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生活插满鲜花|掌上曲靖

有一种艺术,高雅、诗意、浪漫、复古;有一份爱,藏于心房,形于眼神,显于指尖;有一个地方,暗香盈袖过,弦音绕梁,净化灵魂,回归初心;有一场对弈,以手心为盘,以灵魂为子,倾注所有的爱意,诠释倾城时光。这便是中国传统插花。

●插花溯源

“视尔如荍,贻我握椒。”中国的插花历史可追溯到三千多年前,花为媒,寄深情。《诗经·陈风·东门之枌》中记载了青年男女相爱时采摘花枝互赠以表达爱意;唐宋是非常讲究生活品质的时代,插花这种颇具美感的艺术自然地成为文人雅士的必修课。瓶中花枝照酒卮,酒卮中有好花枝。曲水流觞,插花与酒,相映成趣。“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唐代女诗人杜秋娘这首富含人生哲理的《金缕衣》可谓言简意丰:既有珍惜时间的劝诫,亦有对青春和爱情的大胆歌唱,更有对意中人的含蓄企盼;李清照的“为报今年春色好,花光月影宜相照。”苏轼“插花走马醉千钟。”叶梦得《虞美人》中的“应有海棠、犹记插花人。”等均从不同角度道出了当年文人插花之风雅;宋元以后,焚香、烹茶、插花、挂画,被文人雅士并举为生活四艺,明代张谦德曾在其《瓶花谱》序中写道:“幽栖逸事,瓶花特难解,解之者亿不得一”。时移世易,今天,人们的审美观念发生了转变,审美情趣愈来愈高,已不满足于折枝送花的直接传情,渐将室外花木引入室内,营造空间的生机与逸趣。

●会泽插花,有其独特的地域特色

堂琅故地,历史厚重,文化繁荣,一代代会泽人在这里生息繁衍,打造出了悠久灿烂的地域文化。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插花艺术,会泽插花自有其独特的地域特色。

偶然的机会,有幸认识了会泽花艺馆的负责人单美女士,这是一个心灵手巧、优雅诗意而又精明能干的女子。她热爱生活,痴迷插花艺术,对美对插花有独到的见解和孜孜不倦地追求,她曾远赴苏杭等地拜师学艺,得到国内顶尖插花大师尤其是“吴韵花道”的传承者、中国十大花艺师之一的刘若瓦先生的真传。学成归来后,她在家人的鼎力支持下,开起了花店,开启了自己的创业生涯,同时开办了培训班,肩负起继承和发扬会泽传统插花艺术的责任。白天,她忙着打理花店生意;晚上,在她的培训班授课,用自己的巧手解读插花,累并快乐着。

走进单女士精心打理的拈花阁,几个学生穿着古典服饰,认真地用花剪摆弄着手中的插花;而单美女士正在耐心地教授着:“插花一定要有高低错落的参差之美,叶片要一片比一片低,正面的叶片必须对着自己。”“你这盘还不太好,没有参差虚实之美,层次感也不强,再加一片鸢尾叶点缀。”“这一盆太过密集,留白少了,去掉这枝更好”“这支花束太长了,影响了整体美观,剪去吧”……听着她耐心地教授,我也忍不住跟着学起来。单美告诉我,中国传统插花共分为瓶花、桶花、盘花、蓝花、缸花和碗花六种。作为初学者,应该先学理论,插花也要从最简单的直插式学起,说着便手把手地教授起来。“中式插花重意境,日式插花重形式,西式插花重颜色。”她说,“与西式插花相比,中国的传统插花有自己的独特风格和鲜明的时代特征。眼中花,心中人。插的是一种情感,一种寄托,一种对爱人、对亲人的最微妙的表达。它崇尚自然,师法自然,追求的是一种自然朴实之美,凸显的是一种低调的优雅,荼蘼的奢华。”

●插花与女人

“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女人插花绝对是一幅活色生香,见之难忘的画面。女人如花,花如女人。爱花的女人是优雅的,也是娇美的;爱插花的女人是情感丰富的,也是懂得生活品位的。会插花的女子,身上总是弥漫着优雅娴静的气质,一举手,一投足,都令人着迷。

插花过程是修剪的过程,也是人生的修行过程。在修修剪剪中,学会取舍,学会淡然,学会与花儿相伴。让那一钵钵花,写满爱恋,盛放希冀。枝枝寄意花,苦苦相思源。把爱藏在心底,把岁月融入手心!只为那一眼,纵然情深缘浅,回眸擦肩,依然执著初见。打理一盆插花,绽放一季芳华,写意一个女人。留一小片净土,插一枝落花,念一个旧人,体悟花事与禅意。

李妍 文/图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