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佳苑广场跳彝族舞的男子(组诗)|掌上曲靖

新城佳苑广场跳彝族舞的男子(组诗)

 

作者:付廷才

 

音乐流动,热血上涌

我想到秦砖汉瓦上

那些简单而朴素的日子

一天的耕作或狩猎过后

先人们赤臂披发,手拉着手

围着一大堆燃烧的意象

载歌载舞

 

我想到,从西羌到乌蒙、乌撒

穿过那些长势茂盛的彝文

熟悉的山寨,我敬仰的阿普笃慕

以盘古开天的神力

拨动江河日月、宇宙洪荒

开拓滇东北创世纪的

史诗和神话

如今,我的骨骸上

依然镌刻着当年的勇武

我以游牧的方式

带上我熟悉的毡衫、弓箭、火种、牛

羊以及图腾

在新城安置区,一块新的画像砖上

大秀新的舞技

 

钢厂印象

 

我不知道,这个坚硬的名字

是否在五八年被反复淬炼

煅造成一段狂飙突进的历史

用那些高大的华山松以及乔木

眼前,大片的土地裸露

那些红色的伤,痛在几代人的心里

村支书告诉我

历史的后遗症——

季节性缺水。趴在干瘪的胸膛

那些村落、庄稼和牛羊嗷嗷待哺

经过村道,挖掘机正在作业

以外科手术的姿态,切开土地的肌肤

植入一项引水工程——

这大地心脏的支架

起搏着脱贫的脚步

我似乎看到大片的麦苗

正饥渴地吮吸着

朱熹的诗句

 注:钢厂,曲靖市会泽县驾车乡贫困村 

在韩老三家屋头

 

一链串的娃娃

一个比一个大点

韩老三抱着最小的,拉着次小的

一簇簇枯黄的头发

种在预脱贫的路上

像干旱少雨的草蓬

一家八口,吃着四个低保

仍旧面黄肌瘦

“不要再生了啊”,驻村队员说着

墙挑梁的危房改造了

屋里却像垃圾场

难以下脚的脏乱

这好像跟贫困无关,跟缺钱无关,

跟水龙头的欢声笑语无关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暮归的我们

身后背着沉甸甸的夕阳

行在屋基道中

开车不熟,只好摸索着

路牌和那些陌生的语词

就像,村民劈开刺棵,

在镰刀的光芒里  突围

用柏油书写一段

九曲回肠的传奇

这几辈辈人的念想

这舞动晨曦、浓墨重彩的一笔

从美学的角度,绕过
一幅巨大的壁画

穿过我们的脏腑

这缠绵悱恻的路途

是喂养村庄的脐带

在今天,却驮着进山的我们

寻找那些

破茧成蝶的  故事

注:屋基,曲靖市会泽县驾车乡贫困村

长坪子安置点

把散落的星光收集起来

把散落的瓦片收集起来

把散落的疼痛收集起来

把散落的汗滴收集起来

汇成一股牛劲,在荒坡上

用挖掘机、钢筋和水泥

种植城市的思想

每户一幢新居,

一个院落,一副栅栏,一帘幽梦

一排排、齐壮壮的,如雨后的庄稼

和那些拔节的热望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