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深处的念湖丨余春颜
珠江源晚刊 2021-01-25 10:43:30
灵魂深处的念湖


写这个题目,我就想到朱家凤老师赠送我的《会泽大桥》这本书。继而就想到了百鸟来朝的念湖。对于念湖,我按照自己的方式在杨梅山观鹤点,把无数精灵展现的美,用彩绘机把它们原汁原味地画在墙壁上,把鹤的曼舞或是传递美的一个眼神画在墙壁上。我就想,如一段文字,一首老歌,一张黑白底片,一块老街的青石板。这些话写在这里就如念湖创作笔会上,朱老师说"春颜,说点什么吧。"说点什么呢?说点不敢写的只言片语,又怕惊了念湖的鹤。

在此之前,我读过一些关于念湖的文字,包括复制在墙壁上的那些画,一画一故事,故事里的一个文字,都诠释了画里不能延伸及展示不了的生命。想想那些人,那些来去的鹤们,以及那些为我们留下感动的文章及画面,那些最能体现念湖的人,可我惧怕明天的明天,这些精灵呢?这些留下它们足迹的湿地呢?又该到哪儿去找寻属于我们的念湖,或者说属于这个年代的记忆又该到哪儿去找寻,所以我在怀念这许多人许多事的时候,会惶恐地想以后是不是会无从怀念了。在写完这些杂乱的文字之后,我仍然不知所措,那么迫切地感到以后的以后会缺少什么。再回首,属于我们的记忆,已经是那么少了。


这时候,我想起念湖来了。


念湖,怎么会是念湖呢?读完朱老师的书,才触景生情,置身其中。我曾想应是“恋湖”吧!这或许会成为我心底的一抹色彩,怎么会是念湖呢?在这里我认真地告诉你,正是这个念湖,正是这个百鸟来朝的念湖。


记忆中,第一次读念湖的文字,是许多年前的事。念湖还是朦胧之中的美感,那时湖冰诗人就铺了一条朝拜精灵的路,让来来往往的人在天空密布了翅膀。沒想到这些年后,又邂逅念湖。


念湖,让人情不自禁的念湖,让人流连忘返的念湖。但是这些,却还不是我记住念湖的原因。让我记住的是许多诗人、作家、摄影家们留下的画面和文字,喜欢这个有些伤感的名字,已经无法确切探究无名网友面对碧水,鹤舞影双的心境了。


化“念”为“湖”,当心念千般,形影憔悴。一念起,情花动容。一念落,华年寂灭。念与不念之间,任由泪水零碎,湖水决绝。这些语言,也许打动了不曾向往念湖的人,要把念湖和自己的文字结合起来,让人看了就知道是念湖的,而不是在别处可寻觅得到的。念湖,带着精灵的气息来了。打动了我,感动了我,让我记住念湖。


这就是我关于念湖的一抹记忆。如果你正在念湖静观群鹤飞舞,如果你正读着念湖的鹤与人的一些文字,你也觉得喜欢,产生向往的感觉,那么你也就走进念湖了。


可是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当我刚体会到念湖的时候,属于我仰望的鹤,已开始离开了。而我自己也进入了原本一成不变的生活,而念湖依然是念湖。


告别念湖的我,和许多告别念湖的人一样,不再专注于这一点了。我告别了若隐若现的鹤群,仍然会看一看这个百鸟来朝的念湖。这个给我心静如水的念湖。但是这也是一种很郁闷的事,我发现熟悉的精灵越飞越远,甚至不在眼前,我知道我已经进入了另一种生活,和初来念湖时截然不同了,我应该和念湖告别,依依不舍,还有那些隐含心底并未显现的所谓期盼。


虽说这样,但是我还是忍不住要去关心念湖。我的念湖已经远了,可是念湖的文字还在继续,而且是在关注念湖的更多的舞台上,但念着念着,我落寞了,最后一只鹤也离开了,去了属于它的地方,去追求它的另一半了。


念湖,你还好吗?


所以我就想起来了,要写这样的文字。写出这些,除了怀念念湖的精灵,以及念湖留下的那些人那些事,还要告诉大家,有念湖,有梦想,就关怀,有喜欢,就热爱。有一天,当你再去念湖的时候,也许你也有着我一样的情怀。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