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采风三题|大愚|掌上曲靖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日,随曲靖、富源、盘州三地文友采风,至晚方归。辗转反侧,披衣而起,开灯提笔,龙飞凤舞一气,在快乐中入眠。

大河遗址,我还要来

这就是大河遗址么?这就是改写人类进化史的大河遗址么?

大河遗址啊!您既是那样的陌生,又是那样的熟悉。

遗址前面有个小村庄,是外婆的娘家,小时候,我不止一次地来过,长大了,出外谋生,也不止一次地路过。

哪个又想得到呢?经考古学家鉴定,三万多年前,人类的祖先们就在这儿生存。还会利用洞中天然的烟囱,生火取暖。

遗憾的是,那些跟我同样无知的村民,为了几块石头,竟然把这样一个价值连城的洞穴毁了,毁掉很容易,要恢复原貌就不容易了,不知又是多少年以后的事了。

我这个年近七十的老头子,也许等不到那一天,早就驾鹤西去了。西去的我,到了那一天,当然还要乘鹤归来,来看看那些原始人,用石头敲着坚果,看着他们在湖水中捞出鱼虾,放在火上烤……

在谢家桥上

我站在谢家桥上,听一位比我年长的老者讲历史。老者在滔滔不绝地讲着,河水在潺潺地流着,我的思绪飞到了九十多年前……

我看见一位文质彬彬的先生,从雨汪慕乐而来,在河边卷起裤腿,脱掉鞋子,一步一步地挪到河对岸。为方便自己,也为了方便更多的人,先生带头捧出了白花花的银子,决心建一座桥,谁说世间无好人,古也好,今也好,好人多的是。先生的义举感动了两岸的百姓,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于是,一座凝聚着劳动人民智慧的石拱桥横跨南北,两岸的人们载歌载舞,永远记住了先生的名字。

我又很自然地想起了几十年前,红灯记中李铁梅的唱段:做事要做这样的事,做人要做这样的人。

在胜境关

天底下有这样的关口么?天分阴晴,分得是这样的清;地分二色,分得是这样的明。没有!肯定没有!

胜境关,天下无双的胜境关啊,多少年来,有多少文人墨客来到此地,歌颂你的文章,我一辈都读不完。我来过多少次,记不清了。我想写点什么,却又不知道写些什么,也就没有写下什么。

看着文友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兴致勃勃的样子,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我想到的是一个多年以前的传说:一个云南的小伙,爱上了一个贵州的姑娘,那个贵州的姑娘,也同样地爱着小伙,胜境关隔不开他们,任何人也隔不开他们,他们生在一起,也死在一起。死后化成了一对虬龙,你缠着我,我缠着你。

我看着那些文友,贵州的人群中有云南人,云南的人群中有贵州人。哪个是云南人。哪个是贵州人,也分不清了。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