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四方井菜市场之蝶变看罗平美丽县城建设|掌上曲靖

蝶变,指的是毛毛虫从蛹化蝶的神奇过程。我家附近的四方井菜市场,自罗平开始“美丽县城”建设以来,也发生了从蛹化蝶的过程。

四方井菜市场位于团结街和龙门街交汇处,明清之际因为有一口供周围居民取水饮用的四方形水井而得名。改革开放之后,由于周围菜农都把各种蔬菜挑到这里来售卖,慢慢沿街发展出一条直线形的菜市场,一头连着振兴街,一头连龙门街,边上是鲁沂河。之前由于菜市场及周边的污水无处排放,自然流入河内,鲁沂河成了污水河。再加上沿街的卖菜摊位缺乏管理,菜农推着三轮车占道经营,导致整个菜场通道非常狭窄,经常又有汽车挤进来,造成严重的交通拥堵,要买菜的进不去,买完菜的出不来,只等在原地干着急。

饮食是生活的头等大事,我每天都得去四方井菜市场买菜。因为它离我家最近,还因为周边的菜农多,这里蔬菜新鲜又便宜。但进菜市场却是我最怕的一件事:一是“怕臭”,炎热的夏天,走进菜市场,腐烂的菜叶以及河中污水,公共厕所时刻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气味,让你买个菜都得学会“憋气功”。时常看到一些人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提着菜篮子小跑出菜市场。

二是“怕脏”,菜市场人员密集,再加上买菜卖菜的人随意丢弃垃圾,卫生打扫又跟不上,经常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晴天一阵风吹过,灰尘、塑料袋、卫生纸、零食袋漫天乱飞,不论你穿的衣服多干净、豆腐西施做的豆花多新鲜都得蒙尘染垢。更糟糕的雨天,菜摊流出来的脏水,肉摊流出来的血水,宰鱼杀鸡的污水混合雨水汇集在地面上,四方井菜市场成了一条“污泥街”,不管晴天雨天,去买个菜都得穿水鞋。那时候全家人谁都不愿意去卖菜,去买个菜像去参加一场战斗,经常搞得裤腿上、鞋子上到处是泥浆。

三是“怕吵”,由于街道拥挤狭窄,摊主占道经营,有的菜农推着三轮车买菜,相向而来的两辆三轮车就把整条街堵得水泄不通,紧接着叫喊声,抱怨声,争吵声,电瓶车的喇叭声不绝于耳,让你买个菜都不胜其烦,生怕撞到那些堆得如同小山一样的菜堆,闯倒了你就得吃哑巴亏。

四是“怕偷”,由于人员密集,这里是小偷的最佳作案地点,发现目标(大多是妇女和老人)就紧跟其后,寻找最佳时机掏出夹子或是刀片马上下手,见啥偷啥,什么现金、手机、甚至是背箩里的猪肉、香油等等都不放过,摊主看见了也不敢吱声。但凡敢提醒顾客,小偷团伙就会让他们无法再在这里卖菜营生。

十九大以来,脱贫攻坚,扫黑除恶、提升人居环境、振兴乡村、建设美丽县城等一系列惠民利民政策的有序推进和实施,让这个小小的菜市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今的四方井菜市场从头到尾焕然一新,扫黑除恶把小偷扫了个精光,“小偷”二字都快被我们遗忘了。厕所革命把公厕变得干净整洁。宽敞的门口,醒目的标识,明亮的玻璃窗户,洁白的瓷砖,洗手液、烘手器、卫生纸、感应冲厕,香薰和绿色盆栽让公厕变得明亮整洁,再也不会发出阵阵恶臭。污水河也被彻底清理,所有污水全都进入地下管道,在管道的上面建设了固定菜摊,原来的直线型菜市场变成了“中”字形菜市场。路边的违规建筑、占道菜摊全部清除,菜摊中间的道路阔宽了一倍多,真正做到了“还路于车、还市于商、还道于人”。一位坐在自动轮椅上的大妈非常感慨地说:“美丽县城的建设好啊,像我这样的残疾人现在也能来这里买菜了。”卖菜的大姐接过话说道:“以前半夜就来占摊位,起早贪黑没赚几个钱。现在好了,摊位固定,只要菜新鲜就不愁卖。价钱又好收摊又早,加上扫个二维码就收钱,不找零、不补钱,比以前卖菜可轻松多了。”

其实,四方井菜市场的变化只是罗平“美丽县城”建设的一个缩影。从古色古香的民国风情街,到充满浓郁民族风情的布依风情街、苗族文化街、彝族特色街,再到茶吧酒吧街、小吃一条街,我们的大美罗平正在聚焦“干净、宜居、特色、智慧”四大要素,把产业、文化、旅游、民俗聚为一体化的要求,正高标准推进主题街区的规划建设。建设后的罗平县城将花团锦簇、绿树成荫,民族特色凸显,城市的颜值和文化内涵将得到全面提升,罗平的旅游业将进入内涵式发展的新阶段,罗平的父老乡亲将享受到更加智慧便捷的生活方式,更加整洁干净的人居环境,更加健康向上的精神风貌。

破土出笋,茧化蝶飞。愿我的家乡迤东罗平的明天更加美丽。

曲靖日报特约记者 陈亚利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