洒满阳光的记忆丨彦歌
掌上曲靖 2021-01-21 14:51:05

小时候,家乡山高树密,我在村里的公房改成的小学上学。

公房是木质结构,上下两层,中间是楼板,墙是土基砌的。土基是全村人用村里的黏土,加上树下抓来的干松毛混合后,用自制的模具制成。

每当冬天,我们从家里提着洋瓷盆拴上铁丝的小炉子,从火塘里刨出“煳特”,吹红后,加入玉米骨头,带上一包玉米或蚕豆,挎上只有算术和语文两本书的书包,就火急火燎甩着手往学校跑。身后浓浓的白烟或黑烟,飘向身后的竹林,惊得躲藏的小鸟四处逃窜。

到了学校,跑上二楼教室,将炉子放在自己的桌子脚边。教室里一个煮猪食样的大锅,锅里早已架起了干柴。只听到噼噼啪啪的响声,楼里温暖如春。打开课本,认真地听朱老师给我们上课。

我们村子当时只有他一个老师,所有课只能是他一个人,他家里还种了几十亩地,他一边给我们上课,一边还要照顾家里的老老小小。所以,他有时候也会叫上我们,去给他家割麦子、收玉米、找柴。那时候没有什么作业,也不要家长检查签字什么的,也没有什么考分排名,大家乐得跟着他去玩,回来时,还可以帮家里带柴(财)归家,每当这个时候大家就兴奋得不得了,终于可以野马山秋的跑去地里、山上玩了。

那时,一年到头基本只有一件衣服和一条裤子,并且是大的穿小了给小的穿,还总是补丁摞补丁。一年到头也基本是没有水洗澡,所以每个人都会长虱子。老师背对着我们在黑板上写字时,旁边一个同学头上的虱子掉了下来,落在了洁白的作业本上,虱子努力向前爬着,逗得全班同学都哈哈大笑起来。朱老师早已习惯了,他不转身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他也懒得回过头,只顾继续写着字,很少理我们。同学们笑够了,也就安静了下来,继续听起课来。

下课后,有的同学提着自己的炉子去掏火,我们拿出了带来的玉米或蚕豆,丢进大锅里,用火灰埋住。几分钟后,听到玉米或蚕豆炸了起来,灰也被炸了起来,大家赶紧向后退了退,然后就一窝蜂冲了上去,从火灰里刨出玉米或蚕豆,在手里搓了搓,就直接丢进了嘴巴里。只听见舌头刺啦刺啦地响,一颗玉米或蚕豆已下肚,舌头上一片寡白,肚里紧接着一阵火辣。

朱老师敲起一根用铁丝穿起的铁管,上课铃传遍了整个小村,远处的老黄牛抬了抬头,犁地的乡亲吆喝着。同学们赶紧坐了下来。教室里又恢复了宁静,传来朗朗的读书声。

日进中午,懒懒的太阳终于爬了起来,透过木窗射进教室的阳光,洒满了所有的角落,同学们的脸上也留下了,灿烂地微笑。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