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官之战·会泽篇 | 格桑花盛开乌蒙之巅|掌上曲靖

   

云南省曲靖市会泽县的会泽公园内,矗立着一座巨大的铜钱雕像,一座桥从钱眼中飞跨而出,仿佛诉说着历史上“钱王之乡”的辉煌。但你可能想象不到,受自然条件的制约,这里是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是上海对口支援最后7个挂牌督战县之一。上个月,记者走进会泽,记录这个千年古城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历史时刻。

督战村的最后一公里

在全国1113个挂牌督战村中,会泽就占到了113个。会泽县委常委、副县长,上海宝山区挂职扶贫干部张元军告诉记者,上海援滇资金主要用于助力补齐产业发展和基础设施短板,拓宽贫困户增收渠道。而对于很多住在大山里的老百姓来说,道路建设是所有基础设施建设中获得感最强的。

会泽县城航拍。

51岁的李美英住在宝云街道交支村的王家屋据,这是一个大山里的小地名。从山脚下的交支小学开车到王家屋据,只要几分钟时间,而这得益于今年建成的一条约4米宽、920米长的水泥路。路的两旁,新种的格桑花随风起舞,给这个小村庄点缀了一抹亮色。这条路是交支村使用上海社会力量帮扶资金加上村民投工投劳,共同建成的8条村内道路之一。

交支村新修道路。

李美英告诉记者,以前去山下赶集买东西,需要背着背篓走一条只能供一人通过的山间泥路,非常不便。一到下雨天,都是很深的泥塘,真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鞋子总是脏兮兮的。当得知村里修路需要劳动力时,她家就积极报名。在修路过程中,当挖机挖路基时,包括自己儿子在内的男人们在后面用锄头清理路面,她和其他妇女跟在后面用板锄抓土。

为了节约有限的资金,村民们都参与到修路中来,除了购买原材料、支付设备费用和技术工的工钱,其他都通过村民自治解决。在浇上水泥后为了固定两边路沿,村民们还把自家的铁板、床板等都拿了出来用。原来只能做到1.2公里路的资金最后做到1.8公里。

交支村第一书记张正美介绍,为了早日完工,大家常常下雨天也干活,经常干到中午1点钟还顾不上吃饭。在泥泞的山路上挑石头,不叫一声苦和累,大家知道这是在为自己的家园干活,许多村民还自发送上食物。

交支村总支书王开贵补充道,村里70多岁的老人杨巧兰亲手煮了洋芋、鸡蛋、苞谷(玉米)送给做工的农户吃。这条路修通后,也大大方便了农产品的运输。猪、羊之类的家畜养大了就有商家开车上门收购,在价格上面能卖多点钱,不会像原来那样要花一天时间赶到六公里外的集市去交易。在修路的同时,村里还安装了太阳能路灯,建起了13个垃圾池。

太阳能路灯。

昔日荒山变金山银山

如果说基础设施的建设方便了大山里村民的生活,那么产业的发展给村民创造了致富的机会。9月12日,记者来到古城街道青云村和水城社区之间的雪桃基地,看到成片成片的桃树已经结满了果子,一个个都用纸袋包好,再过半个月,就能采摘上市了。基地负责人吕小奎介绍,这边海拔有2400多米,二三月份下雪时雪桃树开花,9月中旬到10月中旬雪桃成熟。虽然雪桃的生长周期比其他品种的桃子要长,但营养丰富,售价也更高,今年是第一年正式上市销售。

雪桃。

吕小奎,水城社区人,14岁就去昆明打工学技术,后做消防工程攒了点钱。谈起返乡的初衷,他说:“雪桃基地所在的这片山原来是非常缺水的荒山,只能种点玉米和土豆。而我父亲的坟地就在这里,每次回来上坟时看着这片土地撂荒很可惜,年轻人又都外出打工,小孩子留给老人无法得到很好的照顾,我就想给这边的老百姓做点实事。”

2015年上半年,吕小奎到处去看去学,寻找耐寒耐旱的种植品种。定下来种雪桃后,请来专家进行技术指导。2015年下半年,桃园开始土地流转和基础设施建设,2016年1月开始种植雪桃。2017年又开始种植雪山梨、车厘子和苹果,同时进行肉牛养殖和生猪养殖,形成了种养循环模式。

他表示,通过上海的帮扶解决了水、电和路的问题。雪桃种植面积有1300亩,盛果期产量超过1500吨,产值超过3000万。接下来准备打造农旅文一体化发展,让农户学技术学管理后,公司以反承包模式,划片区给农户种植管理,公司统一标准,经营销售。

雪桃基地。

48岁的胡国林是青云村村民,已经在基地工作了四年多,家里有6口人。他告诉记者,以前因为缺水,要花个把小时到3公里以外的地方去挑水,2桶水可以用一天,洗脚洗脸后都舍不得倒掉,要留着喂猪。就算收成好,自己一年也只有三千多元纯收入,大女儿读到初二后实在供不起只能辍学。

雪桃基地建起来以后胡国林的生活就不一样了。水管从基地的蓄水池一直通到村里,水的问题解决了,家里用上了太阳能热水器。他和妻子两个人都在基地打工,包午饭和晚饭,夫妻俩一个月就有5000多元工资,加上每年1万多元的土地流转收入和贷款分红收入等,一家人一年可以存下5万元。胡国林小女儿在昆明上大学,他说:“1万多元的大学学费我们完全付得起,以前我们是贫困户,现在是万元户啦。”

八万多人易地搬新居

易地扶贫搬迁县城集中安置点。

地处乌蒙之巅的会泽县有近40万人居住在深山区、石山区、高寒冷凉地区和泥石流滑坡地带,资源承载能力严重不足,公共配套成本过大,扶贫难见效、易返贫。

搬不动山,就搬人。

为从根本上解决深度贫困地区群众的脱贫和发展问题,彻底斩断穷根,阻断贫困代际传递,全县建设了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区102个,搬迁安置2.6万户10.2万人。其中,县城安置1.9万户8.2万人,占总搬迁人口的80%,截至6月底已全部搬迁入住,这里也成为全国最大的易地扶贫搬迁县城集中安置点。

为确保搬迁群众“搬得进、稳得住、逐步能致富”,着力抓好医院、学校等配套建设和后续扶持是沪滇协作的工作重点。今年7月投入使用的以礼街道卫生服务中心就是沪滇健康扶贫协作项目之一。院长张荣超介绍,该中心总面积3000多平米,以公共卫生服务为主,以中医为特色,承担预防保健、基本医疗、健康教育、计划生育技术指导等综合卫生服务功能。“易地搬迁的人群中,以老年人居多,年轻人很多在外面打工,所以老年人慢性病的诊治是我们的工作重点。”

9月14日,记者在现场看到,崭新的医院大楼宽敞明亮、科室齐全。位于三楼的中医馆设置了中医诊室、中药房、理疗室等中医药服务设备设施。清洁工邹配珍正在认真拖地。她告诉记者,自己是建档立卡户,原来住在矿山镇老坪子村的大山里,出行非常不便,到镇上看病要走十几公里,房子是土坯房,平时种地、喂猪,没有什么固定收入。如今易地搬迁后,一家六口住上了120平方米的大房子。她自己通过家政公司介绍来到医院上班,一个月能拿1400元,做得好还能加钱。上班骑自行车只要10分钟,以后公交开通后3-5分钟就够了。

搬迁户中有很多是留守妇女、老人和残疾人,搬迁后他们的就业是一大问题。沪滇资金在安置点通过扶持扶贫车间,可覆盖建档立卡贫困户455人。扶贫车间用工门槛相对较低,方便了老弱病残等就业困难人员就业增收。

记者来到沪滇资金扶持的奋精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厂房看到,工人们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绕线、转线圈、点焊、点胶、注塑和抛光等马达转子的流水线生产。29岁的王前燕目不转睛地盯着一台显微镜进行检测工作。王前燕说,她目前实习期能拿到1500元,转正后可以达到2500元左右,做得好还可以更多。王前燕以前住在马路乡荒田村,土房子漏风又漏雨,如今一家三口住上了60平方米的电梯房。她说:“我虽然高考达到了专科线,但因为家里穷供不起我继续读书,只能高中毕业就种地了。希望孩子能够努力读书,考上大学。”

工厂流水线。

46岁的主管邱少林前几年在深圳打工,学了点技术,今年搬迁过来后在业主群看到招工信息,和妻子一商量就决定一起回来就业。“离家近、安心,还能照顾老人,存下的钱比在深圳的多。”

扶贫之路,无怨无悔

“我们要拿出最好的东西到上海去,只许搞成功,不许搞失败……”9月13日下午,会泽县副县长张元军召集8位当地企业家和另外3位宝山区援滇干部开会讨论关于9月下旬前往上海召开农产品展销会的相关事宜。张元军告诉记者,这次完全是自发组织的活动,非常不容易,但他没有半点私心,希望更好地推广当地优质的农产品。

张元军(中)。资料图

张元军今年50岁,原在宝山区区级机关党工委任副调研员。去年7月一到会泽,他就开始走村入户做调研,每一个项目从前期规划到推进验收,一点也不放松。他认为,国家资金做大项目,沪滇资金要拾遗补缺做精准,做当地所需、上海所能,不能浪费。

一年多来,看着一个个产业慢慢起来,山区老百姓家门口的烂泥路变成水泥路,当地教育医疗大量引进上海资源,他感到很有成就感。除了沪滇项目,张元军还要分管当地市场监管工作。只要有时间,他就会早上五六点或晚上十一二点去察看农贸市场,规范市场秩序。平时他不仅自己资助贫困学生,还发动朋友帮助更多的贫因学生。他不愿意看到优秀的孩子因为贫困而放弃学业,“参与到脱贫攻坚中来,我的人生变得丰满了,我想尽我所能帮助更多的人”。

和张元军同一天到会泽工作的还有会泽县扶贫办副主任曹玉峰。记者在采访的一周时间里,经常看到曹玉峰拿着两个手机,一个手机看文件,一个手机打电话,不停地核实修改内容,工作较真是他的特点。如果不来这边,曹玉峰想象不出会有这么大的差距。有一次下乡,他遇到两个小女孩,看上去只有八九岁的样子,但其实已经上了高中,明显是营养不良。两个瘦小的身影,让他至今难忘。

曹玉峰。

做扶贫工作,就要融入当地。记得第一次吃到村民送上的“灵芝烤鲍鱼”,一看其实就是“牛粪烤土豆”。虽然一开始有点难下咽,但看着村民纯朴真诚的目光,曹玉峰吃得很香。

让他最挂念的还是在上海上初三的儿子。从小学到初一,一直是他辅导功课,但来到会泽后,孩子的成绩就开始下降,“我最近一直在视频和他谈心,希望他能够自己要学习,自己不要,别人再想帮也没用啊。”

除了三年工作期的张元军和曹玉峰外,管春晖和张饶雄是一年期。管春晖今年7月离开了只有2岁半的孩子,来会泽负责督战村的项目工作,“虽然我只在这工作1年,但也不想荒废,希望实实在在为老百姓做点事情。”

张元军(右三)、曹玉峰(右二)、张饶雄(左三)、管春晖(左二)。资料图

在会泽农业农村局做消费扶贫工作的张饶雄因为经常下乡跑项目,脸黑得像包公。他说:“因为高原反应,晚上睡觉大家都睡不好,经常会醒,饮食习惯也不一样。但我们还是挺开心的,四个人能够住在一块、吃在一块,互流交流,后方力量也支援得较多,这是一次非常难忘的经历,以后一定会成为人生中一次最美好的回忆。”

【脱贫者说】

云南省曲靖市会泽县娜姑镇白雾村村民 陈南华

我23岁那年,有天早上睡觉醒来脖子不能动了,以为是落枕就没舍得去医院,没想到就一直没有好,我的背躬着直不起来,脖子不太能动,只能靠肩膀转动。我生病没多久,父亲得了风湿病,不能干重力活。我的母亲脑梗也有七八年时间了。

我以前靠种地打临工为生,除了自己的两个孩子要照顾,我老婆的哥哥生病去世后,我还负担起了他女儿的生活,料理了岳父岳母的身后事。生活很艰难,也多亏了邻居的帮衬,有钱的给钱,有米的给米,让我很感动。

稻虾田。

去年底,上海原心生态农业有限公司来到村里办稻虾养殖基地。今年3月份,经村干部推荐,我来到基地工作,成为了这里的一名工人。刚开始什么也不会,基地负责人就手把手地教我,慢慢地我学会了小龙虾的养殖技术。现在白天主要从事饲料投喂、清洁防护等全过程管理,晚上在这边看塘,观察小龙虾的状况,做好防护工作,一个月可以拿到4000多元。我老婆也在这边工作,种水稻和茭白,一个月有2000多元。

扶贫干部曹玉峰与陈南华(左)交谈。

我对现在的生活挺满意,希望能多存点钱,早日把去年盖房子借的钱还掉。

【帮扶大事记】

2017年12月明确上海市宝山区与云南省会泽县建立对口扶贫协作关系。

2017年在古城街道青云村投入沪滇帮扶资金,惠及建档立卡贫困户237户603人。

2018年1月8日,宝山区与会泽县签定“携手奔小康”扶贫协作协议。

2018年,在被列为国务院扶贫办连片特困地区建档立卡贫困村观测点的老厂乡雅地窝村,投入援滇资金,实施产业扶贫及村功能提升项目,村基础设施得到改善,产业发展基础更加坚实,“生活美、环境优、设施全、产业兴”的特色美丽乡村在雅地窝村逐渐显现。

2019年,实施大桥乡错初村千亩草莓种植基地基础设施配套工程,者米村、凉水村农田灌溉工程,有效解决了9200亩土地改良、灌溉用水、用电和道路问题。

在区县携手奔小康结对帮扶的基础上,深化镇县、镇乡、政企、村村、村企之间携手奔小康结对帮扶关系,为加深两地合作交流搭建了“连心桥”。上海市属国有企业2个,宝山区下属32个村102个企业参与帮扶会泽县脱贫攻坚工作。

2020年,实施娜姑镇石榴种植基础配套设施建设,惠及建档立卡户210户795人。紧扣“两不愁三保障”基本要求,为方便搬迁贫困群众就近入学和就医,投入援滇资金在易地扶贫搬迁县城安置区实施街道卫生服务中心和幼儿园建设项目,惠及建档立卡户8762户37505人。

大井镇农产品交易市场。

2020年3月,大井镇农产品交易市场建成投入使用,占地5000余平方米,彻底解决了大井镇多年来以路为市、露天交易、当地群众农产品交易难的问题,项目同时激活了整个集镇建设热潮,投资得到有效拉动。

消费扶贫生态农场。

2020年3月起,宝云街道对城郊的扯戛社区进行统一规划,在新房子村流转土地260亩,建设会泽县首个“消费扶贫家庭生态农场”,规划露天种植区60亩,大棚种植区200亩,每亩划分为14个家庭农场,每个家庭农场栽种面积为30平方米。市民通过每年支付1800元-2200元的服务费就可以认租、认种一块,可以自己种,也可按自己的喜好交由贫困户管理种植,所有产出均归承租市民所有。

2020年5月31日,上海市社会力量助力会泽县挂牌督战工作启动仪式暨签约仪式在会泽举行。截至目前,上海共组织102家企业和社会组织结对帮扶会泽县61个挂牌督战村。

今年以来,全县通过一体化推进“挂牌督战”和“挂牌作战”,全面发起“百日总攻”,全县贫困人口稳定实现“两不愁三保障”,脱贫攻坚刚性任务全面完成,达到摘帽条件。从7月份开始,全力开展“百日提升”行动,进一步提高脱贫的质量和成色。

记者手记>>

盛开的格桑花 幸福的脱贫路

“格桑花儿开,浪漫染云彩。花蕊捧着心,花瓣牵着爱……”印象中,在涉藏地区才有的格桑花,记者却在会泽采访时随处可见,公路两边、山路两侧、稻虾田旁……姹紫嫣红的花儿随风起舞,竞相开放。

“为什么会种格桑花?”我很好奇。

“因为这种花好看啊,可以美化人居环境!”宝云街道党工委书记杨雁频说。

“我们自己买来随便种种的,点缀点缀,好看!”白雾村稻虾养殖基地负责人陈善兵说。

“在两旁开着格桑花的公路上开车,是一种享受。”司机汪庆冬说。

在藏语中,“格桑”是“美好时光”或“幸福”的意思,所以格桑花也叫幸福花。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在蹲点采访的一周时间里,我看到了许多曾经的建档立卡户,通过政府和社会力量的帮扶,靠自己的双手和努力,过上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生活。吃穿不用愁,孩子有学上,看病有报销,土房变楼房,出行方便了,还能在家门口就业,日子一天比一天好。

白雾村村民陈南华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最深刻,生活好像一直和他过不去:身患残疾、父母重病。即使这样苦,在妻子娘家遇到困难时他也是尽力帮助,抚养舅子去世后舅子妻子离开留下的女儿。他说,他本来可以早点盖房子,但负担太重了,没办法。多么善良的一个人,生活再苦也咬牙挺住,终于在今年开始了他的新生活。

俯瞰白雾村。

如今,陈南华们笑得是那么灿烂,就像盛开的格桑花一般美丽。

新民晚报记者 屠瑜

图片除注明外均由王凯拍摄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