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系云南昆明人,祖籍河南,发小:特别开朗阳光好学|掌上曲靖

10月18日,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的告别仪式在成都举行,许多他曾经的学生、同事前往殡仪馆送别。其带过的研究生追忆导师,称他教学严谨却不失亲和。毛洪涛在朋友圈内发了绝笔信后溺亡,引发社会关注。他祖籍河南,自小在云南昆明长大直到成年,云南京剧院的老人们对他的评价是:一个懂礼貌、学习成绩好的孩子。多年来照顾他、被他称作哥哥、姐姐的发小们非常悲伤,他的离世让人倍感意外,接受不了,也深感惋惜。

WechatIMG1084.jpeg

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

父母均已过世,18岁后上大学离开昆明

位于云南昆明市宝善街中段银座后面的云南省京剧院内,有几幢桔黄的家属楼,一位京剧院的老人说,在最早以前曾是蔡锷的公署,解放后成为云南京剧院的办公场地。毛洪涛的少年时代就在这里度过。

WechatIMG4274.jpeg

毛洪涛年少时曾经居住过的地方

“毛洪涛是我们从小看着他长大的,学习成绩特别好。他父亲早几年就不在了。”78岁的方老是京剧院的乐器师,在这里住了大半辈子。他告诉开屏新闻记者,毛洪涛出生、成长都在这个院子里,之后搬到了对面的南强街。

他说,毛洪涛的父亲毛云亭是河南人,最早是国防京剧团的演员,是一位南下干部,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来到了昆明,开始在云南京剧院,之后去了云南戏剧学校当老师,文革后回到了云南京剧院,“我们都管他叫毛书记”。他的母亲是一位银行会计。毛洪涛自小就在昆明长大,“看着这孩子长大,很不错的孩子,很爱学习,成绩好,他打小就在昆明长大。”

WechatIMG4275.jpeg

毛洪涛年少时曾经居住过的地方

南强街90号是毛洪涛在18岁之前住过的地方,这里有一幢至今是云南京剧院老专家的宿舍楼。开屏新闻记者在这里见到了79岁的老专家杨芝桂老人,她离休前曾是京剧团的一名文武花旦,“2009年之前,毛书记一家住在6楼,我经常可以见到这个孩子,很懂礼貌,很懂事,见到我们就主动打招呼。”杨老说,上世纪70年代末,她在关肃霜任团长的一团,之后调到了毛云亭任团长的二团,“听说之前他是唱武生,我来的时候他已经是领导了。”之后毛云亭调到院部做书记。

杨老说,毛洪涛在18岁上大学之前都在昆明长大,之后就在外地工作。在其父母尚在昆明时,常从四川回昆看望,大概十年前,他把父母接到了成都,“毛书记大约2012年过世了,他的妻子早两年过世,毛洪涛从接走父母后也基本没有再见到”。

家教严厉,是一个上进优秀的孩子

在毛洪涛的绝笔书里,他这样描述自己的少年时代:少年勤勉。而在众多认识他的人眼里,众口一词的评价是:上进、优秀。

在杨老的印象中,“最早住在宝善街京剧院的时候,他家的窗户正好对着我家的,我经常能看到这个孩子在窗前看书写字”,杨老说,之后两家人在一幢楼,常常看到毛洪涛在学习,不爱说话,有点内向,但是见到大人,特别礼貌地打招呼。他的父母家教特别严厉,把所有的心血都倾注在了他的身上。

方老也回忆,打小看着他长大,最优秀的就是外语,在那个年代,“很多孩子贪玩,成绩也不算好,但是这孩子不贪玩,外语不知道是去哪里学的,全院都知道这孩子外语好,后来还出了国。”

WechatIMG4276.jpeg

云南省京剧院

开屏新闻记者走访了好几位目前还生活在京剧院家属楼的离退休老人,他们都无一例外感叹:“那么优秀的一个孩子,实在太可惜了,这么年轻,不应该那么想不开,轻易就结束生命。”

“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小涛一直管我叫哥哥。”毛飞今年60多岁了,是重庆丰都人,他比毛洪涛大十多岁。自1986年来到昆明后,他曾有很多年的时间在云南京剧院从事水电工。“我听说他的事以后,两个晚上都没怎么睡,我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他会用这种方式离开。”毛飞说,有快二十年的时间,他都和毛洪涛一家相处,“小涛离开云南后,有什么事都会给我打电话,让我们帮他照顾一下父母。”

毛飞说,他认识毛洪涛是在他16岁时,1989年读西南财大,寒暑假时回家,毛洪涛都会在京剧院的录像厅勤工俭学,“他的父母是高知,家里不缺钱,他一直都很勤勉,在录像厅打扫卫生、收票、放录像之类的”,毛飞说,此后多年,他和他的父母相处,也常常电话联系,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独立、有才华、没有任何架子、懂礼貌。

毛飞的儿子比毛洪涛小10多岁,在多年的交往中,毛洪涛给过他思想上的帮助。小毛告诉记者,这些年交往不多,但是逢到年节都要相互问候,“毛叔叔回复很快,中秋节的时候,还发微信跟我说双节愉快。”

WechatIMG1085.jpeg

小毛记得2013年时,因为工作上遇到了一些困难,他特别难过不知道如何处理,于是发了一封邮件给毛洪涛,毛洪涛很快给他打了一个电话,“他在电话里安慰我,叫我工作上有难处不要怕,胆子放大一些,要学会思考,选准目标,有什么可以跟他交流,随时与他联系。”

但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从不发朋友圈的毛叔叔第一条和最后一条朋友圈是离世前与亲友的告别。他说,他在15号早上7点突然看到毛洪涛的朋友圈,就立即在微信上安慰他:“叔叔,你要多保重呀!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生活还要继续呀!还有那么多亲人朋友支持你呢!”

但是,那边已经没有回复,之后小毛在新闻上看到他离世的消息。

是一个低调、开朗、阳光、坦荡的人

“难以置信!他出过好多专著,他真的是个人才,而且他的性格很开朗,我绝对不相信他会这样?”毛飞说,十年前,毛洪涛的父母相继离世,他们的接触也很少了,但是每到年节,必要的问候毛洪涛从来没有少过。

他觉得毛洪涛是一个特别善于社交的人,他今天依然记得2000年毛洪涛在昆明一家酒店举办婚礼时,“特别会讲话,气质很好,特别自信。”

与毛飞一样,二十多年来,毛洪涛管杨晓萍叫姐姐,与她特别亲。杨晓萍比毛洪涛大10岁,在他1岁的时候就认识了,从小在一个大院里长大,父母不在的时候,照顾毛洪涛的任务落在了杨晓萍身上。“他婚礼的时候,他的丈母娘在台上这么说‘我的女儿和爱婿’,这说明他这个人真的很好的一个人。这十多年来,他们夫妻感情非常好,而且他特别珍惜我们这些从小一起过来的朋友。”

杨晓萍记得,毛洪涛从小的表现就是一个“小大人”,说话做事都是胸有成竹,在侨民小学读小学时,老师们都很惊奇,“说这个孩子长大一定会有出息,善于思考,成熟稳重。”因为学习优异,家庭环境和教育良好,毛洪涛不淘气,也很少跟同龄人玩,从无骄奢之气,“到今天都不会摆什么架子”。
“他从小就是一个有同情心和正义感的人。”杨晓萍记得毛洪涛3岁时,她养的一只小雏鸡死了,“哇哇大哭,哭了好久。”在少年时代,他看到小孩之间打架会去劝架,大人打自己的小孩,他也会打抱不平。杨晓萍觉得,后来他去读书、当老师、做官应该都是这样。

“他这个人脾气急,但是对人特别关心特别好,对人也很热情,不像小时候,倒是成年后变得开朗直爽随和,有时像小孩子,有什么说什么,朋友众多”,杨晓萍说,他这个人并不是一个心里能藏着掖着的人,很坦荡,学生特别尊重他,他也随时和学生开玩笑,就像朋友一样。

毛洪涛的父母还在昆明时,他每年都会回来很多次,“是一个特别孝顺的人”。杨晓萍说,毛洪涛是一个美食家,最喜欢吃昆明顺城街口一家的米线,每次回来都会邀他们这些发小去吃饭,也会邀他们的各位父母吃饭,给每个老人点一份他们喜欢的菜。

2017年杨晓萍去了一次成都,是最后一次见到毛洪涛,之后彼此忙也就再没有见面,只是在微信上姐弟互致问候。

对于毛洪涛用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杨晓萍觉得“不可能,一万个不可能”,她说他是一个善于跟别人沟通交流的人,走上这步他实在太遗憾,“他可以退而求其次,做一个纯粹的学者,我们不知道他究竟是为什么,我也很想知道,而且他的身体也还健康,”杨晓萍说,毛洪涛的故去,对她来说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一个在她心目里开朗、阳光、才华横溢、坦荡的人,就这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WechatIMG1083.jpeg

10月15日早晨6时许,毛洪涛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发出“绝笔信”后失联,随后成都市温江区警方介入寻找。10月16日当地警方通报,在江安河温江段一河道内发现一具男性尸体。经公安机关现场勘验,并综合前期调查走访工作,核实确认死者系毛洪涛本人,初步判断为溺水身亡,排除刑事案件。

10月16日晚间,据@成都发布 消息,成都市已成立由市纪委监委、市委组织部、市委宣传部、市委教育工委、市公安局组成的联合工作组,正在对有关情况进行全面调查。

在中国科技论文在线中这样介绍毛洪涛:教授、博士生导师、管理学博士、财政部全国会计学术带头人后备人选。1970年出生,云南昆明人。2003年破格晋升为副教授,2008年晋升为教授。2008年入选“财政部全国会计学术带头人后备人选”;2009年被批准为博士生导师。1996年9月至1997年2月参加中国人民银行首期BFT培训班脱产学习英语;1997年通过全国工商企业出国培训备选人员外语水平考试(BFT)和全国外语水平考试(WSK);1998年经申报获国家留学基金资助取得赴美留学资格;1999~2000年作为访问学者赴美国伊利诺伊大学会计学国际教育与研究中心访问学习一年。公开发表学术论文(包括英文论文)40余篇,会计著作10余部。近年荣获省部级科研奖励10余项次,省级学会优秀成果一、三等奖各一次。担任中国会计学会会计基础理论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会计学会财务成本分会理事等学术职务。

开屏新闻记者 邓建华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