不足以支付该公司拖欠的全部农民工工资。

也就是说,各种保障措施下,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面临的问题依然很多。对此,曾代理过多起农民工讨薪案的云南雁序律师事务所律师白杰建议:一要加大用工单位与劳动者签订用工协议的监督、检查、指导、备案工作力度;二要明确、规范农民工维权联系协调部门职责任务,提升联合管理、执法效能,对拖欠农民工工资行为展开全方位打击。如此才能营造一个不愿违法、不敢违法的环境,最大程度降低欠薪风险,为农民工权益保护提供强大的后盾。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