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村之行|杨平原|掌上曲靖

富村是富源县的一个镇,在富源县中部,距离富源县城63公里。暑假里,我有幸和富源的文友们拜访了富村镇的居核跌水瀑布和石柱子村。

居核村委会距富村镇的镇政府11公里,这个拥有两千多人的村委会,百年前是彝族聚集地。村中老人说,居核原名阿给黑,为彝族聚集地,四面环山,树木遮天蔽日,早上八九点不见天日,穿村而过的河流只闻其声,不见其影,村中低洼处平坦开阔,处于核心。汉人入住后,彝族陆续迁走,村民改地名为居核,居于核心之地之意。

村民们说:“住惯的山坡不嫌陡,你家好,我家好,归根到底水要好。”水,是这里村民引以为豪的资源。这里出门是山,但因为有了水,山就有了魂。

从村委会出来,顺着谷底走,就看到半山腰的跌水瀑布了。那水好像是站立起来,它站成了瀑布,抛洒下无数水珠,阳光的彩线忙不迭地想把珠子串起,却被无数的珠子打乱了针脚,穿插在水珠帘里,映出了一条又一条彩虹。飞泻而下的瀑布,叠成了几个层次,尽情地舒展、飞扬。水雾迷蒙中有一种新鲜湿润沁入肺腑,赤脚站在瀑布前,脚底板潜聚着凉意,美女们在瀑布前长发飞扬,摄影师镜头嚓嚓直响。

激动过后,我坐在山坡上远看那瀑布,它的周围绿树丛生,它落下来后成了一个绿潭。远看这绿潭静静的,如睡眠似冥想。在静躺一会儿之后,没有犹豫没有盼顾,它又奔流向山谷。山谷里豆金娘艳艳地红着,小桥流水,更显古朴幽谧。

居核跌水瀑布,藏在深山,它蒸腾起来的水汽滋润了山色、滋润了我的心,它以矜持和安寂守住的风景让我的思绪游去又折回,折回又游去,禁不住感叹道,河藏深山尘不染,处处芳草山色青,水立成瀑缤纷落,霓光千丝透水帘,瀑声急,松声清,万古相对鸣。

往居核跌水瀑布下行几百米远,就到了山崖上的一个村子,这个村子是建在石崖上的,叫石柱子村。石柱子村属于大凹子村委会。民国时,富村彝族上层人士傅崇华是富村一带有影响的重要人物,因为石柱子村山高谷深,山洞纵横交错,洞与洞之间相通,傅崇华曾经对石柱子村后的山洞作过修整,把它作为一个重要的军事据点。

石柱子村地势险峻,现在只有50多户人家,有的人家还没有电视,留守村中的老人较多。村子坐落在半山腰,紧靠山崖而建,鸡啄食的地方都是陡坡。

一位老人问我从哪里来?我说从曲靖来,她又问从曲靖的什么村来,我本想告诉她曲靖的村子就多了,曲靖有一个区叫麒麟区,但是,为了让老人家更容易理解,我想了一下,说,我从曲靖的麒麟村来。她说曲靖好远呢,我孙子就在曲靖打工,我从来没去过曲靖。我不禁有些怅然若失,这个小山村紧靠悬崖,生存艰难,很多老人就没有走出过这个村子,年轻人多外出打工了,老人们要自己照顾自己。

过去,村子里的人是靠打猎和在河谷种庄稼为生。村中老人说他们年轻时村子背后的山崖上经常逮得着岩羊。他们逮岩羊时,是一伙人一起出动,跟着岩羊撵,撵到山崖子边上时,就一齐吼,岩羊被吓就往下跳,跳下去跌死的,只要到崖子下边去捡就可以了。逮着活的岩羊拿回来也不能驯养,岩羊气性大,几小时就会气死。

走过村子,是一段崎岖小路通往河谷,这个河谷,人们称它大凹子槽子,位于富村东侧古木河上游,石柱子村的人们就是往这条小路下到河谷底较平的地方种庄稼。

大凹子槽子,植被青青,古木河潺潺流淌,牧羊人披着老毡子,背起一路风景和流水声,和他的羊们穿梭于河两岸。我们在山坡上小憇,居核村委会王荣康书记带着村民给我们送来煮包谷。和村民聊天,打听石柱子曾经发生的事,又扯到傅崇华。傅姓在历史上是富村的大姓,富村曾名傅家村,后改名宫村。

傅崇华是民国时富村区的团首,民间称他为傅团长。因他在1927年,受滇军师长张冲之邀,曾经带领地方武装,参加了保护龙云的剿匪战斗,在张冲手下任团长。张冲称他为崇华二哥。张冲据说与傅崇华同宗,其也姓傅,是富村山背后人,因赶考多次未中,流落到泸西被张家人收留并招他入赘,后改姓张,张冲聚众打劫时打劫了傅崇华家。张冲是个孝子,有什么事都跟他母亲说,当他跟母亲说起在富村打劫傅家时,母亲把这段历史告诉了他,并建议他回来认亲。张冲第二年亲自上门赔礼,并认傅崇华为哥。

大凹子村在解放前有个人叫尹吉甫,世代以农为生,家道小康,少读书,曾任过国民党保长,但对国民党的残酷统治和贪污腐败深恶痛绝。在罗盘区地下党的影响和教育下参加革命,任边防大队大队长,部下有100多人,控制了当时丕得乡大部份地区。傅崇华视他若眼中钉肉中刺。1949年3月,尹吉甫带领武装人员劫富济贫,掳走丕得乡乡长王国成家的牲畜和生活用品,王国成将此事上报傅崇华,傅崇华侍机报复。傅崇华当时依靠的势力是贵州省省长谷正伦。

谷正伦是贵州人,早年曾赴日本留学,并加入同盟会,就读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南京国民党政府成立后,谷正伦担任首都卫戍司令、首都戒严司令兼国民党军首任宪兵总司令。他的两个兄弟谷正纲、谷正鼎也都是在国民党政府的要员。1948年,蒋介石任命谷正伦担任贵州省政府主席,就是想利用其家族在贵州的号召力,调动大西南后方的人力物力资源,支持其摇摇欲坠的政权。

傅崇华依靠谷正伦新编三二八一个团及其保安一、二团各一个营,以十倍于尹吉甫的兵力,于1949年8月,一路由古木村,一路由石柱子村,一路由阿基克村,三路包围尹吉甫。尹吉甫带领的边防大队武装100多人被包围在长约8公里、宽约3公里的大凹子槽子。君吉甫部队战斗了一天一夜无法突围,迫不得已驻进大凹子村委会樊家村后山洞内,又坚持了两天两夜。樊家洞有一个天洞(老百姓称天窗),傅崇华令人从天洞扔手榴弹下去,尹吉甫的长子尹志国等人阵亡,负伤者数人。洞内缺粮缺水,终因寡不敌众,弹尽粮绝,尹吉甫及其中队长李成喜、战士李二合3人出洞被俘。保安团由富村撤走时,将李成喜、李二合两人杀害于大山门村;尹吉甫被敌人押解至贵州“请功受赏”,杀害于贵州晴隆,时年49岁。

傅崇华在云南和平解放后,仍然受贵州余启佐策动,任“反共抗俄同盟军”第十纵队司令,有近400人的民团武装。1950年4月21日,曲靖军分区独立团在富村民兵大队的配合下,攻打富村傅崇华的老巢。傅崇华得到消息后带领100多人逃到石柱子村。4月22日,曲靖军分区独立团派一个连进攻石柱子村。

傅崇华早将石柱子村后的山洞作过修整,他凭借有利地势进行抵抗,独立团的解放军用机枪、小炮和手榴弹攻击。4月22日夜,傅崇华带领一部分人趁夜逃脱。几天后石柱子山洞被攻破,傅崇华部下被打死20多人,伤10多人。傅崇华逃走。

傅崇华的妻子深感事态严重,12月她到昆明找到时任云南省副主席的张冲。张冲听了情况后,写了封信给傅崇华,叫他及早回头,到平彝县政府或曲靖专署投案,必能送到昆明,对他宽大处理。这封信转到傅崇华手里,傅一直将信藏在身上。傅崇华逃到贵州盘县一个叫孤箐的地方,1951年2月被抓获时,这封信在他身上被搜出。傅崇华被抓获后押回富村枪毙。

在富村看山看水,身处山水之中和当地人一起回顾历史,和在书斋中看历史资料感觉完全不一样。今天的富村,山青水亮,人居环境正一步一步提升,年轻人走出去,带着新的理念回来,富村会变得更加美好。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