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人聚餐、41人到村诊所,行动轨迹暴露农村疫情防控短板
新华网 2021-01-15 22:58:57


135例、124例、107例……近3日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每日新增本土确诊病例均超100例,河北、黑龙江等疫情严重地方的情况更是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


新华网思客分析发现,1月2日至1月14日河北新增确诊病例566例,其中531例来自石家庄。进一步分析这531例确诊病例的行动轨迹,我们发现了这些特点。


“婚宴”“聚餐”成为行动轨迹中的高频词。有114人曾在2020年12月底至2021年1月初参加过婚宴、满月宴、葬礼、聚餐等活动,仅1月14日一天的确诊病例中,就有10人曾参加聚餐。岁末年初是农闲时节,农村地区婚宴、聚会、集会等群体性、聚集性活动较多。且农村地广人稀,外来人口较少,疫情平稳后的“安全感”也相对较强,因此部分农村居民在参加此类聚集活动时未能做好防护措施,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疫情传播风险。


▲1月15日,工人在石家庄黄庄公寓隔离场所项目工地施工(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杨世尧 摄


“诊所就诊”“自行服药”也在行动轨迹中常见,乡村医疗机构可能成为病毒“中转站”。在确诊的531人中,有31人在感到不适后选择自己“扛一扛”或者自己吃点药。还有41人曾到访过村一级的诊所、卫生所等基层医疗机构,其中多人曾在诊所输液3至4天,有1人自2020年12月26日起在村医务室输液4天,今年1月2日到藁城区一诊所就诊,1月3日到藁城区人民医院就诊,当日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


这些数字显示,部分农村居民防病治病意识不强,且农村基层医疗机构医疗卫生条件相对较差,敏感性和预防意识也比较薄弱,因此较难尽早发现早期患者及无症状感染者,也更容易受到疫情的“威胁”。



石家庄疫情呈局部高度聚集性。石家庄确诊病例行动轨迹中,约九成与藁城区农村地区有关,其中有约430例与藁城区增村镇相关。疫情较为集中的小果庄村、南桥寨村、刘家佐村、牛家庄村、东桥寨村、北桥寨村等均聚集在面积不足60平方公里的增村镇。目前,藁城区全域已是高风险地区。



国内另一个高风险地区所在地黑龙江省绥化市望奎县,其疫情也呈现出一地集中传播、跨地区传播的态势。自1月9日望奎县出现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以来,多地出现与之有关联的散发疫情,确诊病例与无症状感染者已有200多例。


通过流调发现,望奎县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多是惠七镇惠七村村民,均有聚集聚会聚餐行为,具有高度的关联性和聚集性。黑龙江省新增无症状感染者呈现出传播范围广、隐匿性强、防控难度大等特点。


春节将至,秋冬季流感疫情、新冠疫情交织,更要尽快堵住农村防疫的薄弱环节。专家建议,严控婚丧嫁娶、酒席宴请、棋牌娱乐等各类人员聚集性活动,最大限度减少人员流动、聚集;严格执行应检尽检,加强农村地区外来人员排查管控,有针对性地对返乡人员进行核酸检测;进一步强化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和个体诊所疫情发现报告制度,快速发现隐匿的无症状传播链条,为疫情防控抢出时间。



加强农村地区疫情防控,刻不容缓。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