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你没有见过的陆良风景尽在此文!|掌上曲靖

【原创散文】走进陆良

撰稿:韩琨瑶

摄影:周晓吉  陈培元  焦慈祥

编导:陆康冲

编辑:周晓吉

摄制:陆良县影视艺术家协会

在云南,要看险峻的山,挺拔的山,秀美的山,是件轻而易举的事。云南到处是山,视觉总被山阻挡、隔截、封杀。但是只要一走进陆良,这一切瞬时不复存在,视野能一泻千里。

你站在陆良坝子的任何地方,目光由近及远,绿由淡变浓。环视四周,时而是一块块肥的农田,时而是一片片绿的林子……一切是安然,一切是宁静,而一切又蕴育着生机。

踩踏着这份嫩绿,我们走进一个风光秀丽、土地肥沃、宁静无际、面目清秀的人间仙境。这儿胜似江南。不仅水草丰美,稻香飘溢、绿树红花、而且阡陌纵横、湖泽遍布......

蜿蜒坝子中部的南盘江,如同一条白色丝带,自北向南,轻洒而下。没有汹涌澎湃,一泻千里,但秀外慧中,每一分每一秒它都执著向前。不蔓不妖,自始至终保持着那一份纯洁和宁静。大坝子因盘江而“绿”,因盘江而“沃”。盘江是乳汁,是大坝子的命脉。

海拔两千七百米的龙海山,巍峨高耸,云雾环绕,屹立在陆良坝子最东边沿,它一直站着,守望着,沉思着,见证着陆良坝子的历史。站到龙凤寺的庙前石阶,放眼望去,一幅大而阔的山水画。下面全是绿的海洋,让你突然振奋。你尽可展开双臂,释放情怀,真可谓“临寺驰怀千村腾瑞气,登峰驰目一坝泛春光”。

在陆良东南方向的薛官堡斗阁寺,坐落着一块大石碑,此碑高大威武,全身墨黑,上面刻满了字。

看到它,像看到一位尊者,他安详地坐着,饱经风霜的面容微笑着。他不骄不躁,含而不露。

上千年的经历让他泰然自若,处变不惊。他用身体的沉厚,沧桑来让你“悟道”。

此碑为“爨龙颜碑”,是陆良大坝子的“传家宝”,是陆良辉煌历史的据证,是自三世纪到八世纪期间爨统治陆良五百年的历史映照。

七、八月份,走进陆良坝子以东,靠近龙海山脚的白水塘。

围住塘边,边赏荷边散步。面对接天莲叶的荷塘,心中有种释然后莫名的欣喜。

塘边垂柳依依,稻花飘香。

窄窄的田埂,软软的泥土,缓缓地走在上面,尽情呼吸土的气息。

芬芳四溢的野花,恣意蔓延的小草,快乐飞舞的蝴蝶,默默无闻的黄牛,辛勤劳作的农民,还有……此时最兴奋的是划船入塘,进入荷世界,去与荷共舞,亲吻荷香。

在盘江的下游,有一个坡上有水,寨中有塘的名叫“打鼓”的地方。

寨子里居住的人能歌善舞,豁达好客。走进这里,会看到许多原生态的东西。它浓缩了石林的风情,仿佛回到“阿诗玛”、“阿黑”的故乡。在这里,可以听悠扬的笛声,看撒尼姑娘们跳三弦舞。

在这里,可以感悟那种原始和古老——挂满玉米包子和红辣椒的古树,还有稀奇古怪的溶洞、钟乳石……这儿很清、很静,很有情调、很浪漫……

如果把陆良坝子比作一片无际的绿色海洋,那么“彩色沙林”便是绿色海洋中的矗立的一座“海市蜃楼”,一个五颜六色的沙的城堡。

——它神秘凸起,它鬼斧神工

——它千变万化,它多姿多彩

——它斑驳苍凉,它诡秘怪异

走进沙林,似乎走进梦境,你会惊诧,茫茫绿洲,竟然藏着这样一个世界。

似乎到了埃及金字塔下,又似乎到了大西北的某处荒漠,这儿不仅遍地是沙,而且沙都挺立着,成峰、成林、成柱、成洞,随着光彩的变幻,呈现出红、黄、青、白、灰、紫等十多种颜色。令人遐思,令人观止!

走进陆良,走进这个广袤无垠的平川,我便会想到一位母亲,一位敞开怀,贴紧大地,无限伸展着身体,以自己全部的热忱,容纳哺育着六十七万儿女的一位母亲。

这位母亲,她丰硕、她勤劳、她伟岸...

这位母亲,她是滇东高原的亮丽明珠...

这位母亲,她是爨文化的发祥地...

这位母亲,她是全国特色艺术——书法艺术之乡 ...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