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的意外|徐珏|掌上曲靖

前阵子,听说朱华胜的中篇小说《天上朵朵》将在《边疆文学》2019年第5期刊发,为他感到高兴之余,便期待着阅读,便一直在想,在这无限诗意无限美好给人以无限遐想的题目后面,会演绎怎样精彩的故事?


很多时候,当我们读完一篇小说,无非是两种结果:一、感觉无话可说;二、感觉有话要说。第一种,故事可能是精彩的,写作者也具备一定的创作技巧,却感觉自己和小说相距很远,彼此之间有着无法相通的障碍,读完就读完了,不愿再去重读,也不愿再去表述。第二种便是这篇小说实实在在地吸引了你,除了精彩的故事,除了作者花了心思设计的人物、情节,还有一种无需跨越便能抵达的顺畅感。第一遍读完了,还愿意去读第二遍,第三遍……小说里的他或她,在心里挥之不去,于是便愿意留在故事里面去回味,愿意去表达自己读后的感触。


朱华胜的这篇《天上朵朵》,给我的感觉便是第二种。是的,这篇小说我读了好几遍,当小说里的人物如天上的一朵朵云飘进了我的眼里心里,我甚至可以远远地,就闻到酸菜的香味。酸菜原本是普通的日常食品,在这篇小说里却是一种指引,又或是可以理解成是谷多的精神传承与爱的延续,也是这篇小说中无限重又无限轻的存在。谷多家的酸菜在那个小小的县城岂止是火了一把,还让没有多少文化、资历平平的谷多在初入官场时便干出了一番成绩,令人刮目。


我个人十分欣赏并喜欢这篇小说的开篇:其一、简洁的语言营造出生动立体的场景,给读者的感觉便是恍若真的站在飘着白云的天空下,耳边传来谷多和木朵的对话:“白云,飘远了,飘远了……”其二,自然且恰到好处地抛出了一些隐秘的东西,这些物象在小说的深处游走,互相应和又互为矛盾,逐渐呈现小说的多元状态。


《天上朵朵》的文本结构是多层次的,各种小说手法在朱华胜的笔下运用自如,倒叙用得出彩,插叙用得巧妙自然无突凸感,该抛的时候抛,该收的时候收,将一个个即将上演的故事、一个个不同的人物安置在朵朵村,构成了一个中国式村庄的生存状态。


小说着力于个体心灵与情感的挣扎,通过故事来书写谷多的心灵债务——“火一把”酸菜丰富了谷多的人生,他用一把火烧毁了木朵的家,却用一生的时间去偿还。那把火,让木朵家变成了废墟,却让谷多与木朵的爱情得以重生。二十多年来,木朵噩梦里经常出现的那场火,她于惊恐中喊出的一声声“火,火,火……”她执意要将酸菜命名为“火一把”,甚至是她望向谷多的那种令人颤栗的眼神,到了最后,我们终于明白,这一切,从来都不是空穴来风。


谷多于木朵是真爱、深爱,对木朵的爱却是“求而不得”,他不得已用了极端的方法得到了木朵,从此,背负着心债,在那么多年的惴惴不安中活着,最后完成了心灵的自我救赎。我们不能以常用的思维去认定谷多这个人物的品行,也不能对他做出判定。从另一种层面来讲,谷多是个聪明的人,他懂得努力寻求与世界和解的路径,这是他步入救赎之路的重要前提。


而这一切统统是在小说最后才让人恍然大悟——在小说的尾声,所有的花都开好了,朵朵村似乎又要迎来一个新的春天,而朱华胜却给了我及读者一个天大的意外,这个意外在前面所有的情节描写中没有落下一丁点的痕迹,足见朱华胜在小说创作上的高明之处。


这个意外在朵朵村飘着白云的天空下,在风过处戛然而止,这是朱华胜这篇小说最完美的结局。朱华胜没有让朵朵村的故事继续下去,他懂得最好的结尾便是这样,给读者一个意外同时又留下更多的空间,让读者自己去完成——


谷多的人生会有怎样的结局?


他的仕途会因多年前的这把火葬送吗?


他会不会因故意纵火罪而接受法律的制裁?


面对谷多的忏悔,木朵最终会如何面对?


朵朵村天上的云又飘了过来,只不过那时是在黄昏,天空不再那么蓝,云朵不再那么白。一如那天,谷多告诉木朵的“这是晚霞,火烧云。”在一片赤色的云霞中,谷多,木朵,还会不会是当年飘向彼此的那片云朵?


所以我说,朱华胜的中篇《天上朵朵》是有渗透力的。从小说外部的营造到内部的构建,一切隐秘的曲折的可能发生的……都在朱华胜的笔下蜿蜒开来。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