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抛团|岳凡|掌上曲靖

我出生在八十年代的农村,那时候在农村,没有什么新鲜事物,连电视电话都还是稀罕物,只能独具慧眼,善于发现身边的美和创造美,不让童年时光枯燥乏味, 随便砍根竹子就可以做成弓,扯下伞骨子就当作箭,砍棵棕巴掌树锯成轱辘,找块木板就做成滑板车。什么都就地取材,既经济实惠,又不乏乐趣。那时候在村里,最让我难以忘怀的还是踢抛团,这可是村里人引以为傲的事,因为只有我们村才有这样别具一格的游戏,我们是开创者。

      抛团制作简单,将穿旧的毛衣拆散,把毛线均匀地绕成一团,就成了抛团。抛团跟皮球大小相当,不过没有皮球弹性好,这是因为皮球是空心的,而抛团是实心的。中午或傍晚时分,我们就各自拿着抛团来到村里一块空地上,亮出自己得意的抛团,像一场别开生面的选美大赛,大家对自己的抛团夸夸其谈。等村民陆陆续续赶来,就组织踢抛团比赛。抛团比赛没有成文的游戏规则,因人而异,灵活多变,双方通过口头约定,达成共识,比赛就正式开始了。踢抛团像足球比赛一样,场地尽量宽敞平整,更有利于游戏开展。踢抛团跟踢足球又有所不同,一是踢抛团双方球员人数不固定,可多可少,不过两边实力旗鼓相当,往往是势均力敌的对手通过石头剪子布的方式各自分在一个队里;二是踢足球通过进球总数判断输赢,而踢抛团是没有球门的,是用脚垫球的方式来一决雌雄,把各自队员垫球数相加,垫球数多的一方为胜,少的一方为负。负的一方要向胜的一方供球,供球就是赢家轮流派出一名球员来踢球,输的一方派出一名球员把球抛到适合脚踢的高度,然后赢家把球踢向正前方,直到输家抢到踢出去的抛团,比赛才算结束。赢家与其他球员一样可以抢球,把抢球的个数累加起来,抢得几个就可以踢几次球,所以输家不但要抢球,还要控球,不让赢家抢到球,不然一场比赛就是一场恶战,很难结束了。

      在村里踢抛团也是有球星的。我一个堂哥在村里踢抛团可是数一数二的,一次能垫三四百个球,一直保持着村里踢抛团的最高纪录,常常赢得老人和同伴的褒奖,成了我们心中的抛团英雄,他的事迹至今还被津津乐道。

      踢抛团是一场游戏,也是一种体育竞赛,男女老少皆可参与,在我们村里就是如此,每次比赛有年满花甲的老人,有妇孺和孩子,每次比赛结束,不管是输家还是赢家,个个都是汗流浃背,既锻炼了身体,又增强了村民之间的凝聚力,还能找到打发时间的乐趣,真是一举多得,何乐不为?

      随着社会的发展,新事物的不断推陈出新,旧事物被新事物替代成了历史发展的必然,踢抛团也如此,逃不了被新事物淹没的命运,随之消失在大众的视线里,只剩下满满的回忆。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