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闻桂花香|周清芳|掌上曲靖

又闻桂花香

周清芳


早已立秋,可在这四季不太分明的小城,秋天的况味并不像北国那样来得恰如其分,北国一叶便知秋,突然想起郁达夫《故都的秋》这篇散文来,他笔下北平的秋是那样的绵长、悠远,笔墨间蘸透着浓郁的思乡情怀,可惜我不是远方的思乡人,无法用思乡的弦弹奏满地的明月光。


曲靖的秋天并不温柔,天朗气清是真的,白天的燥热也是真的,草木并未变黄,花叶还在绽放,除了大道两侧的法国梧桐迎风起舞,秋的气息很难肉眼识别,只是日历上的数字昭告着:夏天已远去。


初秋的日子里,桂花的香氛成了燥热日子里唯一的甜腻气息,桂花也叫九里香,单从“九里”二字便可知它的香名远播,桂花树可大可小,有盆栽的,更多的是公园小区一棵棵长在泥土里,其他季节里它们和普通的的树木并无两样,一到秋天,微风渐起的早晨,凉风初上的傍晚,桂花的甜腻香气总是一阵阵袭来,这种经过春酿夏长的发酵,花香纯粹浓郁,混合着花香和果香,不掺杂半分虚假,远远飘来是甜,近近轻嗅是腻,细细看来,淡黄色的花朵像小米粒轻盈地藏在树枝上,像古代未出阁的小姑娘,躲在四方的闺阁里,但仍掩饰不住豆蔻芳华,细小的花苞花朵极不起眼,要不是贪恋树下的香风,想必看它一眼的人寥寥无几。每每走过大花桥,桥下景观公园里桂花便毫不吝啬地释放它的芳香,就在那一刻,突然领嗅到秋天的气息,也在那一刻,钢筋水泥丛林般的都市里也变得温情脉脉起来。


桂花和百花谱里的群芳比来,样子占不了上风,碎银般的模样更是逊色,牡丹、玫瑰、月季、百合、芍药……百花争妍,千姿百态,不过,假若百花同台,桂花的香味应该是“孤枝盖全园”了吧。它不像梅花“暗香浮动”,也不似莲花“香远益清”,它热烈、奔放,像热恋中的女子,毫不掩饰自己的欢喜之情。


古今中外的文人雅士们对花草的喜爱常常溢于言表,陶渊明之于菊,周敦颐之于莲,林靖和之于梅,在浩瀚的诗词烟海里,桂花的芳踪也不乏佳作,王维的“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也算是代表吧,不过李清照在《鹧鸪天》里“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把桂花一下送上第一流的宝座。革命领袖毛泽东在《蝶恋花 答李淑一》里写到“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又是另一种滋味。


冷露无声湿桂花,随着秋意渐浓,桂花的香气也渐渐转淡,趁着秋风微凉,秋雨刚润,秋阳不燥,秋月正美,拾取一缕香风,感念一段过往,一点心事。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