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作家段平骏马奖获奖感言|掌上曲靖

段平

段平:男,回族,1959年生于云南普洱。云南省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著有长篇小说《国防军》、长篇报告文学《逐梦元阳》等。


上世纪50年代的最后一年,我出生在西南边陲的一座军营。这是陈赓麾下的一支英雄部队,战功卓著,英雄辈出。记得孩提时最大的梦想就是快快长大,早一天成为这支军队的一员。

1979年7月,在总参通信兵英模报告会上,我遇到了父亲原部队的通信营长,这位营长不敢相信地看了我半天,然后说,你小子也参战了?

是啊,我终于成了你。

小时候喜欢看书,退役时依战功可自选任何一家单位,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图书馆。古人云,文可兴邦治国。文学对人的教化在某种程度上甚至超越了法律,而且是潜移默化、不知不觉中完成的。这就是文学的魅力。如果不是在《普通一兵》《林海雪原》等作品的伴随下长大,入伍刚两个月、全身多处负伤的我,是不可能在副连长牺牲、排长失踪的情况下,带领全排连续夺占两个阵地的。

可不可以成为另一个你?

1985年,小说处女作《二年兵刘四娃》幸运地上了《解放军文艺》,让我看到了一线曙光。

这个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气概,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会屈服于敌人!1997年,反映转业军人的中篇《林木乡长》被《中篇小说选刊》选载后,知名作家彭荆风在《文艺报》发表了题为《感受崇高》的评论文章,一针见血地告诉人们,英雄是一个国家的脊梁。一个不崇尚英雄的民族,是没有前途和希望的民族!

我的父母都是军人,但在我的名字里,他们寄寓的却是和平。

因为和平才是军人的最高追求!

但有时候,正如古罗马人韦格修斯所说,如果你想要和平,那就准备战争。这是逼不得已的事情。而为了不战而屈人之兵,除了军队的准备,就是我们大国重器的铸造者,我们的科学家了。

作为一个长期从事军事题材创作的文学人,一个老兵,为他们而歌,我责无旁贷。同样,我想骏马奖授予的不是我,而是千千万万个像宋文骢那样铸就大国重器的英雄!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