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贫困村里那些事(三)|张建刚|掌上曲靖

访贫问苦结穷亲

2016年6月3日

连续两个星期,筹办儿童节、回访贫困户、农村电商培训等几项活动挤在一起,每天的工作行程排得满满的。今天,我们驻村工作队员才有空坐下来,把已经回访的357户贫困户的资料整理一下,做到“查缺补漏”,同时对近段时间的工作作个记录。

上周过六一儿童节,驻村工作队多方协调,邀请了几位爱心人士,为中寨小学的孩子们送来特别的礼物,让他们度过了一个欢乐的节日。企业家们纷纷慷慨解囊,为同学们捐资捐物,共捐款26500元,还为孩子们带来了书包文具和50套课桌和凳子。

随后,企业老总们与中寨小学各年级品学兼优却又家庭困难的12名学生结成帮扶对子,并进村入户走访了部分困难学生的家长,希望今后像亲戚一样常来常往,帮助孩子们抓好学习。来到火烧寨四(2)班刘丹同学家走访时,他的父亲刘志龙在家,小刘丹也刚好放学回来。刘志龙岁数不大,但他的脚在工地上受伤致残后,做了钢板辅助治疗手术,只能闲在家里养伤,现在走路要拄拐杖,残留在脚上的钢板若要取出来,仅手术费还需数万元。几年前他媳妇患白血病死了,家里欠下几万元的医疗费。屋漏偏逢连夜雨,去年他的老母亲又去逝了。两个女儿在校读书,日子越过越困难。家里严重缺乏劳力,田地只能找人去耕种。听着爸爸诉说这些不幸时,坐在一旁的小刘丹伤心地擦着眼泪。面对家里接二连三的不幸,坚强的小刘丹不忘刻苦学习,上次考了全班第二名。临出她家时,我随手翻了翻放在凳子上的一撂书。在一本美术本上,画着美丽的村庄、校园,还有锅碗、水缸等,翻到中间一页时,我心如坠铅,一下子感到很沉重。画面上画着一大一小两只飞鸟,但飞得很吃力,下面写着“刘丹要死了!”一个年仅11岁的孩子,怎么会有这种悲观而令人揪心的念头呢!后来我走访问了她的老师。他说这个孩子学习很努力,就是最近一个学期情绪很低落,听她说家里发生了很大的变故,妈妈死了,奶奶也死了,爸爸脚瘸了,姐姐又在城里读书,每天放学要小跑着回家做饭,还要干其他家务活,整天又累又紧张。经受这样的压力,难怪孩子对未来一片迷惘。云南天资园林有限公司总经理母其正了解情况后,当场拿出2000元捐给孩子做学杂费,并承诺孩子只要努力学习,今后上学的费用由他来承担,支持孩子读到大学毕业。听到这些,小刘丹激动得热泪盈眶,连声道谢。

之后的几天中,市委办50多名干部纷纷进村回访贫困户,我们驻村工作队员忙于安排各组活动,落实吃、住问题,还要协调接送车辆,忙得吃不下饭,睡不好觉。

在进村入户走访贫困户时,我大吃一惊,座落在213国道边的佟家湾村还有如此贫困的人家。走访的第一户是周家荣家。周家荣的小儿子周引聪几年前外出打工回来就精神失常,不会参加劳动,田地撂荒,饥一顿饱一顿地勉强度日。周家荣的老伴左手有残疾,干不了重体力活,只能做点家务,家里主要经济来源依靠周家荣赶马车帮村子周围的群众运送物品赚点辛苦费。老两口都将近60岁了,年老体弱,生活过得很拮据,每月能领到一点低保金,用来填补生活急需。

贫困户杨天陆家的房子破墙破壁四处漏风。下过雨后,他家堂屋里积了很多水。在他家转了一圈,连个坐的地方也没有,来到长满荒草的院子里,询问了他家的基本情况。杨天陆有3个儿子,都已长大成人,外出打工,但因父亲生活太邋遢都看不起他。媳妇不能忍受贫苦的煎熬,坚决与他离了婚。杨天陆才四五十岁就成了孤家寡人,生活十分艰难。

踏着泥泞陡峭的山路,我们来到后山半坡上,看到贫困户王全方正在烧水煮早饭。在他家不透光的黑屋子里,借着昏黄的灯光,看到家里仅有几样简陋的陈设,最值钱的就是一台小电视机。王全方耳朵有点聋,脸色寡白,显然他的身体不太好,窝在家里不出门,田地里的农活主要依靠媳妇去做。王全方今年45岁,但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苍老得多。因为家里经济负担太重,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有一儿两女,3个子女读书都厉害。因付不起学杂费,二女儿王坤秀初中毕业就辍学在家,帮父母承担家务劳动,最近又去昆明的餐馆里当服务员,挣点钱支持哥哥和妹妹读书。哥哥王坤伟不负家人的期望,考上了云南中医学院。妹妹王坤仙考入会泽一中,正在读高一。上个月,家里仅有的一头牛也被拉去卖了供孩子们读书。

富裕的家庭衣食无忧,贫困的家庭日日发愁。特别是那些家庭贫困的山区孩子,背负着过多的生活压力与精神压力,让孩子们难得开心一笑。扶贫干部来了、企业家来了、社会各界的爱心人士来了,孩子们脸上露出了久违的欢笑。让我们大手拉小手,结对子,攀穷亲,帮帮这些孩子们,让他们度过难忘的学生时代,说不定十年二十年后,他们和她们又将我们的爱心传递给更多的人,让贫困远离我们的生活,让未来充满阳光。孩子们,苦也一天,乐也一天,让我们学会苦中作乐!哭也一天,笑也一天,我们为何不笑对人生!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