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米巴杯】绿色念想曲|唐老五|掌上曲靖

总有无边的念想在我心中萦绕,像春日里花丛中翩跹的蝴蝶,像冬日暖暖的阳光,常常让我激动不已。

已经记不得多少次,在漫不经心的睡梦里,我奔跑在故乡百花齐放的山野,心旷神怡,万物生辉。醒来,我才发现,那遥远的愿景终于还只能是一种虚幻。再仔细想想,那不正是我很多年前挑灯夜战,做梦也想要离开的地方吗?是的,这并不矛盾。也许正是因为离开久了,才心生向往。或因为年龄渐长了,才滋生一种回归。

彼时少年,我向往城市的灯火和喧嚣,我也仰慕高楼,用几十年前我爹的话说,就是抬起头来看的时候帽子都会从头上掉落。于是,我奋斗了很多年,终于看见了城市的车水马龙,也亲自见到了满大街匆匆忙忙的面孔和偶尔漫天飞扬的烟尘。和许多人一样,我开始忽略每一个黄昏,我开始不记得自己已经多少年没有在清风拂面的夜晚,认真地抬头看过月亮和星星。

我喜欢看《熊出没》。当然,熊大熊二光头强和森林小伙伴们的各种经历固然有趣,更多的是喜欢光头强的小木屋。不用说那别致的造型,也不用说那自然朴素的设计,单单是那宽阔的篱笆小院和四周的树木环绕,就已经使我心驰神往。或许是我从小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对大自然始终有着一种深深的依恋。所以在很多年前,当我看到《新神雕侠侣》里的杨过和小龙女最后选择一个远离尘嚣的地方,盖起自己的茅草屋,牧马放羊的时候,那种难言的羡慕就开始深深植根于我的心中,最终长成茁壮的参天大树。再后来,读到了美国作家梭罗的《瓦尔登湖》,那种深深的向往就逐渐长成一片森林,仿佛透过晨曦中的阳光和金色的晚霞,我就可以看见自己心心念念的理想国,正在夕阳下的余晖里升起缕缕炊烟。

有时候心生一种安慰,享受着小城的种种便利:快递就在家门口,饭馆就在小区外,不远处的公园山清水秀,青葱的树木掩映成趣。早早晚晚那些快乐的人们在干净整洁的步道上自由自在地徜徉,甚至还可以邂逅海鸥。公园外宽阔的大公路上人来人往,老人们迈开矫健的步伐,情侣们牵着对方的手,我也在悠悠的晚风中奔向课堂。但很多时候,总有一种莫名的悲凉在我的心里滋生。在每天支离破碎的时间里,我低着头,步履匆匆。仿佛感觉到时间和生命就是我手中的一把细沙,无论我想怎样捏紧,它们还是从我的指缝间匆匆离去。每当这个时候,想到自己顾不了家庭,顾不上孩子,在车水马龙中随波逐流。一种悲凉的情绪便油然而生,一时间竟无比落寞起来。回头想想,除了心中的乌托邦和残留的往事,就只有自己头上的某根白发,在悄悄地潜滋暗长。

很多次,看见满大街摇曳的樱花,看见山坡上层层的新绿,我就想,真的应该带着孩子出来走走看看。真的应该带着孩子出来亲近大自然,认识多姿多彩的天空和大地。只是,这样的时光,还是很难,甚至没有。于是我就在一棵树下进行反省,在落英缤纷的人行道上完成自己与自己的唇枪舌战。有一次回老家时,睡在旧时的床上,第二天清晨,天刚刚亮,小鸟们一阵清脆响亮的啁啾让我激动不已,那种清脆和婉转,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绝美乐音。这些不请自来的小家伙们或许在做着顺其自然的事情,但对于一个多年来更多只听见汽车和火车鸣笛的游子来说,真有非同寻常的意义。或许是房前屋后高大的楸树和各种生机勃勃的植物,让它们在每天清晨都有好心情高歌一曲。其实于我们人类,又何尝不是这样呢?我们常常因为所谓的忙碌,没有时间蹲在路旁看蚂蚁搬家,更少有心境认真留意一只小鸟忘情地梳理自己的羽毛,阳光下懒洋洋的小猫抿着嘴伸一个长长的懒腰。

某日中午,当一个二十年未见的初中同学和我微信视频的时候,他的第一句话就是:呀,你怎么这么老啦?没错,他只是说了实话。确实,曾经青葱的容颜早已消失不见。所以我笑笑,承认这个不争的事实和老朋友毫不遮掩的实诚。于是我也想起近几年来每天早起晚睡,除了像祥林嫂一样的没完没了的抱怨和诉苦就是两手空空,四顾茫然。

古人说,良田千顷,不过一日三餐;广厦万间,只睡卧榻三尺。是的,很多人就是在把自己透支得一身病痛之后才悔之无极。我已经走在这条危险的路上。比如累了一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还在拿着破手机,目不转睛地盯着天南海北那些与自己并没有半毛钱关系的好事坏事,一张憔悴的脸在暗夜里幽幽的蓝光下像千年古墓中爬出的吸血鬼。

所以,在很多失眠的夜晚,我都看见自己正在漆黑的夜空中,随着远去的火车撕心裂肺的呜鸣,向着满脸花白大胡子悄然迈进。因此,当我听老同学说我自己怎么这么老之后,我并不惊讶,但内心确有悲戚。同时,为了带自家的孩子,还让年迈的岳父母分居数百里地,各自揪心叹息。由此,我心生无限愧意。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于是我开始更加向往自然,向往绿色山野,给自己没落的灵魂一个暂时的皈依。在早晨无课的间隙,我会跑到附近的山上去,看朝阳姗姗来迟,娇羞的晨雾慢慢从山间隐去。看草叶上的一滴露珠里隐藏的世界和我的倒影,在晨曦里熠熠生辉。午后空闲的时候,看看那些山野和蓝天白云。站在坡头吹吹拂面的风,审视一片蓬勃的杂草,在阳光下幻想出它曾经不可一世的葳蕤。每当这样的时候,我就很容易想清楚自己是谁。或者我什么也不想,看着满地金黄的银杏叶像大地的情书,看着满坡的灰米菜在蓝天下愈加鲜红耀眼,看着红毛草的长穗在风中搔首弄姿,我就心生无限的轻盈和莫名的感慨。然后跑到一棵光秃秃的树下,像几十年前的童年一样仰望那直入苍穹的随心所欲的枝丫,也偷偷多看一眼那个正在金黄的秋色里换着不同姿势忘我自拍的窈窕女人。

阳光下,但我还是在心中构建着有一个自己的篱笆小院,远离尘嚣。种上自己喜欢的花草,在不同的季节里,坐在院中晒太阳,偶邀三五好友,看春花秋月,听鸟语蝉鸣。

湛蓝深邃的天空里,一朵白云正悠悠地走远。我拍拍身上的尘土,摘下多情的沾粘子。或许,我又想多了。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