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女子迷恋弹弓,玩着玩着就成了世界冠军|掌上曲靖

弹弓,是不少人儿时的回忆,一个树杈,拴上皮筋和布兜,装上石子,就成了不少人小时候爱不释手的玩具。

近日,在上海嘉定举办的一场弹弓竞技比赛上,来自云南省曲靖市的王俊美拿了个女子组冠军回来,玩弹弓居然还能参加国际邀请赛?这是记者在采访王俊美前,满脑子发出的疑问。

这场国际性的比赛全名叫做“上海国际弹弓邀请赛暨CSCC弹弓俱乐部冠军联赛2019赛季总决赛” ,是目前世界范围内规模最大、质量最高的弹弓竞技运动赛事。除了国内一些选手参加,比赛中还有来自意大利、美国、西班牙、捷克、英格兰、越南、捷克、巴西、德国等多个国家,以及国内26个省(市)150多个地区的选手同场竞技,既有60来岁的大爷,也有10多岁的小囡,一共有523名选手参赛。

王俊美在靶场训练。

选手们用环形靶作为目标,在离靶10米、15米的距离,对靶进行射击,靶片分别是4公分、5公分、6公分、7公分、8公分,十分考验选手的精准。

偶然中接触弹弓 却被这“小东西”迷上

“真的说实话,特别激动,觉得仿佛在做梦一样,就觉得挺骄傲的,因为从接触弹弓到今年11月参加国际邀请赛也就一年的时间,能有现在的成绩很高兴。”

说起与弹弓的不解之缘,王俊美说:“第一次接触到弹弓是去年的10月份,我本职工作是K1路公交车的司机,业余时间我兼职平安保险公司保险业务,一次给客户送保单的机会,我接触到弹弓,没想到却迷上了这‘小东西’,天赋是有点的,可能和我从小就像男孩子的性格有关系,女孩的东西我不是很喜欢,就喜欢玩男孩子的玩具,学什么也学得快,还比较喜欢钻研,不服输的性格使我进步的很快。”

第一次接触弹弓的王俊美,就对弹弓表现出强烈的兴趣与热爱,这份藏在心底的记忆瞬间被唤醒,当自己命中率越来越高的时候,自己的兴趣也成正比的增加。

其实我弹弓并不是仅仅为了竞技,而是因为在打弹弓的过程中我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大家一起谈天说地,相互切磋,相互鼓励,这种亲如一家人的气氛我很喜欢。通过竞技我又认识了很多全国各地的朋友,走到那个地方,都有一群人可以和你坐下来聊聊弹弓,这是最吸引我的地方。

弹弓说不难也难,不难是你只要愿意都可以参与进来,难的是只要想打好,在比赛中打出好成绩,就需要长期的训练,练的不仅仅是技术还有心理素质。

“当时我才接触弹弓不到一个月,就到昆明去参加比赛,第一次比赛就拿了个冠军回来。当时那个兴奋啊!也是通过这次比赛也颠覆了对弹弓的认识。”王俊美说。

小弹弓玩出大名堂

这次比赛王俊美是代表云南省去参赛,云南的选手去了23个,女选手2个,王俊美也是其中一个。“升国旗、唱国歌、手捧奖杯的那一幕,成为了我永恒的记忆。”王俊美说,“去上海参赛这次经历,开阔了眼界,感触良多的是,我能拿到女子组冠军,小小的弹弓打出了自豪感。

王俊美一年来所获得奖状、奖杯。

拿到云南竞技联盟2019年11月丽江分站女子组冠军。

玩弹弓一年多的时间,大大小小的比赛,王俊美也参加过20多场,奖状、奖杯一个桌子都摆不下,而且都是第一名。在记者发稿前,王俊美从前方发来喜讯,她又拿到了云南竞技联盟2019年11月丽江分站女子组冠军。

长期训练,她的食指和大拇指上磨出了厚厚的老茧。

“我开始练习的时候也很不协调,前后手不稳,就会打到脸,要不就打到手,你看,手上这个疤就是前几天比赛抽的,还有满手的老茧。”

打弹弓所有的钢珠。

当记者问王俊美家人是否知道她玩弹弓,王俊美说:“家人知道,开始他们还是有点反对的,特别是父母,总觉得这是孩子玩的,当我取得一些成绩后,也证明了我不仅只是玩弹弓,还玩出了名堂。家人为我骄傲,我的孩子为妈妈感到自豪,现在我出去比赛他们都会主动打电话给我,询问我比赛的情况。老公也很尊重我这一爱好,我出去比赛的时候,他就主动承担起照顾儿子的责任,他是警察同样也很忙,但他还是一直支持我,有什么事情我们都会好好商量。”

希望弹弓成为正规竞技项目

王俊美告诉记者,目前市场上较为普遍的还是以钛合金、木头为原材料的弹弓,普通弹弓也要三四百元一把,贵的也有小叶紫檀、海南黄花梨的,还有根据选手个人手型定制的弹弓,一把弹弓最重要的是皮筋的厚薄度以及锥度,能保持回弹和稳定性。此外还有弹珠、跟皮筋的回弹力度要有相应比例,随着弹弓运动的发展研发出来的滚刀、锥度尺等,也使得皮筋制作更精良,使得弹弓运动朝着更专业化发展。

“我最大的愿望是2022年世界杯弹弓大赛在中国举行,能再拿个满意的成绩回来,不仅为曲靖人争光,也是为我们中国人争光。”王俊美说。

王俊美希望所有热爱弹弓的“弓友”们都能踊跃参加弹弓竞技比赛,让弹弓成为正规的体育竞技项目。

最后,王俊美对零基础的弹弓爱好者也给出了建议,“安全要放在第一,不能拿弹弓去打小动物,还是要绿色竞技,最好到专业的俱乐部训练。”

曲靖日报记者 陈泓洁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