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回应被张桂梅拒绝捐款:话丑理正,已经考上特岗教师|掌上曲靖

云南丽江华坪女子高中校长张桂梅又火了,这一次是因为她反对学生当全职太太。

作为全国第一所全免费公办女子高中,华坪女子高中共有1804名女孩走出贫困山村,进入大学。近日在一段采访视频中,张桂梅校长回忆因学生当了全职太太,而不愿接受其捐款的故事,视频中“我最反对当全职太太”的言论更是引发了网络上关于”全职太太”的热议,#张桂梅校长反对当全职太太#的话题在新浪微博阅读已超过5.3亿。

10月25日中午,黄付燕在华坪女高同学群里看到了这则新闻链接,“感觉像是在说我”。当天,她把新闻链接转发到了微信朋友圈,并配上了一句转发语——“我们有个性的老大”。

春城晚报-开屏新闻资料图

黄付燕是华坪女子高中建校后招收的第一届学生,2008年入学,2011年考入内蒙古师范大学小学教育专业。大学毕业后她选择来到上海闯荡,2017年怀孕后又辞职回到丈夫的老家贵州生活。

2018年,黄付燕回到母校华坪女子高中捐款,被张桂梅拒绝。见面的第一眼,黄付燕分明看到了张桂梅脸上的喜悦,问完近况,校长却板起脸没了笑意。“我没达到她的要求。”那时,孩子不到一岁,黄付燕没有工作,全职带娃。“她不想我们读了书,还跟老一辈一样,在家围着老公、孩子转。要独立,有自己的事业和经济。”

捐款被拒的第二年,黄付燕考上了贵州安顺某小学的特岗教师。10月27日晚,黄付燕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应,“张老师话丑理正,(反对当全职太太)她是从我们(女高毕业生)的立场去说的。”

以下是黄付燕的讲述:

捐款被拒

我是华坪女子高中的第一届毕业生,现在在贵州安顺普定县一所乡村小学做特岗老师。

2015年大学毕业后,我选择来到从内蒙古来上海发展,我做过整天打电话的收藏品销售,还干过劳务外包公司的HR。2017年结婚怀孕后比较焦虑,就辞职跟丈夫回了他的贵州老家。回到贵州以后我参加过两次特岗教师考试,2019年5月考上了现在职位。

我经常会在朋友圈转发关于女高和张校长的动态,丈夫对女高的情况很了解,也敬佩张老师的伟大,我们俩商量着不论多少可以帮助一下学校。2018年,我们抱着不到1岁的儿子,带了2000元钱,准备捐给学校。

高中毕业的时候,张老师就叮嘱不要再回女高,怕我们心里有压力。我也常听那些想回去看望她的同学说,张老师一个都没见。所以,我没跟张老师直接联系,而是悄悄从在女高做数学老师的同学那里打听,得知张老师在学校就赶紧冲回来。

那次见面,张老师问我,你上班没有?我说没有,当时只有丈夫一个人工作,我在带孩子。

“你现在又带小孩又没上班,等以后学校有需要再联系吧,”她拒绝地很委婉。我们读的是免费女高,我知道学校经费不宽裕,随时都需要钱,并不是像她说得需要的时候再联系。

她拉着脸,我也有点失望,不过并不存在扫兴的情绪。我知道是自己没达到张老师的要求,工作的事情没有处理好,让她失望了。

近日,云南华坪女子高中校长张桂梅关于“全职太太”的言论在网上引发热议。 图片来自微博截图

张老师一直要求我们做独立女性,不想我们读了书,还像老一辈那些女性一样,整天在家围着老公、孩子转,没有自己的事业。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每星期开早会她总要强调独立性,说不独立的话,和现在的母亲没有什么区别。

那天,同学群里有人发了张老师反对当全职太太的微博链接,我点开看到感觉像是在说我。我没有微博,也没有关注其他人的评论。我认为,她说得在理,话丑理正。女高本来就是让贫困女孩读书的学校,学生好不容易大学毕业,又去当全职太太,她肯定反对。

“及时整改”

我的家在华坪县中心镇田坪村山脚下,读书的时候,回家要先坐车到田坪村,再步行1个小时才能到。

我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初三的时候,哥哥得了重病,家里的钱都用来给他医病,还在找亲戚朋友借钱,父母没有能力再支持我读书。中考之前,初中班主任给我推荐了华坪女子高中。

进了女高,好不容易有书读,我就想着一定得努力学习。当时目标比较短浅,我必须上大学,不想一辈子待在村里,大学毕业可以回来华坪县城找份工作。

2011年高考结束以后,我在华坪县的小餐馆打工,等着出分了和同学一起去网吧查成绩。查出来,我的分数不多不好正是理科二本线,380分。到填志愿的时候在学校计算机教室里,我害怕报二本录不上,又觉得三本学费太贵,全部填了大专。老师看到就告诉我,我的成绩完全能填二本学校,我选了省内的玉溪师范学院和省外的内蒙古师范大学,最后被内蒙古师范大学录取。

从华坪到呼和浩特,我要去攀枝花坐火车,中间在西安换乘一次,硬座一共坐38个小时。虽然大学在内蒙古读,但4年里我没去过一次草原,一是学校离得远,二是玩一回得花钱。

大学毕业后来到上海工作,我能明显感受到大城市的快节奏。我在农村长大,小的时候经常放牛放羊,如果走路慢,羊可能跑到人家地里吃庄稼。在上海,我自认为已经走得够快,人家还是觉得你有点慢,不过上海的经历确实锻炼了我。

2015年在上海工作的时候,我回过一次学校,张老师问我工作怎么样,我说还可以。她问我工资,当时我底薪3500,她觉得在大城市基本工资3500收入不算很多,而且有一部分收入是提成也不稳定。

2018年去捐款被拒绝,虽然张老师没有明讲,我也知道她对我不满意。2019年我考上了特岗教师,还算“及时整改”。

我想如果没有女高,我可能没有上大学的机会。不仅是我,很多同学都不一定能上大学。每个人立场不一样,想法也不一样,反对当全职太太,张校长是从我们女高学生的立场上说的。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