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湖之念|孔昭凤
珠江源晚刊 2021-01-19 14:23:38

念湖,一念若水,相思成湖。念湖,是鸟的天堂、鹤的故乡。

之前,在我的诗与远方里是没有“念湖”这个地方的。自从学生孙洪学去了会泽,我便开始关注会泽的人文山水——会泽是历史文化名城,地处滇东北乌蒙山主峰地段,位于三省交界,素有“万里京运第一城”和“钱王之乡”的美誉,水城扩红文化生态园,贯穿全城的铜运古道,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白雾村,唐继尧故居,大海草山,雨碌大地缝,亚洲第一土坝……互联网上的诸多信息,让我知道了,那个叫会泽的地方,有一个非常浪漫的念湖。

我对会泽有了无限的向往,对念湖有了强烈的念想。2020年岁末,我终于如愿以偿来到会泽,在会泽古城的江南精品客栈入住后,才知道,恰逢孙洪学到国防大学去学习进修了。我所牵挂的这名学生,一直奔波在路上。

在当地朋友的引领下,次日,我们兴致勃勃地驱车赶往会泽大桥乡的念湖。上午九点,我们从江南精品客栈出发,车驶上盘山公路后,便如同坠入一片雾海, 打着车灯,勉强能模糊看清前方3米左右的道路,坐在后排座位上的我,惊恐万状地系紧安全带,盯着朋友的方向盘,生怕一有声响,便干扰了朋友的驾驶而导致车祸。郁闷的情绪随着车外的雾气而弥漫,心想保命就好,这样的天气,估计黑颈鹤的影子也看不到了。

云里雾里穿行了一个小时,我们的车终于抵达大桥镇,刚停到念湖的停车场,奇迹出现了,太阳裹着一层面纱羞答答地时隐时现。我们走到念湖大坝时,铺天盖地的大雾,在风的轻抚下,渐有散意。我有幸见证了念湖云开雾散的瞬息万变,那是一个精美绝伦的过程,让我一时词穷,无法用语言形容。

人行走在湖坝上,如临仙境般曼妙,一片片水雾浣纱般在湖面翻滚升腾;一朵朵似锦的彩云,在太阳周边聚散飘逸;高原精灵——黑颈鹤们忽而迎风展翅、翱翔蓝天,忽而盘旋环绕、引吭高歌,忽而又结伴飞到岸边的农田里觅食,忽而又贴着水面飞抵湖中小岛上嬉戏玩耍,还有野鸭等各种叫不上名字的候鸟,悠闲地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荡漾,被当地人称为“八仙儿”的湖中之柳,就像八个士兵一样不畏严寒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一时间,天与山相衔,山与水相依,水与雾相牵,雾与路相恋,路与人相通,人与鹤相望……那云,那雾,那人,那路,那鹤,那树……以群山为背景,以念湖为舞台,联袂上演了一场“大美会泽”的和谐华章。我说,这是大自然用神来之笔,泼洒出一幅云游动感的水墨画。爱人却说,那是大自然自导自演的大视频,大抖音!

那情那景,美得令人惊艳,美得令人目不暇接,我生怕一眨眼,就错失了一瞬奇异的美景。

黑颈鹤虽然一直机警地躲避着坝上游人,但在望远镜的镜头里,我看见黑颈鹤与湖边的村民却是那么地亲密无间,和谐友好,当地的村民都把黑颈鹤当吉祥鸟来善待呵护。

念湖的“念”,在我的脑海里因“念”而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黑颈鹤不辞辛劳,飞越千山万水来念湖,为的是念湖的优美环境,而孙洪学来会泽,是因为他心系这片红色的土地,念着会泽的贫困老乡,于是主动申请放弃某直辖市军队院校的安逸生活,远离妻女和90岁的老母亲,义无反顾地来到会泽县肩负起武装部政委一职。到任后,他除了为部队输送优秀兵源外,还积极组织民兵参与到当地政府的脱贫攻坚战中。在2020年的疫情防控中,他又率队到边境腾冲去抗疫执勤。

在我即将离开会泽的前一天,孙洪学风尘仆仆从国防大学赶回来,我们匆匆见了一面,我离开会泽时,他顾不上送我去机场,便匆匆赶往扶贫村去看望贫困户了。

临别前,他兴致勃勃地告诉我,会泽已经于2020年11月2日摘掉了贫困帽子,当地百姓的日子会越来越好,念湖的水,也会越来越清澈,黑颈鹤自然也会把念湖当做永久的家园。每年秋冬,会因“念”而不辞飞越千山万水来念湖越冬。

我祈愿念湖的明天更美。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