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柿子红了|梅永兵|掌上曲靖

吃过晚饭,我顺着寥廓山公园走去。在街道的拐角处,我看见一个卖柿子的老人。老人穿着破旧的衣服,肩膀上挑着担子,担子里是红红的柿子,透着红红的亮光,惹人喜爱。在老人的扁担上,还挂着从树上摘下来的带枝叶的一大串柿子,更是惹人眼,个个玲珑得像小灯笼。是呀,柿子红了。这个时候,要是在故乡,那该有多好呀!我不由得想起了家乡的柿子。

     国庆节前后,房前屋后,一棵又一棵的柿树落了叶子,将一颗颗红红的柿果高傲地举过树顶,映衬着高高的蓝天白云,那绝对是一幅美丽的风景画。几只鸟儿在树顶上欣喜地鸣叫着,在一颗柿子上啄了一口,又贪婪地跳到另一颗柿子上。秋霜染树,国庆节回家正是摘柿子的好时候。每年摘柿子时,父亲总是会留几个柿子在树上,我问父亲为什么不全部摘完,父亲说:“留几个看树吧!”其实父亲是想给麻雀、喜鹊留下几个做过冬的口粮。长大了我才明白,这其实也蕴含着做人的道理:给别人留有余地,其实就是给自己留下了生机和希望。

     深秋是一位神秘的魔术师,把天变蓝,把大地变瘦,金黄和火红便成为故乡的主色调。金黄的稻谷和火红的柿子让故乡大地在温情地燃烧,留给远走他乡的游子无限的思念。遥想孩提时代,秋天的乐趣在于田野,在于稻草堆里的游戏,在于稻田里的稻花鱼和蚂蚱。嬉戏后回家,拿起一个熟透的柿子,薄薄的一层皮几乎是吹弹可破,轻轻咬一个小口,放在嘴边美美地一吸,一股清凉的汁液便流进嘴里,甜丝丝的感觉也随之在味蕾上绽开,那香甜滑嫩的感觉,充盈了每条神经。

     就在我陷入回忆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母亲打来的。她在电话里告诉我,家里的几棵柿子树今年结得很繁实,都快熟透了,可是他们已经上不了树,摘不下来,只能眼看着往下落,母亲希望我回家把柿子摘下来。我答应了母亲,告诉她国庆放假就回家。这时候,刮起了一阵子风,街道两边的梧桐树叶纷纷落下,一地黄叶在风中乱舞。我走到老人跟前,问了价,然后将他扁担上那串柿子买下。老人收了钱,将那串柿子放到我的手里。我裹了裹身上的衣服,顺着落满黄叶的人行道向住处走去。

     回到我的出租屋,我将柿子挂在窗前,久久凝视,一个又一个的柿子仿佛在我眼前缓缓从树上落下,如同脑海里缓存着的某一个经典的电影镜头。时光流转,又是一年深秋时,家乡的柿子又红了,它那特有的馥郁芳香,成为我最温馨的回忆。望着窗前的柿子,仿佛看到了家乡红红的柿子……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