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黑跌水瀑布:养在深山人未识|掌上曲靖

很早就听说罗平大水井乡红箐村委会有一个瀑布,说是有些看头。从一些微友发出的图片看,瀑布从谷顶直泄而下,细长飘逸,看着确实吸引人。一个周末,我决定到这个传说中的瀑布走一趟。

驱车从县城出发,一路向南经过罗雄的圭山、新寨两个村子。圭山、新寨地处城郊,属平坦的坝区,这里是上千户人居住的大村子,经济发达,人丁兴旺。出了新寨,往前走三四公里,地势陡然发生变化,由平坦的坝区逐渐向高山峡谷过渡。我来到一个叫养马的村子,这是罗雄靠南的一个村委会。养马村坐落在一片雄奇险峻的峰林脚下,一条平坝向村前延伸,村两侧全是雄奇险峻的高山。养马村环境优美,村内古木参天,水系发达,听说下游的那个瀑布,其源头就出自这里。

再往前走几公里,就来到红箐村。红箐村属大水井乡,我之前下乡曾到过这里几次,总是匆匆的来,急急的离开,没有仔细的留意过这里。红箐村委会再往下走就是师宗境内了。红箐村地处低洼地带,四周全是险峻的高山,这里古树葱茏,植被茂盛,村前是一片碧绿的稻田,芬芳的稻香沁人心脾。给人印象最深的是村中的一口古泉,泉水从村旁山脚的几棵高大的古树根下喷涌而出,如水桶粗的泉水清澈碧净,滋润着乡民与良田。

出红箐村不远的一个路牌上写着:前面全程临崖,小心驾驶。我向车窗外望去,眼前的景象果然令人心惊胆颤,路从山腰穿过,下面是悬崖。我们战战兢兢地走了两三公里,拐进一个叫罗黑的村子,这时路也到了尽头。罗黑村大概有70多户人居住,村后是成片的峰林。峰林植被茂盛,生态优良,村中各种古树众多。在这里板栗树十分显眼,一棵棵高大的板栗树上挂满了果实,十分诱人。这里还能看到许多香蕉树,香蕉果沉甸甸的挂在树上,让人垂涎。这里的村民淳朴好客,我们一来,就有村民上前打招呼。待我们说明来意,一位村民便热情地向我们介绍起瀑布来。他说,出村子往前走几百米就能看到瀑布了,原来只有一条羊肠小路通往山下,现在建了一个提水泵站,新修了一条路,车走不了,人走还行。当地人管这个瀑布叫跌水,而且分上跌水和下跌水。

顺着村民的指引,我们从新修的路往下走,路面坑洼不平又泥泞湿滑,走起来十分吃力。从村子往下走了六七百米,拐了个弯,眼前顿时豁然开朗,一个深谷跃然眼前。一条银白色的水带从谷顶直灌谷底,落差数百米,十分震撼。从养马村发源的河水顺山谷而下,水流平缓,无惊无浪,流到红箐村和红箐村的那口古泉汇合,缓缓而下,平静舒缓。出村一公里后,地势陡然下垂,直入谷底,平静的河水如脱缰野马,咆哮而下,一泄近千米。从远处观之,整条瀑布如一条白色的绢带挂在深谷中,绢带在谷中左盘右缠,婉如微风吹过,轻飘细舞,让人浮想联翩,迷醉其中。由于瀑布太长,我用无人机飞出很远都无法拍出全貌。

河水跌入谷底后又平静如初,往下流出四五百米后就进入师宗境内。我仔细寻找村民说的上跌水和下跌水,却怎么也看不出上下之分,大概是离谷底两三百米的地方稍微平缓一点,村民们就此划分,其实就是一整条瀑布。

面对如此震撼的瀑布,我们决定向谷底前进。走到谷底时,瀑布的咆哮之声,让人根本听不见对方说出的话。站在谷底抬头向上看,你就明白李白为什么会写出“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千古绝句了。谷底的河岸上正在建设一座抽水泵站,泵站没有拉电,也没有用太阳能,施工的工人说,这是用自然力,利用落差把水抽上去。我听得有些半信半疑,如果确实如此,可见这里的地势落差有多大。路遇一位放羊的村民,他说:“以后这里要改建成旅游景区,将来我们村子来得人会越来越多,到时候也想吃吃旅游饭是什么味道。”这位村民说的确实如此,如果这里开发成旅游景区,将是罗平的又一个热门景点,罗黑村的富裕路会越走越长。

曲靖日报特约记者 毛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