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教师到云南山区支教近十年如一日:愿是一支烛火|掌上曲靖

孙宁生是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的退休地理教师,在南京长大工作的他,近10年只回来了4次,这次短暂探亲后他将再次回到云南。

1.png

从2011年1月1起,他就远赴曲靖山区支教。而这样的选择源于30年前的偶遇,出差途中,他见到一名捡废品凑学费的女孩,当即将身上的钱全都掏给了孩子。孙宁生说:“那个孩子也很老实,她说不够,因为还有姐姐和妹妹也想读书,听了这个话之后,我的心当时的滋味确实不好受。支教的想法就更加坚定了,而且确定了应该到那些边远贫困地区去雪中送炭。”

2.png

退休后的第二天孙宁生就赶赴曲靖市麒麟区茨营中学,看着一穷二白的学校,他当即跟校长承诺要建成一个图书室。没有经费、没有图书甚至没有多余的教室,孙宁生掏出自己的退休金,自己联系施工队,建活动板房。

募集的书源源不断从外地寄来,他便一趟趟搬运分类,那段日子孙宁生常常累得一沾枕头就睡着,体重也不断下降,他的妻子放心不下,也来云南陪他。孙宁生说:“那时候也没秤,我睡觉一摸,两边肋骨像两个搓衣板了。但是好像也没感觉到精神上很累,按老伴讲的话,‘亢奋’。”

3个月后,希望图书室初步成型,并向学生们开放,孙宁生说:“看到图书馆建成,又看到小孩子在那选书,甚至还向我请教哪本好,我还发动孩子们写读书心得,好多小孩子写的读书心得让你读起来心潮澎湃。图书给他们打开一个除了山区环境以外的一个新世界,帮助了许多孩子,确定了自己的人生目标。”

6.png

“2011年,那时候还没有建档立卡贫困户这一说,所以我一家一家跑,一家一家看。”山路崎岖,人生地不熟,想要家访的孙宁生从国土局借来一份地图,再踹上一个指南针就出发了,“最远的有一个哈马寨,是彝族山寨,海拔最高,茨营中学的海拔是1860米,哈马寨最高的话是3200米,而且路程也比较远,山路有十几公里,车子没办法到达,只能到达一个稍微大的村子以后下来一起慢慢走。”再高的山也在脚下,虽然支教的日子辛苦,但也常有感动,孙宁生提到“家访问了情况以后,一个孩子端出了一碗蛋炒饭,‘老师你吃吧’,尽管里面摆的盐太多,咸得我回来喝了一大瓶开水,但是我想吃,因为从小孩的眼神和举动中你能看到她是真心实意的。”

5.png

为了找出真正需要帮助的孩子,孙宁生每天都站在食堂打菜窗口,观察哪些孩子舍不得点菜,然后悄悄喊来这些学生,用自己的退休金给他们的饭卡充值。孙宁生还积极联系爱心志愿者,为贫困生一对一帮扶,在他的努力下,从2011年2月至今,有230多位贫困生获得了学业资助,其中28人考上了大学。

2013年,孙宁生又远赴贵州省威宁县哈喇河乡河边村田字格小学当校长,那里的海拔有2600多米,因为缺少水果和蔬菜,他和其他支教志愿者的嘴里都是溃疡,孙宁生说:“后来有学生告诉我,他们如果嘴巴里面有溃疡,是吃一种叫老米醋的果子。”

山里经常停电,还得自己搭灶做饭,艰苦的条件下,孙宁生为孩子们上课、谈心、举办活动,还和公益组织一起为学校修建新的操场和校舍。

微信图片_20201026110151.png

2014年,孙宁生再次回到云南,此时的茨营中学已经旧貌换新颜,在国家的大力扶持下,新教学楼已经建成,图书室也从活动板房搬进了宽敞的大教室,书更多了,孩子们的学习条件越来越好。

孙宁生说“烛光照亮是有限的,但是如果做的人多了,一支蜡烛照亮一小点地方,100支、1000支乃至10000支,也能照亮一片地方,也能帮到一些人。”

对此,网友评论说:

微信图片_20201026105355.png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