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云南边境猎毒人:他曾被撞飞3米多远,也曾拒绝百万行贿……|掌上曲靖

真实的缉毒是残酷的,千钧一发、生死一瞬,普通人可能难以想象。下面,我们带大家一起走进一位边境猎毒人的工作,或许能让你对这个职业有些了解。

他是武警云南总队某部的李非(化名),在他15年的边检生涯中,曾拒绝百万行贿,也曾有美女声称要以身相许。对他来说,抵抗诱惑并不困难,但对于家人他却常感歉疚,“‘爸爸,你千万不能有事啊,你出事了以后,妈妈怎么办?’每次听到这个话,其实挺难过的。”

——对话边境猎毒人——

问:在你十五年的缉毒生涯里面,缉毒287公斤、子弹2万多发。当你看到这些数字的时候,你会怎么去回忆走过的这十五年?

李非:军人的天职就是奉献。

问:第一次去查缉的时候,心里紧张吗?

李非:当时挺紧张的,因为毕竟第一次,执勤现场,人比较多,形形色色,什么人都有,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查缉,所以说见到人,尤其是见到女性,自己脸就红了。后来经过慢慢地磨炼,对业务熟悉以后,慢慢就不紧张了。

问:还记得你第一次缉毒的时候是什么情况吗?

李非:入伍一个月以后,我就查了人生当中的第一起毒品案子。2005年4月5号,我对一辆瑞丽开往昆明的卧铺车进行检查,在检查到中间床铺的时候,我发现一名女乘客比较紧张,我对她的行李物品进行检查,从她的密码箱里夹层内查获冰毒1.5千克

问:检查站每天过往的车辆和人大概有多少呢?每一辆都检查吗?

李非:大约五千辆左右。过往的每一辆车子都要检查,但是我们要对经过的每一辆车分析判断,这辆车所拉的东西、所载的乘客,有没有不对劲,如果可疑,我们要把车辆扣下来检查,重点检查。

问:在前方都经历过怎样的诱惑?

李非:我查缉这些年,总共被行贿过40次。最多的一次有一百多万,但是我都拒绝了。2012年,对一辆货车进行检查时,我们发现这辆货车不正常,之后驾驶员拿出五万块钱,他说:“兄弟,我给你五万块钱,你不要查我的车了。”我立马拒绝了,之后我们从他的绿豆里面查了三公斤毒品出来。

2011年,一起密码箱藏毒案,一名大概18岁左右的小姑娘,她塞了一沓钱在我口袋里面。然后她说:“兵哥哥,只要你放妹妹一马,妹妹就是你的人了。”不过被我拒绝了。缉毒工作要经得起诱惑。

问:你面对这种诱惑的时候,一点动心都没有?

李非:如果你第一次收了,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这是往绝路上走,你的人生就毁了。

问:你的战友里面有很多人牺牲在前线,也有很多人受了重伤吗?

李非:中缅边境有甘祖荣、许胜前、白建刚,有一次他们在边境上设伏堵卡,和贩毒分子发生了激烈枪战,后来牺牲了。做缉毒这一行虽然危险,但是能多查1克毒品,人民就少受一份危害,那也是我们的职责之所在。


问:你遇到最危险的情况是什么?

李非:2011年,夜班组,当时我在小车道查缉,突然有一辆车朝我的小车道冲来,我打停车手势,他没停把我撞飞三米多远,当时我身上受了好多伤,手指也折断。后来我们在他车里查到了2.4公斤海洛因。

问:每次出任务的时候,可能都会面临不可知的危险,家里人会担心吗?

李非:我基本不在家里谈工作,他们问我,我就说吃得也好,睡得也好。不过,虽然我在家里不说我的工作,但是我媳妇儿知道我的工作性质,所以她就经常教儿子对我说,“爸爸,你千万不能有事啊,你出事了以后,妈妈、奶奶怎么办?”每次听到这个话,其实挺难过的。

问:如果转业的话,你想继续做缉毒还是做其他的工作?

李非:还想继续缉毒。一个人爱上一样东西以后,很难放手,能为祖国、为人民,多做一点奉献,是值得的。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