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越千年 桥梁连古今——《曲靖桥梁建筑》文史资料简介
掌上曲靖 2021-01-26 14:38:43

历经一年多的艰苦工作,政协曲靖市委员会部署和完成了《曲靖桥梁建筑》(曲靖文史资料第二十辑)的搜集整理和编撰刊印工作。这是曲靖历史上首次较为系统地搜集整理桥梁建筑的文史资料。

从2019年11月始,政协曲靖市委员会将《曲靖桥梁建筑》专辑的编撰放在了重要的工作日程上,市政协主要领导和分管领导分别担任本书编撰工作的主任和副主任,市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各县(市、区)政协,市直相关部门单位、各县(市、区)文史委主任及相关聘请人员组成了编辑委员会。专辑经过6次修订,于2021年1月定稿付印。专辑上、下两册共有文字26万字,图片500余幅。

从搭木为桥、支石为桥(汀步桥)、以藤萝或绳索为桥到后来的石桥、铁桥、钢筋混凝土桥、钢架桥;从山溪小涧上简易通行的小桥,到后来跨越江河湖海,气势恢宏的各类桥梁;从仅仅解决道路通达,到城乡建设中的景观桥梁、人行天桥——桥梁的建设与发展,见证着人类逢山开路、遇水架桥,走向文明进步的历史——从一个特殊的角度说,对曲靖桥梁建筑文史资料的收集整理,就是对曲靖历史文明进步的一次追述和巡礼。

在曲靖28900多平方公里的大地上,在崇山峻岭,在高原平坝,在千姿百态的溪流河谷上,分布着建造于不同历史时期、折射者不同人文风情、建造成不同风格、镌刻着不同历史印记的桥梁。

曲靖作为云南的东大门, 自古就有“滇东门户”“入滇锁钥”“西南重镇”之称。历史以来处在云南连接中原内地以及通往南亚、东南亚最主要的通道上。早在公元前6世纪以前,南方丝绸古道由北向南转而西折贯穿曲靖,这条古道与后来的秦五尺道、汉僰道、唐石门道、明清通京大道同属一条道路——我们可以想象古往今来曲靖桥梁建筑的久远和可能具备的规模和数量。位于曲靖西端马龙角家湾村前的带砖桥,以故事传说的形式印证了这条重要的古驿道桥梁建筑的久远——蜀汉时诸葛南征,许多战争的故事都围绕着这条古驿道展开。蜀汉的军队来到这里时,低洼潮湿的古道上布满了孔雀的粪便,许多军士的腿部沾染孔雀粪便后感染溃烂。诸葛亮便命令后边的士兵们每人带上一块砖,在此筑起了这座拱桥,大部队得以从拱桥上顺利通过。

从方志的明确记述中可知,沾益的黑桥是曲靖载入史册中年代最久的桥梁。《沾益州志·卷二·津梁》记载:“山塘桥,俗名黑桥。离城北三里许,通四川大道。唐武德七年冬十二月,检校南宁都督韦仁寿建。”闻名世界的赵州桥建于隋开皇十五年至隋大业元年(595—605),是世界上现存年代最久远、跨度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单孔坦弧敞肩石拱桥。与之相比,建于唐高宗武德七年(625)的黑桥,年代比赵州桥仅仅晚了20年。

据考古资料表明,早在旧石器时代中偏晚期,南、北盘江流域一带就有人类在此生息繁衍。在距今3100年以前的商周时期,曲靖的先民就已经懂得并掌握了亚洲普通稻粳稻的种植和栽培。有人的活动,必然有通行的道路;有通行的道路,必然有通行的桥梁。曲靖早期的桥梁,淹没在岁月洪荒之中。出生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人们,还能随处可见山沟溪流上的木桥、汀步桥;修筑于河流上的人马车辆通行的木板桥,风情浓郁的风雨桥(位于马龙水涧河上的风雨桥,民间又叫“花桥”,直到2013年才被新修的桥梁所替代,“花桥”的绰约风姿还能在照片中看到)——这些桥梁,是先民建造桥梁的活化石和标本,只可惜这些桥梁所用的材质均不耐久,经不住岁月风雨的剥蚀,许多已成为遥远的乡愁记忆。

在会泽险峻的河谷上,还有少量的溜索存留——这是曲靖境内最后的溜索;在会泽、宣威、富源、麒麟、沾益等地,我们还能看到铁索桥的古老风采。

曲靖境内保留下的古桥梁,更多修建于明代和清代。原因有二:其一是距离我们越遥远的桥梁越难以保留下来;其二是曲靖作为历史上的边疆少数民族地区,明朝以前修筑的许多桥梁相对简陋。而随着明洪武年间大量汉民族在从内地的进入,内地桥梁技术的引入和经济社会的发展,有条件建造技术更为先进、材质更为坚固的桥梁。过去许多简陋的桥梁,要么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然灾害的发生而消亡,要么被更为坚固耐用的桥梁所代替。

近现代交通的兴起也拉开了迤东大地近现代桥梁修建的序幕。1929至1937年,滇黔公路东西贯通曲靖的中部。这条道路,由云南省早年留学欧美(美、法、德3国)的著名道路工程专家、总工程师段纬设计并主持。位于马龙境内的控制性工程、也是沿途桥梁的标志性工程马过河大桥(福隆桥),就是由段纬亲自设计并指导施工。该桥为5孔石拱桥,1931年1月动工,1933年10月竣工。

叙昆铁路的修建也催生了曲靖境内铁路桥梁的落地修建。这条道路早在清光绪年间就开始筹备。直至中华民国时期,龙云主政云南才得以实施。从中华民国二十七年(1938)12月至三十三年(1944)6月组织施工,实现了从昆明到沾益通车,累计正线铺轨173.4公里。沿途的铁路桥,融汇了英、美、法等各国桥梁工程师的设计理念。据相关专家研究指出,铁路线上的相关桥梁较早引入了桥梁预应力混凝土等世界较为先进的桥梁技术。虽然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贵昆铁路开通后,对叙昆铁路轨道逐步实施了拆除,但在已经废弃的叙昆铁路线上所有的桥梁都还基本保存完整,对于研究曲靖桥梁建筑的发展历史具有较高的价值。

1996年,杭瑞高速公路昆曲段开通,它的走向与历史上的南方丝绸古道、通京大道基本一致,印证着历史以来曲靖地处云南连接内地交通要道的交通优势,沿途的高速公路桥梁彰显着新时代桥梁的风采。

1997年曲靖撤地设市时,昆曲段高速公路是曲靖境内唯一的高速公路。经过多年的建设发展,曲靖大地上构建起了立体交通网络。2016年,沪昆高铁顺利建成通车,曲靖在全省率先进入“高铁时代”。2017年底,曲靖市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806公里,在云南省率先实现“县县通高速”;2019年底,曲靖市公路总里程达31912.8公里……“十三五”期间,曲靖先后建成西石、普宣、昭会、待功、江召、曲陆改扩建、沾会、东过境、宣曲、大昌10条高速公路;开山凿洞、架桥铺路,在铁路、公路,尤其是高速公路、高铁沿线所修建的现代桥梁,代表了时代飞速发展的风采。

“十四五”期间,曲靖市将启动实施13条高速公路项目建设,估算总投资1661亿元,里程近1000公里,到“十四五”末全市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将突破2000公里,构建起布局合理、功能完善、覆盖广泛、互联互通的高速公路网络,曲靖桥梁也将再展新的风姿。

曲靖有丰富的地貌特征。有乌蒙的高峻磅礴,同时有高原水乡万亩良田的平畴;有千山万壑的雄奇,也有溪流淙淙的秀丽。曲靖地处长江、珠江两大水系的分水岭地带。南盘江、北盘江、牛栏江、黄泥河、以礼河、块择河、小江等流域面积100平方千米以上的河流就有80多条。还有难以计数的溪谷河流。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珠流泽南国,舟桥济沧海。不论沿河而下,还是溯流而上;不论是走入城市还是乡野,千姿百态的桥梁会不断走入您的视野。桥梁映照的是曲靖古往今来不断向前的情怀与担当,折射的是滇东大地连接内外、通达四方的气势与豪迈。

《曲靖桥梁建筑》以曲靖市各县(市、区)桥梁建筑的资料收录为单元,分为九个篇章,力图较为全面地反映曲靖桥梁建筑的历史演进和地域风貌。透过桥梁建筑这扇窗口,我们看到了曲靖厚重的人文历史,沧桑巨变和腾飞跨越:

——高原水乡桥如织(麒麟篇)。麒麟城是云南第二大城市,曲靖是云南的第二大经济体,是云南东部连接各省区重要的交通枢纽。南盘江在麒麟区境内流长56.7千米,流域面积2486平方千米,麒麟区地处水网密布的南盘江坝子中,历史上曾经修建过许多大大小小、各型各式、各种材质的桥梁。这些桥梁见证着曲靖历史上的萧条与繁盛,战争与和平,熙来攘往的漫漫旅途;更见证着宜居城市的崛起与繁荣,高原水乡的秀美浪漫;即便如已经隐藏于地下的康桥、挪移了位置的大花桥,却永远成为人们挥之不去的乡愁地标。

——珠源桥梁传奇多(沾益篇)。沾益是珠江源头、入滇门户,历史上是“南方丝绸之路”、“五尺道”、“南夷道”、铜运古道上的重要驿站、咽喉要冲;滇黔公路、滇川公路、叙昆铁路、曲胜高速、贵昆铁路、盘西铁路、沪昆高铁......每一条道路上的每座桥梁,都深刻着历史的烙印。黑桥在建筑年代上可与赵州桥相提并论;牛栏江大桥7孔横跨,坚如磐石,桥栏上或卧眠、或站立的浮雕水牛图案,寓意“牛栏”锁江,勤作可嘉;九孔桥、城方桥、太平桥、新桥......众多的桥梁相伴着动人的故事传说。

——车水马龙桥韵远(马龙篇)。通路为东南要冲,车如流水马如龙。清代嘉庆、道光年间两任曲靖知府宋湘在他的《马龙赋》中这样描述马龙的桥梁:“若关东、若关西,二十一桥,虹飞伽领。”大意为:象关东、关西这样著名的桥梁,马龙共有二十一座,犹如彩虹飞上鲁婆伽岭,蔚为壮观。一座带砖桥,把我们的思绪带到诸葛南征的刀光剑影中;姑娘桥的美丽传说,让我们看到了巾帼不让须眉的责任与担当;三官桥是曲靖境内较大的单拱石拱桥,建筑的外观美给我们一种建筑诗学的享受,而“三官”又勾起我们对古代天地水宗教和哲学的探究。

——鱼米之乡桥宽广(陆良篇)。盘江两岸,良田沃野,陆良坝子是云南第一大平坝。这里是爨氏故里,滇东明珠。旧的云南桥、新的云南桥、多座南盘江大桥,都在向人们展示着高原平坝的宽广与大气。而陆良的高桥和西桥等桥梁,在陆良人和外地人的眼中,都是知名度很高的地标性建筑。

——文蕴深厚师宗桥(师宗篇)。师宗以古老的部族首领命名,这里是帝师故里,楹联之乡,文蕴深厚。洪济桥陪伴过大文豪窦垿的成长,赵公桥、普济桥、双凤桥、漾月桥、五洛河桥......每座桥的名字,都印刻着历史风雅的烙印。尤其是学宫中的泮桥,是莘莘学子心目中的圣桥,是教学圣地中古老文明礼仪的一个缩影。

——鸡鸣三省桥相连(罗平篇)。罗平地处滇桂黔交界,东与贵州兴义市接壤,东南与广西西林县相望,西南与师宗县为邻,西至北界分别与陆良县、麒麟区、富源县交接。“十万山下三江流,雄鸡一唱三省听”,历史上桥梁众多。龙安桥横跨牛街河上,旧桥已毁,但知州勤政爱民的美名依然在老百姓的口碑中;清溪桥留下了徐霞客的足迹,九龙桥横跨云贵两省,永康桥在太阳升起的时候迎接解放大军挺进云南......罗平桥梁通达天下,罗平美景世人瞩目。

——雄关漫道桥溢彩(富源篇)。“山界滇域、岭划黔疆,风雨判云贵”的富源,高山河谷交错,块泽河、黄泥河、丕德河、嘉河等南、北盘江支流纵横山岭间;云贵之间的交通要道穿行在崇山峻岭间。关山重重,桥踞要津,历史上建造并留下了大批珍贵的桥梁建筑。块泽河大桥、抹阁桥、预顺桥、胡马桥、洞潭桥、三岔河双龙桥......矗立桥头,仿佛听闻到明代景东府五百象乘入贡的踢踏声,杨升庵流连滇海的沉吟,鄂尔泰改土归流的血色悲壮,红军长征踏平关山的雄姿......每座桥既充满了古老的韵味,又彰显着关山通途的风采。

——钱王之乡桥通达(会泽篇)。会泽拥有高峻的山峰,湍急的河流,还有历史上钱王之乡的繁荣,天下商人云集于此的盛况。金沙江、牛栏江、小江、以礼河等数水汇合,乌蒙高峙,川流纵横。曲靖最高的海拔在这里,最低的海拔也在这里。崇山峻岭间,竹篾编制的溜索、铁索桥、铁板桥、石拱桥和现代桥梁,演奏着古今桥梁荟萃的交响曲。而当伫足于牛栏江上的江底铁索桥,抚摸14根粗硕如碗、重达十余吨冰冷玄涩的铁索,背倚石拱桥横跨南北,极目处昭待高速公路数桥飞架南北的桥中桥、桥上桥的壮丽景观时,岁月倥偬之间,仿佛云贵总督 “桥横铁索千年水,江汇金沙万里来”的历史感叹油然而生,而滇铜天下万里京运的壮阔场景犹在眼前。

——天堑通途桥如虹(宣威篇)。在山峦雄奇、地域广袤、历史悠久、人口众多的宣威,乌蒙的高峻雄奇和桥梁的气势如虹,得到了最精彩的演绎。古老的石龙桥,明代修建加上清朝的改建,形成不对称的四孔石桥形制,这在中外桥梁史上是一个奇观;四里座桥上桥,桥为三桥叠架,一桥高过一桥,桥孔成排而立,塔台升级,形成峡谷奇观.......古老的桥梁创造了众多的奇迹,留下了动人的故事传说;而现代桥梁所创造的奇迹,可谓惊天地泣鬼神:普立特大桥是中国山区桥梁文化的新地标,北盘江大桥为世界第一高桥!

放眼曲靖大地,桥梁历史的悠久、桥梁文化的深厚与桥梁建筑形式的完备和多姿多彩,众多的桥梁建筑汇聚成了迤东山水间高原桥梁建筑的历史博物馆。

彭文邦 刘忠华 谭娜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