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等一年终减负,云南城投负债57.46亿元项目被“老友”接盘
开屏新闻 2021-01-19 14:11:35
两连板后,云南城投再迎涨停。

1月18日开盘,云南城投竞价涨停,报收2.77元。伴随涨停而来的是一则利好消息,该公司于1月16日公告称,经云交所组织交易,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昆明市官渡区城中村改造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官城改公司”)已征得意向受让方。

这意味着,云南城投一笔高达57.46亿元的债权本息有了着落。

出售城中村改造项目

事实上,官城改公司的股权交易事项进行的并不顺利。

2019年10月22日,云南城投与保利旗下子公司广州金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广州金地”)签订框架协议。云南城投拟将官城改公司90%股权及对应的债权和另外3家公司股权转让给广州金地。

《合作框架协议》有效期为自签署之日起6个月,广州金地于《合作框架协议》签署当日向云南城投支付共计22亿元作为交易的诚意金。若有效期内双方无法达成合作,则《合作框架协议》终止,云南城投退还相应诚意金。

交易最后,除了官城改公司,其余标的皆被接纳。2020年9月30日,云南城投披露公告称计划转让官城改公司100%股权,转让底价6.85万元。但转让信息中提及,“股权摘牌方应承接公司及公司下属公司对官城改公司所有债权本息,截至评估基准日(2020年6月30),上述债权本息合计为57.46亿元。”

同年10月12日,官城改公司在云交所首次挂出。或是被高昂的债权吓退,截至11月6日挂牌期满,该项目未征集到意向受让方。此后云南城投数次延长挂牌期限,仍无所获。直至2021年1月15日,云南广夏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广夏房地产”)被确定为受让方。

信息显示,官城改公司成立于2009年11月24日。2016年,云南城投以500万元的价格收购昆明市官渡区城市更新改造工作局(原名昆明市官渡区拆迁工作局)持有的官城改公司5%股权。自此,官城改公司成为云南城投的全资子公司。

2019年5月24日,官城改公司以17.9亿元底价拍得六宗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分别为J2008-058-C、D2、E、G、H1、H2号地块。上述地块位于官渡区关上街道办事处,属于关坡片区城改项目二期用地,土地总面积为10.01万平方米,约150亩(含94.5亩住宅用地,45亩商业用地,10.5亩教育用地)。

根据地块规划,以上地块要求整体竞买,同时完成回迁房、配套设施和城市基础设施的建设,要求颇为严苛。从地图来看,“融城金阶”“融城春晓”项目皆位于此区域。

官城改公司目前主要开发的即为“融城春晓”“融城天阶花园”项目。其中“融城春晓”项目已竣工验收,截至评估基准日,该项目还有少量住宅、商铺及车位待售。“融城天阶花园”项目则位于昆明市官渡区关上中心区,该项目占地150.17亩,预计总建筑面积约56.24万平方米,目前处于拟建状态。

另外,信息显示,官城改公司以其持有的5宗土地,为云南城投向西部信托融资19.65亿元提供抵押担保,截至2020年9月30日,该抵押担保尚未解除。

歌斐资产再接盘

官城改公司的股权转让进展意味着云南城投在偿债路上又向前走了一步。

记者注意到,此次接盘官城改公司的广夏房地产背后是云南城投的“老朋友”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歌斐资产”)。

早在2015年4月18日,歌斐资产透过旗下子公司芜湖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芜湖歌斐”)与云南城投子公司云南红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红河地产”)及云南城投控股股东省城投集团签订受托管理协议。

协议显示,芜湖歌斐以6.3亿元的价格受让西苑项目的运作主体昆明市西苑房地产开发经营有限公司(下称“项目公司”)100%股权。芜湖歌斐取得项目公司股权后,代表所发起设立一支或数支私募投资基金,以委托受托银行发放委托贷款的形式向项目公司提供股东借款3.7亿元,投资期3年。

经各方一致同意,芜湖歌斐委托红河地产全权管理项目公司。协议还提及,西苑项目清算时需向芜湖歌斐清算返还其全部股权投资款,即6.3亿元。另外,在芜湖歌斐收回全部项目投资款及资金成本退出后,西苑项目清算投资净收益则全部作为受托管理费报酬支付给红河地产。

彼时,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是项目公司的变相融资。云南城投换了一种方式,试图盘活项目,避免造成呆坏账。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歌斐资产曾在2014年参与云南城投定增,认购比例为12.5%,一举成为后者持股6.07%的股东。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