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次骑行进藏 他用车轮丈量生命|掌上曲靖

像清风一样自由,体会速度和激情,让生命怒放,穿行在广袤大地——这就是骑行的魅力。四次骑行进藏,他用坚持诠释信仰,用车轮丈量生命。他就是会泽县金二中教师丁冬。


一程山水一程歌

骑行在路上,美景在心中。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骑行西藏的路是美的,陡坡幽谷,险滩激流,曲径通幽,移步换景中,蓝的天、白的云、红的土、绿的树、彩的花、俏的雪,都神话般地次第展现,绵延到山顶,摇曳到天边;骑行西藏的路是险的,崎岖不平,坑坑洼洼,在逼仄的山路上骑行须得分外小心,很多时候不是人骑车,而是车骑人,稍不留神就可能摔下悬崖,粉身碎骨;骑行西藏是考验意志挑战极限的,随着海拔的升高、体能的消耗,心悸、乏力、头晕、出虚汗的症状时有发生。诚然,阳光总在风雨后,只要挺过去,收获的是健康的身体、豁达的内心、独特的体验。骑行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习惯,一种瘾,钟情骑行,可以获得,可以遗忘。骑行,在路上,车飞行,人欢喜。

初次练兵:小荷才露尖尖角

岁月是条河,过滤了浮躁,沉淀了往事。回忆的原地,草木葳蕤,在骑行道上,天光徐步!

丁冬1994年毕业于曲靖师院,在金三中教物理,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的他七年后调到金二中任教至今。朝九晚五、按部就班的生活逐渐磨光了他生活的棱角,可是骨子里不安分的因子总在叫嚣着,躁动着。提醒着他:改变吧!前面就是梦和远方。于是,学生时代就是体育尖子生的他开始了锻炼身体,跑步、爬山、打羽毛球、骑自行车……几年前,他无意中听到一个朋友说起想骑行西藏,他的心思活络了,2014年,他开始了第一次说走就走的骑行。由于经验不足,路线不熟悉,准备不充分等原因,此次进藏效果并不理想,才到达西藏边界的波密县便折返。然而此次旅行,给了他新奇的体验,彻底打开了他的眼界,让他看到了自己的实力和短板,真切地感受到了骑行带给他的好处,为后来的几次成功骑行奠定了基础。


多次骑行西藏:路在脚下,梦在远方

“有志者,事竟成。苦心人,天不负。”吸取2014年骑行的教训,2015年暑假,丁冬再次整装从会泽出发,途经香格里拉、德钦飞来寺、波密等20多个地方,安全抵达拉萨,历时18天,全程2100公里。期间的风餐露宿、酸甜苦辣自不必说,站在金碧辉煌、美轮美奂的布达拉宫前,俯视三步一叩、五步一拜的虔诚朝圣者,眺望拉萨玛布日山的气吞山河,回味米堆冰川的壮美震撼,所有的辛苦都有了依托,脑中自豪地浮起了一个字:值。

骑行带来的快感就像是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便一发不可收拾。骑行成了丁冬生命中的一部分,只要一天不骑车,他便浑身不舒服。而挑战极限,亦成了他最爱玩的冒险。2017年7月,他第三次踏上征程,经成都汶川、观音桥、色达五明佛学院、林芝等30多个有名的城镇,最后到达拉萨,历时29天,行程2860公里。

“路上有风景,脚下是生命。”天长日久,丁冬的骑行也影响到了他身边的人。2019年8月,他和另一个骑友相携第四次踏上了逐梦之旅。这次他们选择了进藏最为难走的一条路,途经怒江州贡山县、丙中洛、察瓦龙等地,15天后方至拉萨,全程1446公里。“有梦不觉天涯远。”两人且行且走,在烟火人世里,他们只身贴着生活和生命的脉搏骑行,倒也悠闲写意。

通麦:三桥见证天堑变通途

一路上,丁冬觉得最有趣的建筑是位于西藏林芝市波密县境内的川藏公路通麦路段的“三桥并列”奇观:第一座桥,悬索木吊桥,桥板已脱落;第二座桥,双塔双跨悬索桥,锈迹斑斑;第三座桥,则是近年刚兴建的迫龙沟特大桥,巍峨壮观。从图片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山峦叠翠的峡谷间,三座大桥如阶梯状横架于汹涌奔腾的易贡藏布江通麦段上,成为川藏线一道靓丽风景。该路段谷深路窄,道路蜿蜒,夏季泥石流、塌方、高山落石经常发生,曾被称为“通麦天险”,很多地方路宽仅容一辆车通行,一不小心就会连人带车掉入江中,有“死亡路段”之称。通麦三桥并列,犹如一座桥梁博物馆,讲述了通麦从天险变通途的变迁。

天路十八弯:震撼的曲线美

位于四川境内318国道上的剪子湾山路段上有一处地名叫“天路十八弯”,因海拔较高,道路艰险曲折而得名。从半山腰俯瞰,曲折的胳膊肘弯有一种震撼的曲线美,会让人情不自禁地发出“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感叹。

“走最烂的路,看最美的风景,四次进藏闯天涯,骑行,永远在路上。”丁冬感叹地戏称。

李妍 文/图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