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湖之魂 文/张文荣
2021-01-10 18:20:47

  盼望着,盼望着,伴随着秋去冬来,伴随着寒流渐入,念湖的精灵又如期而至,平静的念湖便不再平静,冰封的念湖也变得喧闹起来。

  念湖的冬天,因为有了这一群不速之客,而变得更加绚烂美丽!其实也不是客,她们,早已把念湖当做了自己的家乡、当成了自己的家园。于是,念湖的一整个冬天,就交给了黑颈鹤,交给了那一群翩翩起舞的仙子。借着这个冬天,偷闲藏身湖畔,化作朝阳彩霞,化作清风明月,化作飞舞的雪花,去亲近这让人心心念念的精灵,去接近她与众不同的灵魂!

  团结同心,那是与生俱来的精神。黑颈鹤越冬集群,都有十几只乃至几百只,合群同心,很少会把伙伴拉下。长途飞行时,大多排成“一”字纵队或“V”字队形,就像受阅部队,井井有条、变换有序。可谓: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刚至念湖,较为谨慎,一直在空中盘旋,直到她们认为安全了才会慢慢落下,时间一长,也能人鹤共舞。除繁殖期常成对、单只或族群活动外,其他季节多成群活动,特别是在冬季的念湖,常集成数十只的大群。从天亮开始活动,一直到黄昏,或觅食或起舞或畅鸣。中午多息于沼泽边或湖边或浅滩,群体单脚站立,嘴插于背,金鸡独立的样子,憨态可掬,让人更加爱恋。此时,最让人感动于她们的精诚团结、同心同德、和衷共济,感动于她们的风雨同舟、患难与共、同甘共苦,感动于她们的同呼吸共命运、休戚与共、祸福相依!

  坚韧不拔,那是骨子里的心声。黑颈鹤的坚韧在于飞行之高。鹤飞高缥缈,飞行高度可达万米,几乎无鸟可比。曾有诗云:“野趣偏耽鹤,从容坐翠微,云霄万里迥,健翮任高飞。”而且,飞行中,鸣声高亢洪亮,响彻天际,可谓: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其坚韧还在于她飞行之远。她是世界上唯一生活、繁殖在高原的鹤,迁徙途中,每天直线飞行三四公里,并飞越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要飞行数千里甚至上万里才能到达目的地——念湖,唐代诗人寒山诗云:“四顾晴空里,白云同鹤飞……白鹤衔苦桃,千里一作息。”她飞行的韧劲,由此可见一斑。鹤的坚韧,更在于她的冰魂雪魄,不畏寒霜风雪。她兼有梅之傲骨,松之高洁。孟冬寒气至,北风何惨烈,寒风吹其骨,严霜切其肌,寒风摧树木,严霜结庭兰,但她依然磊落百看玉冰清,柔韧不阙自悦鸣。曾有诗云:“世态如霜白眼看,未防杯酒寄清欢,我心一片玲珑月,本是寒光不畏寒。”

  灵动飞舞,藏于世俗间却又超脱于世俗。黑颈鹤体态优雅,舞姿优美,一副超然世外的闲适气度,悠然自得的神情,无不令人羡慕。冬天,念湖之畔,常有飞鹤舞长天,清音迎晓月,愁思立寒烟。就像:九皋仙子今下凡,独立清池念湖边,忽作霓裳羽衣舞,天机未信只鱼鸢。那舞姿醉人,恰似:舞动丹丘共羽流,多情今得此湖留,长鸣似与高人语,屡舞谁于醉客求,风羽九逵能抗晚,野心万里无忧愁,试将衣袖闲招引,转尽冰花意未休。唐李白《舞鹤四绝》诗云:“谓言天涯雪,忽向窗前落。白玉为毛衣,黄金不肯博。背风振六翮,对舞临山阁。顾我如有情,长鸣似相托。何当驾此物,与尔腾寥廓。”驾鹤不敢,但欲插翅而飞,与鹤共舞,痴情忘冷,沉醉忘归,却是事实。

  忠贞,可以感天动地。黑颈鹤是坚贞爱情的捍卫者,一生只有一个伴侣,名副其实的一夫一妻制。当配偶去世,活着的绝不“再婚”,或孤独终生,或为爱情献身。因此,在念湖看到的的黑颈鹤大多都是成双成对。“人孤一时,鸟孤一世”,从黑颈鹤身上你会找到“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真爱梦。黑颈鹤的行径,禁不住让我想起人世间那些隽永的爱情故事,那种坚如磐石的恋情,常令人感动得热泪盈眶,感动得泪湿衣襟!多少相爱的人儿说好了一生一世不分离,但残酷的现实总是阴差阳错,让相爱的人天各一方!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中,如果失去了与自己心心相印的爱人,飞翔已不再是飞翔,天地山河也将失去颜色,一切皆是浮云!只能朝天相向明,夜夜达五更!如果生命中少了自己的另一半,一切都将失去意义!难怪有人要感叹:“哦,那生生世世的爱人呀,如果不能和你在那蓝天上飞翔,我的翅膀就不再是翅膀,只是石头,如果你要先去,我该怎么活!”只能“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世事变幻,人比风冷,风冷加衣人冷无情!世间百态,太多太多,皆不如这念湖精灵!如果有来世,我想很多人都愿化作这念湖的比翼鸟,双宿双栖,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其实,念湖离开了这多情而又专一的精灵,念湖也就不成其为念湖了,念湖有了这多情而又专一的精灵,念湖才成为了人们向往的恋湖!

  或许,这就是念湖之魂!

(图片来自网络)

会泽县纪委监委  张文荣 编辑:段国强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