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狙击手的“必胜”之路——记第七届“武警部队十大标兵士官”赵鹏
珠江源晚刊 2021-01-19 11:05:48

近日,武警部队“致敬忠诚”主题颁奖典礼在北京举行,武警河北总队某支队特战一中队士官赵鹏荣膺第7届“武警部队十大标兵士官”。赵鹏是曲靖富源人,2014年,他参军入伍,踏上一名狙击手的“必胜”之路。


竞技 从失败中找回“必胜”信念

赵鹏永远忘不了那场失败。

“锋刃-2018”国际狙击手射击竞赛中,来自中国、以色列、巴基斯坦等21个国家的100余名狙击手精英展开同场竞技,赵鹏和队友参加了这场竞赛。

当时,赵鹏和队友组成两人小组,携枪通过10米长的模拟管道,到达汽车轮胎后的射击位置。狙击目标在模拟窗户的后面,从正面无法直接观察。课目要求两名射手利用无人机回传画面,判定被遮挡目标的精确位置并进行隔窗狙击,两声枪响不能超过0.5秒,否则成绩归零。

“砰”的一声,队友看着瞄准镜里的射击区域,靶标上只有一个弹着点!“故障,没响。”赵鹏的声音从耳罩外传来,比深山的气温还要冷。

按比赛规则,狙击手只有一次开枪机会。课目零分,狙杀失败!领队愤怒又失望的脸放大在眼前,“如果打的不是靶子,而是敌人……”赵鹏下意识地把头一缩,虽然这只是一场竞赛,但他知道竞赛的重要性;他也知道,在实战中所有的错误都不能被原谅。

“锋刃”竞赛中,获评课目第7名的赵鹏非常失落。在别人看来,这个成绩已经很好了,可赵鹏不满意,他说:“不能让国歌响起,就是打了败仗!”他暗下决心,下次一定要胜利,一定要让嘹亮的国歌奏响全场。

反恐的岗位连着国家的安危,军人的使命连着人民的生命,“不出则已,出则必胜!”这就是赵鹏对狙击手这个身份的理解。

“必胜”,这恐怕是军人字典里最诱人的字眼。在赵鹏的狙击路上有两个“必胜”,一个“必胜”是对对手,一个“必胜”在自己心中。


锤炼 与武器合二为一

所有收获的背后,都藏着看不见的耕耘和努力。

在当兵的前两年,赵鹏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狙击手,因为如果用“专业”加“手”的方式命名一个人,那这个人一定是该领域的佼佼者。而在赵鹏所在的特战一中队,精武标兵多,就连当个“普通人”都很难。

赵鹏每次训练,每天最多休息5个小时,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连续完成10公里奔袭、6小时扛圆木行军、3公里负重涉水等40多项训练内容。崎岖的山路、茂密的丛林,25公斤重的弹药箱在身上晃来晃去,爬坡时拼命压低的重心,下坡时刹不住的脚底,就连一路的碎石都让本就涣散的意志被戳得更加分崩离析。

比仿佛永远到不了的终点更让人感到绝望的是教官在一旁不怀好意地说:“赵鹏,你掉队了,你是要上收容车休息睡觉吗?”

回想起当年往事,尽管不少细节已变得模糊,但赵鹏坦言苦和累的感觉依旧酸痛如昨,“从年头到年尾几乎没有闲下来的时候,每次训练花样层出不穷,难度越加越大,每次训练都像重新活了一次……”

时值中队组织狙击手集训,赵鹏主动报名。指压火机,他只为寻找无意击发的一瞬;持绳卷砖,他把臂膀练得如磐石一样坚硬;穿针引线,只为练就迅速辨敌的火眼金睛;闭目出枪,用上万次的重复让肌肉形成记忆。

听教官说打起仗不可能按点开饭,也没有中场休息,更不可能挑风和日丽的天气。于是,赵鹏训练时,冬天对抗严寒,夏天忍受虫蚁,狂风大作时也纹丝不动,暴雨倾盆也能与周遭融为一体,时刻控制着意志,直到与武器合二为一。

他说,就是要吃尽难以承受的苦头,不经一番磨砺,胜利就是空话。山地反恐、野外生存、异地营救等多课目,平面长距、俯角狙击、高点仰角等多维度射击,快路抢位、伪装潜伏、急停据枪、远距瞄准、瞬间击发等多阶段施训……在赵鹏的作息时间安排表中,常常是一个课目刚下来,下一场训练的哨音就已经响起。他用亲身经历证明,一次次突破身体与心理的承受极限,本质就是超越自我、向上攀登的坚定步履。

他说,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只有迎着困难上,才能朝着胜利冲。他每次训练时,射击“目标”缩小一半,反复看;“距离”拉长一倍,重复练;“时限”缩短一程,快速打……他用亲身经历证明,那些后来被称为天才的人,最大的天赋不过是超越常人的努力。

这个不满25岁的小伙,每天晚上都必须滴眼药水止疼才能入睡,手指肚因为穿米粒时被扎太多次已像顶针一样坚硬,摊开手掌,茧子黄得透亮……在他心中,伤疤是军人最好的勋章,底气远比运气更靠谱,实力才是实打实的战斗力!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总队首届“巅峰”特勤分队尖子比武竞赛中,初出茅庐的赵鹏动则一马当先,静时弹无虚发,第一次参赛就站上领奖台的他和队友们包揽了狙击、突击、侦察3个课目的第一。荣获团体第一名的他们也再次叩响了为国出征的大门,实现了中队连续3年在异域赛场书写东方勇士传奇的佳话,在第十届“勇士竞赛”国际特种兵比武中,取得1个单项第一和1个单项第二,让国歌奏响,让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砺剑 关键时刻一枪毙敌

赵鹏最难忘的一刻,就是在一次“勇士竞赛”国际特种兵比武的颁奖礼上,外军对队员们竖起大拇指,说以后无论是在赛场还是战场,都不想再遇到中国军人。

有人说赵鹏“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可是所有“一鸣惊人”的成功之前,都必定在“不鸣则已”时有过常人难以想象的坚守和付出。正如当赵鹏回顾走过的路,鲜少会强调某个高光时刻,因为相较于鲜花和掌声,他绝大多数时间还是相伴于杂草和枪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某个无人问津的地方。

作为钢铁军营的全能教头,他多次在总队预备特战队员集训中担任教员,与队员分享自身争锋国际赛场、制胜反恐战场、奋战救援现场的实战经历。

作为追求卓越的战士之星,他自制弹簧式手臂稳定器、射击角度纠正器、控枪稳定架等器材为官兵训练助力。

赵鹏入伍6年,先后荣获“优秀教练员”“特战极限勇士”等称号;荣立个人三等功3次。

成绩只是坐标,辉煌属于过去。在赵鹏的心中,作为一名狙击手,金牌和掌声不是目的,当党和人民需要的时候,果断击发、一枪毙敌,这才是狙击手的最高荣誉。


接力 三兄弟都参军入伍

报效祖国,在赵鹏家中好似一场接力。

赵鹏有兄妹四人,他是老二。赵鹏的大哥在西藏服役时,因为在训练中腰部受伤,于2013年义务兵退伍。哥哥参军后,赵鹏又自豪又羡慕。自豪的是家里有了一个军人,觉得非常光荣;羡慕的是自己能不能也像哥哥一样穿上戎装。

怀揣当兵的梦想,2014年,赵鹏如愿以偿参军入伍。他在武警河北总队新兵团新训结业考核中因成绩优异入选总队预备特战队员集训队,成为百里挑一的特战队员,穿上和大哥一样的虎斑戎装。奋斗的路上,赵鹏带着兄长未尽的梦想,又承载着小弟对军旅的期望。2018年,当赵鹏参加武警部队第二届“巅峰”特战比武竞赛,与经过层层选拔的各路武警特战精英鏖战时,小弟也光荣参军,如今已是一名火箭军战士。

乡里乡亲有人开玩笑,“孩子们都在部队,这要打起仗来怎么办?”赵鹏的父亲说:“别说我有3个儿子,我再有一个儿子,我也要送他去当兵!”

赵鹏荣获“武警部队十大标兵士官”称号,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人,捧回奖杯后,他在电话里与家人分享了这份荣光与喜悦。“你要好好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荣誉,好好发展,好好报效祖国……”赵鹏的父亲语重心长地叮嘱他。

赵鹏家门楣上的光荣牌十分醒目,“光荣之家”4个字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在这块牌匾的背后,是属于一个家庭的荣誉。它所蕴涵的“光荣”里,有青春岁月的无怨无悔,有矢志军营的热血激荡,有“小家”对“大家”的奉献。

曲靖日报记者李琳娥 通讯员栗森阳 文/图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