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市道德模范】程飞:“拐杖教师”29年无悔的乡村守望|掌上曲靖


程飞被评为第六届曲靖市敬业奉献道德模范提名奖。

大学毕业毅然放弃城里舒适惬意的生活,返回贫穷落后的故里,在乡村小学的讲台一站就是29年,风雨无阻、执着坚守,帮无数的乡村孩子走出大山,圆了成才梦。他因公受伤住院治疗,孩子的学业问题成为他最大的牵挂;他不听医生、家属、校领导的劝阻,拄着拐杖重上讲台,用真情大爱谱写了一曲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生命赞歌。他就是29年守望乡村、情暖乡邻的富源县富村镇富村二小教师——程飞。

命运多舛,花样年华落残疾

1969年4月28日,程飞出生于富村镇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1990年7月毕业于云南大学外语系,同年8月,他自愿申请返回富源工作,被组织上分配到富村镇松子山附属中学任教。都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1991年1月15日这一天,程飞接受学校派遣前往曲靖出差,在返校途中因车祸导致腰椎粉碎性兼压缩性骨折,同时右脸被划伤、右太阳穴被撞了一个洞,血流不止,送到医院后五天昏迷不醒,抢救后总算醒了过来。经过两年多的治疗,程飞的生命是保住了,但双脚却落下了终生残疾,经相关部门鉴定为肢体二级残疾,丧失劳动能力,生活不能自理,只能靠拐杖来协助缓慢行走。在22岁这样的花样年华里,程飞就遭遇了残疾的厄运,从此,他在拐杖的协助下开始走上了漫长的人生之路。

富村是一个气候较为特殊的阴冷地区,尤其在冬春时节,大多时候是冰天雪地,他根本无法做到独立走进教室上课,只有靠他妻子搀扶着把他送进教室,再给孩子们上课,下课后,妻子又到教室里去接他。虽然困难重重,但他从不迟到、早退。由于双脚跟腱萎缩,行走时,双脚掌不能完全踩平,只能靠双脚趾骨和拐杖支撑整个身体,长此以往,双脚趾骨随时化脓、出血,他常常利用假期住院进行手术治疗。久病成良医,后来,他买来了手术刀和剪刀,自己给自己做手术,经常拖着不易愈合且还会流血的双腿给学生上课。由于后遗症的影响,大便失控,加之学校教室离厕所又远,他每天都是夹着卫生巾工作,虽然如此,他却总觉得其乐无穷。偶尔走在街上,总会有许多不认识的人和他打招呼,一叙说,他们中有的是他教过的学生家长或亲朋好友,有的是听说过他经历的人。“只要我这残疾的身体还允许,我都会把时间用在备课上,把激情用到授课上,把热情用到辅导上,把感情用到每个学生身上,认真地做好本职工作。为争为当一名学生安心、家长放心、社会满意的一线小学教师而努力。”程飞掷地有声地说。

身残志坚,三尺讲台写华章

1993年2月,县教育局根据有关政策规定通知程飞可以办理病退手续。对组织上的这一关心举措,程飞坦言:“父母给了我第一次生命,组织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刚走上教育之路就匆匆离开自己心爱的事业,实在对不起培养自己的党和人民。”富村中心学校领导被程飞的这种敬业精神所感动,同时结合程飞面临后续治疗和生活不便等难题,决定将程飞调入富村小学任教。

才调入富村小学时,程飞的心里忐忑不安 ,经常会自言自语地问自己:家长是否放心把孩子交给我?孩子们幼小,不懂事,是否会被我的样子吓跑?怎样做才能被社会接受我这样一个重度残疾的老师?……刚调入富村小学就接手一个新分的班级——三年级(2)班。分班时,有一个叫肖二留的学生引起了他的注意。没有老师愿意接受这位学生,见此情况,程飞没问原因,大胆接受了他,后来经了解,其父亲是一名聋哑人,母亲弱智,由于家长与孩子无法沟通,缺乏正确的引导和教育,孩子在生活习惯、学习习惯等方面的养成教育都很差。程飞就经常给肖二留做思想工作,并抽课余时间辅导他,在程飞的耐心引导和肖二留自己刻苦努力下,在学年末的统测中,肖二留的数学成绩得了100分,同时,该班数学科成绩名列全镇同级同科前列。

通过这一事例,程飞尝到了辅导和转化双差生的甜头。1994年9月刚开学,校长找他做工作,安排他去接两个六年级的数学学科,且必须任其中一个班的班主任,原因是那届学生中有13个孩子学习基础差、纪律差,原任课教师不愿意也无法管教他们。接此任务后,程飞通过原任课教师和电话家访摸清每一个学生的情况,重新组建班委,制定班公约;把那些双差生、学困生先调入前一、二排座位,让他们找不到偷懒的借口,并安排其中一部分担任班委;为了整顿思想,分别召开不同内容的主题班会。程飞给数学基础差的同学讲“比尔·盖茨学数学考过倒数的案例;对接受能力慢的同学就给他们讲“龟兔赛跑的故事。纪律有了明显好转后,还得从成绩方面入手。程飞认真钻研大纲和教材,认真备课、自制教具和学具,把抽象、枯燥的数学知识尽量转化成形象、具体生动的常见事例来进行教学。对学习基础差的学困生,他充分利用课余时间给他们补基础知识,及时批改作业,注重信息反馈,在批改作业时,他把学生易错之处分门别类记录到人、到题,并及时给予补缺纠错。就是这个全校没有一位老师敢接手的班,通过他和同学们一年的努力,该班学生进入初中后,被选入快班的学生达到80%以上,初中毕业后,有5人考取了曲靖一中。后来,他就成了该校有名的“垃圾”老师,只要是双差班,班主任都是他。从此,新学年每逢分班时,家长们总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分到程飞所任教的班级。在同年级里,他所任班级总会比别的班多十几个学生。用家长们的话来说,只要孩子在学校能够幸运地分到程飞的手中,无论是纪律、品行还是学习成绩均可用“放心、满意来总结。同时,他觉得这是社会给他的压力和动力。

29年来,为了上好一节课,他常常多方面查阅资料,制作教具,备课直至深夜。为了不让一个学生掉队,他还经常加班加点为学困生辅导,勤学苦练、不断创新,程飞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教学风格,得到了业内外人士的肯定和学生的欢迎。多年来,他在富村小学充分发挥传帮带作用,将10余名年轻教师培养成教学骨干,送出学生两千余人,其中,转辅学困生三百余人,主动接受残疾学生或弱势学生二十余人。在富村小学任教26年间,他多年担任班主任和年级组长,所教科目成绩均名列全镇同级同科前列,所任教班级多次获得过县级先进班集体荣誉称号。如今,他教过的学生有的成了海归,有的成了白领,有的成了商界精英,有的读了博士,有的走上了领导岗位,有的成为专技人才领军人物。“程飞老师的成绩历年来都处于全镇前列,他爱校甚于爱家,爱工作甚于爱自己的身体,爱学生甚于爱自己的子女,他这种忘我工作的精神让我们深感敬佩,他是我们全镇学习的榜样,也是我们全镇老师的标兵。”富村镇中心学校校长张奇林这样评价程飞。

博爱无限,乡邻疾苦记心间

罗茜是富村二社人,她的父亲因病不幸去世后,她和奶奶吕琼梅相依为命艰难地生活,日子本就过得不算宽裕的程飞总会隔三差五地送一些生活必需品给罗茜奶孙两个。

紧临学校的山背后村是一个欠发达的高寒贫困村,大部分人家都选择外出打工,而今年77岁的村民付长稳家的三个子女也不例外,也走上了外出打工之路,家里只有他和76岁的老伴独自生活,成了名副其实的“空巢老人”。由于年老体弱,生产生活极不方便,他们老两个的生活起居就成了程飞的牵挂,一有时间,程飞就会带着妻子上门嘘寒问暖,为他们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说起程飞,付长稳和老伴满是感激之情。在富村居委会烂泥箐村,村民的生存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大部分人家只能选择外出打工。“留守儿童”的生活学习就成了家长们最牵肠挂肚的事,这时,程飞主动承担了这份责任,解了家长们的后顾之忧,也让这些“留守儿童”不缺失父母之爱,在他身上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2014年9月的一天中午,山背后村的冯清美同学在放牛时被邻居家的狗咬了几口。可是,狗的主人对受害小孩不管不问,两家大人吵得不可开交,却没意识到给孩子打狂犬疫苗。程飞去家访时正好碰见。他赶紧劝两家不要吵了,先把孩子接回家。程飞随就去买药,他当时的工资刚好全寄给两个女儿读书用了。他让妻子和家长先把孩子送到富村卫生院,然后到学校借了300块钱作药费,但不巧的是,卫生院的狂犬疫苗已经用完,最后他托人到处联系,发现再在营上卫生院有,程飞悬着的心终于放稳了。给冯清美同学打了疫苗返回学校已经是半夜了。

有人曾经劝程飞:到富源或曲靖买个房子定居,星期一去学校星期五回来。他觉得这种生活往返耗时,不如把家安在学校,腾出双休日或节假日去家访。他给自己规定:每个学生一学期至少家访5次。29年来,他一次又一次地走进学生的家门。这样的事多了,学生生病,他会叫上妻子背着一起送去医院医治。不管路远路近,从不收家长一分油钱,反而垫付医药费;学生成绩差的,他留在家里耐心辅导,免费供学生吃住;有个学生爱尿床,他精心调理,这个学生不仅成绩上去了,还改掉了尿床的毛病。有人问他为什么会想着这样做,他说:“我任教的地方,很多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空巢老人和留守小孩很多,孩子遇到头痛脑热,爷爷奶奶一不会打电话,二不会骑摩托车,你说怎么办?”他们想到了程飞。就是双休日节假日,有孩子生病,只要家长带个口信,他也会及时赶到学生家,把孩子接送到医院治疗后再送回去。”

陪人依窗读,照人赴锦程;默默发光热,从不慕虚名。因公意外受伤后还带病教书,艰苦的环境和艰难的工作,让程飞尝到了煎熬的滋味。而孩子们充满渴求的目光,让他懂得了坚守的意义。班里的孩子们是他最大的牵挂,讲台给了他战胜疾病的力量。他用一贫如洗的人生抒写着教育的篇章,他用甘忍贫瘠的坚守诠释着教师的职责,他无私奉献,在三尺讲台上书写着人生的春华秋实,展示了给孩子们传道授业解惑这种特殊美。

李品东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