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骗套路多,鞋圈变身“韭菜园”|掌上曲靖

“本案被害人以‘95后’‘00后’为主,且多为在读高中生或大学生。”近期,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对一起谎称销售限量版鞋子进而实施诈骗的案件进行了宣判,以诈骗罪对俞某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3万元。这起案件暴露出针对年轻人的鞋圈诈骗的冰山一角。

1


不到一个月,诈骗30余万元


检察机关指控,2020年3月底至4月间,俞某通过伪造聊天记录、指使他人冒充卖家等方式,谎称自己有阿迪达斯、耐克等限量版鞋子可以销售,骗取多名被害人30余万元。2020年4月29日,俞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到案后如实交代了事实。

俞某供述称,其从事“炒鞋”生意已有四五年,之前一直可以正常交货,因为经营出现亏损,导致资金链断裂。为了掩饰自己实际上已无法发货的事实,继续吸引客户下单,俞某指示别人伪装成其上家,再让“上家”谎称手里有货,从而不断地对客户提出延迟发货的请求。

法院认为,被告人俞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公诉机关的指控成立,法院予以支持。被告人俞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且认罪认罚,依法从轻处罚。

2


眼见不为实,鞋圈套路多


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 除了一些“短平快”的骗局,鞋圈的不少诈骗往往是放长线,钓大鱼。

——先骗后宰的“杀猪盘”。“在不少案件中,双方都经过了长时间的正常交易,卖方还会在价格上有所优惠以吸引买家,可谓‘物美价廉’。”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北蔡派出所办案民警孙晓峰说,在取得买方信任后,一旦有大笔订单交易,大额款项入账,就可能突然失联。

“卖家通常不会完全不发货,偶尔会发个一两双来吊着被害人,也给我们判别是否属于诈骗带来难度。”孙晓峰说。

——“水军”埋伏“炒鞋群”。南京大学生卢某是一名狂热的球鞋收藏“发烧友”,去年3月加入一个限量版球鞋销售交流群。群内网友活跃,很多人都向群主买了鞋,还表示收到货,经鉴定确认为正品。于是卢某也放下戒备心,3个月内累计汇给对方38万元买鞋。不想只有前两单收到鞋,之后对方以海关检查等各种理由推迟发货,最后干脆将其“拉黑”。

南京警方表示,那些“活跃的网友”其实是“水军”。他们会组建若干个“炒鞋群”,每天发布“炒鞋”拿货成功的“讯息”,对新入群的“小白”进行洗脑。

——伪造单据视频,假装有货。在广州市从化区人民法院7月判决的一个案件中,谭某某说,4月底开始,骆某某向其订购100对耐克拖鞋、30对耐克空军、6对耐克倒钩、2对阿迪达斯亚洲限定等。由于自己也是从实体店老板或通过炒鞋拿货,因此无法处理此类批量订单。谭某某为了取得对方信任,虚构自己有现货,并发送仓库视频给买家。

3


年轻人易上当,“炒鞋族”难维权


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一旦遭遇爆雷,年轻人往往维权无门。“在案件调查中,对方是否有稳定合法的货源是重要的标准之一,如果有稳定合法货源,就只是一起买卖纠纷。”孙晓峰说,由于目前很多都是网络货源,因此认定难度极大。

此外,因为交易大多通过网络进行,双方仅有虚拟信息,也给办案带来巨大的挑战。“不少人来报案,仅有对方一个微信号,而人很可能在外地,这大大增加了破案成本。” 孙晓峰表示,相比于被骗人数,来报案的还是少数。

警方提醒,“炒鞋”本质上是一种饥饿营销,背后暗藏套路,有推波助澜的“庄家”,有风口浪尖捞油水的“散户”,有套路高深的“骗子”,最后骗的都是不懂装懂的“萌新”。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法官于淼表示,炒鞋案件的被害人中,不乏高中生、大学生,他们由于赚钱心切、社会经验不足等原因,一步一步放松了警惕,最终导致“鞋财两空”。对学子们来说,学业才是第一位的,如果想要创业赚钱,“炒鞋”亦非正道,对此必须有明确清醒的认识。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