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与散文丨熊国良
掌上曲靖 2021-01-14 17:06:30


      在一个闲暇的周末,与几个朋友在孟连南垒河畔聊天,讨论什么锻炼方式最好。大家都七嘴八舌,有的说跑步,有的说骑自行车,还有的说打球,等等。我沉默不语,大家就追问我的看法。我说,其实最好的锻炼方式是散步。朋友们嬉笑说,难怪你喜欢写散文,原来你喜欢散步啊。我说没错,其实散步就是写散文。

      我这个人好静,不会打麻将,棋牌也不擅长,似乎也就是散步是自己的锻炼方式了。就像写散文,我散步也追求一种状态,那就是要尽量保持心情舒畅。心情不好时,周末我喜欢睡觉。心情好了,写散文就颇有灵感,散步也感觉轻松了许多。我散步选择的地方很多,比如孟连“三山一河公园”、南卡江畔、勐阿口岸至罗晓海胶厂、马路大道旁,都有我的足迹。我散步的地方偏重于郊外。这倒不是我赶时髦、喜欢跟潮流,主要是城区内散步的空间越来越小,广场也好公园也罢,人挤人人挨人,那不叫散步,那叫挤路。在马路上吧,路窄人多车杂,声音严重超标。而郊外则是另一派景象:空气清新、人稀车少、路宽整洁,可以放松身心、甩开臂膀、迈开双腿,甚至可以大步流星、健步如飞。

      从摇摇晃晃到稳扎稳打,我写散文倒真的像散步。虽然我大学专科学的是文秘专业,专升本学的是汉语言专业,当时我也没有写作爱好,在2015年云南省总工会举办的“读一本好书”征文比赛中,我写了一篇读李开复老师《做最好的自己》一书的读书心得,荣获三等奖,我心里面想,别人还是认可我的,从那时起我才慢慢喜欢写作。

      还有一次偶然的机会,云南省作家协会2017年年会暨云南作家探访普洱绿三角大型文学创作采风活动到孟连景信采风“宾弄塞嗨”,我遇到云南省著名作家彭荆风。孟连作协几个文友在一起交流,他问:“小朋友,你平常创作喜欢写什么文体?”我说:“平常在工作中,只写工作上的简短的新闻通讯,周末学写诗,谈不上创作。”他说:“小朋友慢慢来。”他还问:“什么地方人?”我答:“曲靖师宗。”他说:“好远啊,在地图上看就是一个斜线,从滇东南到滇西南。在这里待得住吗?”我回答:“为了生活没有办法,我常常思念珠江源的故乡,也深深爱上边地绿宝石。”他笑了笑说:“小朋友好好工作,有时间好好创作。”我回答:“好的。”我还说:“彭作家,你太厉害了,我们中学课本就学过你的作品《驿路梨花》。”他笑了笑说:“你们还年轻,你们多练多写,相信你们以后写得比我好。”听了彭作家一番话,我从此以后真正爱上了写作。

      散步好处多多,双脚迈开,浑身上下肌肉骨骼几乎都动了起来。医学专家说,散步有助于新陈代谢、强健肌肉、保证血液畅通、减少动脉硬化。散步能健身,散步能培养情趣,散步也能成就大业,难怪伟人和名人们都喜欢散步。“散步长廊下,卧退小斋中”(白居易《卧小斋》)。从古至今,很多人习惯于晚饭后散步。其实,清晨散步也不错,我就喜欢清晨散步,空气多新鲜啊。有时候早上上班前到勐阿的河边走走。话说回来,什么时候散步,散步多久,都因人而异,不必照搬套用。但有一点须努力做到,那就是尽量要放下身心,最好是从容不迫,什么烦心事儿都不要想。而且要有把握速度的定力,还要有坚持不懈的恒心。这就同写文章时要丢弃杂念一样,既不能胡思乱想,又不能偏离轨道。有时,为了一次高质量的散步,就要确定好路线以及速度,要换上适合散步的服装和鞋帽等等。一散步就有了灵感,一散步就有了思路,一散步就能写出文章来。你看,这和写散文多相像:要确定好主题,选好素材,搭好框架,确定篇幅等等。曾经单位的李老师教我写文章,他说:“写文章就像盖房一样,把房子主体框架建好,然后再进行装修。”我深深感悟他的教导,后来我自己又慢慢琢磨,写文章更撒渔网一样,网可以撒出去,也可以收回来,撒出去就像散文写长一点,收回来就像写散文诗一样,提炼精华,写短一点。

      以前我写作习惯用笔记本记录或者手机编辑,近年来,我逐渐适应了电脑写作。点开Word,就像翻开一张洁白的纸,而那键盘呢,则成为墨汁充足的钢笔。都备齐了,我就进入了状态,双手开始上下起伏敲打起文字来。起初,敲打的速度跟不上飞扬的思绪,慢慢地,思绪与速度逐步合拍,敲打键盘的节奏也欢快起来。电脑上创作好处多多,既节约纸张又能锻炼双臂,除了累眼睛外加承受微量辐射外,基本上算是最理想的方式了。每次写到畅快处,自己的思想和情感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放松。那显示器上Word俨然成为自己灵魂驰骋的草原、飞翔的蓝天。

      在散步与写散文之间,我有许多相似的感觉:噼里啪啦,节奏如歌,洋洋洒洒,怡然信步。你说,这样写散文是不是也像在愉悦地散步呢?孟连夏天雨量充沛,夏雨淋漓,雨滴不时溅到窗上,不一会儿,窗上泛起了花朵。人们在雨中打伞行走,似乎是在漫无边际地写着长短不一、内容和风格各不相同的散文。待到雨住伞收时,天下的文章又开始结集出版。好的文字赏心悦目,坏的情绪如过眼云烟,在雨后的阳光下慢慢消散。抱着双臂,自己在窗前浮想联翩,忘却了烦恼和忧愁,忘却了很多人和事,也忘却了生活中的不如意和艰辛。整个人就像行走在清爽的南垒河畔的小路上,而且是那种忘我的、痴情的行走,无所顾虑,也无所负担。

      我用搜狗输入法后,我打字的速度比原来快了许多。我相信有很多朋友在使用这个输入法。只要将每个字的首拼敲出来,就能获得你想要的词语、人名或地名。不敢想象,倘若一个字一个字地敲打键盘,每次的创作灵感是否还会保留完好呢?换一种说法,散步需要好路线好鞋子,写散文呢,则需要得心应手的电脑和输入法。当然,写散文和散步,都需要干干净净。而能干干净净,需要有几个条件:一是心要干净,无世俗杂念;二是身要干净,无庸体俗态;三是行要干净,无不良嗜好不端行为。散步和写散文也都有相同的禁忌,比如,忌亦步亦趋,忌犹犹豫豫,忌踟蹰摇摆,忌断断续续,忌漫不经心,忌漫无边际。无论是散步还是写散文,都提倡一鼓作气,一气呵成。你看,每走一步,就是一个字,走一程呢,当然也就完成了一段文字。从头到尾,舒舒服服地走上几千米,那种感觉无疑就像成就了一篇优美的散文。

      散步就是写散文,写散文也像是在散步。记得在2016年借调到云南农垦集团工会学习期间,在孔老师和刘老师的帮助下写的第一首现代诗是《南卡江之歌》,歌颂屯垦戍边的农垦人。还记得在2020年7月与孟连文友一起和北京诗人殷龙龙交流中,他说:“我昨天从思茅来到孟连,一路的风景满眼绿色,森林,家园,远山成了近林。看见了傣族家家户户屋顶上有只孔雀,看见了阿佤村寨,我的朋友还要带我去看看拉祜族原生态的风土人情。我们写文字的就应该心无旁骛,写写这些事,写写这些事,写写我们身边的可能。虽然远在边陲小镇,但我们有颗大心脏,包容一切人间世爱情仇。祝福孟连!祝福孟连作协!”这让我再次对写作热情高潮。以前我写诗和跑步,二者都需要一种激情;如今,激情犹在,却喜欢写散文和散步,喜欢随心所欲,自由发挥。

      仔细想来,感觉生命中每个过程都富有深刻的道理。跑步重速度,散步则重状态。跑步的记忆淡淡消失,散步的轮廓则越来越清晰。散步时,我阳光灿烂;写散文时,我海阔天空。凡是整洁干净的地方,都可以散步;凡是触动我心灵的,都可写成文字。我散步不求速度,只为一种体味;我创作不为扬名,只为一种寄托。这体味,是为了让灵魂轻松自如;这寄托,是为了让自己快乐常在。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