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野生菌:一朵小伞在长大|掌上曲靖

每年雨季

都是云南野生菌上市的时节

每一场雨过后

菌子在山间

在林里

一窝窝冒出头来

拉开了一场美食盛宴的序幕

也打开了很多云南人致富的门


云南,是名副其实的“野生菌王国”


全国市场上的野生菌近7成来自云南。


滇中是产量最多,品种最丰富的产区。以楚雄为中心,南华、师宗、武定都在这个范围内。牛肝菌是这里最有代表性的菌子,但在楚雄著名的南华市场上,几乎其他产区菌有的菌子,这里都可以找到。


陈飞 摄


滇北则以迪庆香格里拉最为出名,包括大理、曲靖、怒江以及昆明周边的嵩明、宜良、富民、禄劝、晋宁。迪庆的菌子品种相比其他地区并不丰富,但却是松茸最著名的产区。高海拔、人口稀少,位于青藏高原东南边缘,三江并流于此,少受人为干扰的自然环境,还有适宜松茸共生的针叶林,都让这里成了名副其实的“松茸之乡”。


滇南因为气候温热,是三个产区中菌子品种和产量最低的地方,但也因为温热,这里的菌菇旺季也早于其他产区。普洱、临沧、红河、西双版纳等地区都属于滇南产区,盛产干巴菌、牛肝菌、鸡枞菌、鸡油菌、红乳菇、竹荪等。


南华:力争建成全国最大的野生菌交易集散地

南华县第十七届野生菌美食文化节 陈飞 摄


近日,南华县第十七届野生菌美食文化节暨农民丰收节系列活动拉开帷幕,以野生菌为主角的各类活动相继展开。


南华县第十七届野生菌美食文化节 陈飞 摄


南华得天独厚的条件,孕育了丰富的野生菌资源,是全国最重要的野生菌产地和最大的野生菌交易集散地,先后被授予“世界野生菌王国”“中国野生菌之乡”“中国野生菌美食县”“松茸之乡”称号。


资料图:南华县野生菌特色小镇建设项目 张彤 摄


目前,野生菌已成为南华脱贫致富的支撑产业。据南华县副县长王体智介绍,南华县野生菌特色小镇建设项目是全省105个特色小镇之一。下一步,力争把南华野生菌小镇建为“全国最大的野生菌生产加工基地和体验中心”、“全国最大的野生菌交易集散地”和“以野生菌文化为主题的旅游目的地”。


木水花市场:直播卖菌成潮流


图片来源:人民网


云南木水花野生菌交易中心作为全国最大的野生菌市场,野生食用菌交易量占云南省的90%,占全国的80%。货品不仅供应国内市场,松茸、牛肝菌、松露等还远销韩国、法国、意大利等四十余个国家。


今年,云南木水花野生菌市场热闹非凡,直播卖货更是成为野生菌交易的一股新潮流。主播们手持直播设备,依次介绍各家野生菌的种类、价格、品质,如果有人下单,就让摊主现场打包。


图片来源:人民网


“最高峰木水花市场通过直播销售出去的菌子占到了当天销售总量的50%以上,现在直播销售的菌子占到了当天销售总量的10%。”云南木水花野生菌交易中心总经理成爱丽表示,市场里直播卖菌已是潮流,尤其在疫情期间,外省客商难以来现场,直播卖货成为商户们销售的重要手段。


成爱丽介绍,市场里销售野生菌的商家最多的时候能达到1171户,现已上市了20多个野生菌品种,日交易量达到100吨。


松茸的“出滇”之路

图片来源:新华网


8至11月是食用松茸最佳的时节,在众多的野生菌中,松茸因为气味松香,口感爽滑,成为众多食客们最爱的云南味道。但由于松茸的活性物质非常容易流失和变质,所以寄递过程至关重要,不仅要求保鲜,更要保质。


图片来源:新华网


松茸等高端生鲜物品通过冷链车直接运达云南邮政航运中心后,会由专人接收转移至冷库暂存。通过恒温系统控制,冷库的温度恒定在3℃、湿度保持在45%-75%,以确保松茸的新鲜。松茸在通过分拣、安检之后,经空运抵达亚洲第一的南京中国邮政航空集散中心,并送往全国各大城市。


图片来源:新华网


陆运的松茸将会通过冷链车运抵云南邮政陆运中心进行智能化分拣。新型双层包裹分拣机能够对大件、小件等不同规格的邮件分拣处理,可以说是“邮件分拣机器人”。分拣机呈闭合环形,邮件通过条码扫码器扫描,系统会自动识别邮件地址通过传送带送往指定的分拣道口,分拣效率每小时能达到3.5万件。分拣后的松茸会直接送进冷链车,运往云南各州市及邻近的省份。


云南野生菌的“云上之旅”


图片来源:春城晚报


从批发到零售,从直播到外卖,云南的野生菌已经走上了数字化的道路,并从云南走向世界。6月以来,野生菌线上销售订单需求猛增,在天猫店下单,鲜货野生菌从采摘到摆上京沪吃货们的餐桌,野生菌的“云上之旅”只需2-5天。


如何使云南野生菌这一小众的食材类别,让更多的消费者认识并喜爱?互联网数字化电商无疑是最佳的平台和机遇。


图片来源:春城晚报


“每天都会在淘宝直播,向全国销售云南的野生菌,看中谁家的菌子,现场打包快递,第二天就送到你的餐桌上。”一野生菌摊主介绍。野生菌的价格浮动较大,如干巴菌等价格一直较贵,达到2000元一公斤,很多人过去只能望而兴叹。部分野生菌摊主就通过支付宝花呗分期、支付宝消费券招揽本地生意,成交量也有所上涨。


新一代卖菌人通过电商平台、新零售平台,将野生菌从云南大山卖到全球餐桌,而从云端到接地气,这样的无缝转换也无处不在,商户的销售模式也从传统走向数字化。


“杀鸡取卵”式的采集

资料图


在野生菌产业风头正劲的背后,一些科研工作者却隐隐担忧。


虽然从数据上看云南野生菌的产量在逐年增长,但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采摘范围随交通的发展在不断扩大,且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采摘当中。


楚雄永仁出产的松露


因为缺乏科学知识,农户们往往在夏天采摘其他菌子的时候就把松露也一起挖了。不仅品相和口感不好,卖不上价钱,还破坏了整个生态环境,导致产量急剧下降。以怒江州的贡山县为例,10年前松露的年产量可达12吨—15吨,但去年已经下降到了1吨左右。


香格里拉松茸


在香格里拉,越来越多出现“杀鸡取卵”式的采集。一面是云南松茸在日本、欧洲等国外市场被高度认可,一面是各种媒体就此背景地推波助澜,松茸价格水涨船高,市场上的也把吃松茸和身份尊贵连结在了一起。


除了过度采集,采摘过程中的粗暴、落后,导致环境被破坏,也对野生菌的产量造成影响。


缺乏规范 市场良莠不齐


无序采摘,也是造成一些地区野生菌资源持续遭受破坏,越采越少的重要原因。云南野生菌行业在采集、运输、加工这些环节中,缺乏行业共识和规范,让市场良莠不齐。


在采集环节,村民按照经验采摘。用什么工具,采摘完怎么恢复环境,全靠口耳相传。采摘后怎么保鲜、运输、清洗,也全靠问人和自己摸索。


资料图 周灿 摄


在加工环节,野生菌还停留在初级加工。烘干成片,制作成冻干,油炸腌渍,技术含量低,附加值也不高。且在加工阶段,掺假乱象比较多,比如用老茸头切片充当松茸干片,用次品作为原材料加工,在菌菇汤料包中提高虫草花、香菇的成分来降低成本等等。


野生菌产业蓬勃发展的同时,野生菌资源遭遇空前破坏,而如何破解产量之“困”,也成为云南野生菌产业亟待破除的一大瓶颈。


改变,让希望飞得更远

普洱景东小香菌人工驯化 陈飞 摄


近年来野生菌被大范围地无序采摘、过度采摘,除了市场的驱使外,农户缺乏科学的保护利用知识也是重要原因之一。为了给广大农户补上这一课,云南省野生菌业内专家不断深入田间地头,通过开展技术培训、开办科普讲座、发放宣传手册等,普及科学化采摘知识。


普洱景东生态灵芝栽培示范种植基地


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云南省野生菌保护发展协会会长 刘培贵


以松茸为例,之前农户大多是用锄头挖,挖完也不懂得用土覆盖,导致底部的菌根和菌丝严重受损,不再长出松茸。而科学的方法应该是像割韭菜一样,把上面能吃的部分取走,地下的部分不要动,这样才能实现可持续采摘。


一方面要加大对野生菌的研究,并将研究成果有效地宣传、普及给老百姓。另一方面要加大政策支持,并制定相关的标准。这是一个长期的工作,需要政府部门、专家学者、企业家、农户等的共同参与和努力。


云南农业大学食用菌研究所教授 李荣春


云南省在野生菌的引种驯化方面,是创造了一些世界级成果的。经过几代科学家的不懈努力,目前已成功驯化了长根菇、金耳、暗褐网柄牛肝菌等,并选育出了羊肚菌、裂褶菌等的新品种。目前已就金耳、裂褶菌的工厂化生产和企业达成协议,采取校企合作的形式,人工化、规模化生产销售这两种山珍。


实验室的科研成果,也逐步被运用到了田间地头。其中羊肚菌2017年就在怒江州贡山县推广种植了1千余亩,亩产达150公斤以上,每公斤可以卖到100元—125元,已成为当地脱贫攻坚的重要抓手。


贵州省果蔬行业协会食用菌分会秘书长 韩会超


当下野生菌行业还处在一个“卖资源”的阶段,缺乏标准、缺乏品牌。


从业者应当转变观念,定位高端、健康、营养,从“卖资源”转为“卖商品”,继而再到“卖品牌”。同时加大人才培养,让一批懂技术、懂管理的高层次人才充实到行业中来。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