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赋|赵丽琴|掌上曲靖

昨天,看到朋友圈友人们晒出的雾凇图片,看着那一串串晶莹剔透的冰凌花覆盖着的山峦,带着一股洁净的气息,富有诗一般的朦胧景象,静默于宣威东山之巅、城市之外,它的美,与众不同,是温婉的,冷静的,是爱好户外运动和喜欢摄影人群的最爱,也只有他们才会喜欢冰天雪地的静美,并把最美最酷的瞬间拍下来,让人们得以欣赏见识,常人也许会感觉有些孤独和清冽,甚至瑟瑟发抖。

 别说,云南的冬天今年来得突然,也来得尤其早,而且名副其实,一下温度骤降至零度以下,让习惯在常年不用空调条件下的人们猝不及防,不得不翻出小小的取暖器,以备不时之需,让一些出门在外的人们冷得直发抖,对我来说,最好的方法是打扫卫生拖拖地板,一圈下来,保证全身上下热热乎乎。

在我的印象中,十二月是与清寒、雪花和冰凌相关联的。在农村的十二月里,门外已是备好了一个冬天的柴火,墙头地里的南瓜刚好搬回家里,树上的柿子也摘完削皮整整齐齐挂在屋檐下,地里的红萝卜长得正旺,油菜也节节拔高,牛草也堆成垛盖得严实……该庄稼人休息休息了。围炉取暖的时日便多了起来,最喜炭火的静幽,没有张扬的火焰,却有着持久的温度,炉下烤着一窝洋芋,炉边坐着几个可心的人儿,聊着天,抽着烟,缝着棉衣纳着鞋底,不时笑声漂浮,那该是那个时候冬天里的幸事,对我来说,就是曾经的故事。

若是一夜大雪纷飞,山区的雪景就尤为壮观,深深浅浅的远景近景,缥缥缈缈的远山黛瓦,高高低低的瓦屋和光秃秃的核桃板栗树,一半雪白一半深褐,天作水墨,惹得娃儿们在田野里撒欢而不知归家,村庄里总是回荡着大人们在饭点时拉长脖子叫唤着张三或李四回家吃饭的回音,在村庄里一圈一圈回荡,没有人嫌烦没有人嫌闹。

堂屋里红彤彤的炭火炉时不时发出轻微的响声,似笑一般,老人们就会说,火一笑客人到,其实那个年代那个寒冷的时段是走亲闯戚的最好时光,都盼着远方的亲戚突然来访,可以围炉畅谈,好好叙叙一年发生的大物小事,哪怕是家长里短,还是舅家的老三该娶媳妇,姨家的二闺女有多少人来提亲……总之有他们讲不完的话题,说不完的笑话。只记得,围炉而坐的大人们,被火烤红的脸上洋溢着真诚的笑容,贫穷着也幸福着。

今天,而我居住的小城曲靖,还没有迎来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今夜零下2度,预报依然只是小雨,下班回家时,路边的小酒馆里,音乐响起,暖暖的那种,三五人一桌,对,这样的天气适宜小聚,也许是友人,正在一壶浊酒中,难说在回忆着往事,说着那年飘雪时的爱情故事,只见一丝丝醉心的微笑,挂在嘴角,而窗外,幸福的毛毛雨,正在缓缓飘落,时代不一样,幸福的感觉不一样。

 可是就在离这座城市一百三十公里之外的宣威,已经是雾凇满山,甚至白雪皑皑。同属于一个地区,却有着不同的气候,爸爸妈妈就在那里,只能电话问候,那头爸爸斩钉截铁地说:“不要买空调,我们就用取暖器,习惯了,千万不要整个大家伙回来劳烦我们,老了,找不着按开关…… ”放下电话,心里酸酸的,常年照管不着他们,每每要给他们买东西时,总是找各种理由拒绝了,艰苦朴素的老一辈,他们的幸福就是听到子女们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偶尔得空时回去让他们看上一眼,他们就满足了,大是大非面前拎得清楚的老爸老妈,只要能行动的一天绝不拖累子女,我感动于他们的大爱、大度、理解,更觉得愧疚,生我养我的父母,帮我带大我闺女的父母,在我需要时站在我身后的父母,在我不需要帮忙时坚决要回家不给我们添麻烦的父母……只希望他们健康长寿!

 此时,天幕早已笼罩,窗外下着小雨,我也烤着取暖器,今晚坐在茶室却没有喝茶,看天气预报,宣威正下着小雪,再翻看图片时,看到雾凇下冒出的一些植物,感觉一阵欣喜,看到大自然勾勒出的山水画,那是我的故乡,远远望去,仿佛那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地方,却又是人间烟火最浓重的地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