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为鉴 | 长期把持基层政权的村支书落马了|掌上曲靖

胡文东,云南省曲靖市沾益区菱角乡黎山村原党总支书记,从1998年担任村委会主任职务,2000年起书记、主任一肩挑,在黎山村任职长达20年。

几年前,有关胡文东的举报,乡纪委曾多次调查都触及不到问题实质。一年多前,曲靖市委对沾益区菱角乡党委开展惩治涉黑涉恶腐败专项巡察时,发现并移交了胡文东的问题线索,在问题查处和系统性整改中,胡文东控制基层政权、控制烟点、与民争利等问题浮出水面,善于伪装的真面目暴露无遗。


软硬兼施,落实政府工程项目他要从中揩油


2015年,在宣曲高速公路建设中,中交某分公司经过勘探,确定在黎山村委会板壁坡村后山取土,在办理好临时用地手续后,工程负责人去找胡文东商议取土事宜,胡文东提出要承揽取土场道路改扩建工程,且造价高昂。

面对无理要求,工程负责人难以接受,胡文东就以征地困难及运输道路经过村庄易发生纠纷等为由,一直拖着不答复取土事宜。

一晃三四个月过去了,工程耽搁不起。该公司最终答应将预算50万元的扩路工程,以130万的承包价交由胡文东组织施工。

相似的手段,胡文东屡试不爽。2017年,菱角乡政府组织实施的云南农村综合发展项目基础设施建设工程的第三、四标段在黎山村。为揽取工程项目,胡文东在招投标前便组织人员擅自施工,等投标方来商谈投标事宜时,胡文东便要求投标方支付其高额的先期建设费用,迫使投标方放弃了工程投标。最终,胡文东得以承揽该工程。

项目落地建设中,最怕遇到阻力。在宣曲高速公路卡朗出口立交桥建设时,施工方便遭遇了黎山村村民的多次阻碍。工程方找村委会出面协调,胡文东到现场随便说了几句村民就离开了。然而,劝退的村民没几天又出现在了施工现场,任凭施工方如何请求,胡文东也不肯“出面”。期间,施工方到黎山村委会开会商量立交桥下的生产道路和水沟修复问题时,胡文东提出的建设要求远远超出工程方的施工设计。

经过一番权衡,工程方最终同意将卡朗出口生产便道修复工程交由黎山村委会建设。此后,村民再也没有阻碍过施工方的建设。


控制烟点,随意克扣群众种植烟草


烤烟是黎山村委会村民的主要经济收入,控制黎山长塘子烟点是胡文东掌控黎山的一个重要手段。

一到烤烟收购季,胡文东吃住都在烟点,烟叶定什么等级他说了算。那些得罪过他的人,烟叶压一级;经济实在困难的农户,烟叶提一级。克扣烟叶重量,少个3斤村民们默认,少个7、8斤村民们要说法也没用,克扣下的烟草就成了胡文东自己的。也曾有村民到烟草公司反映过烟叶收购重量的问题,但烟草公司的人还没到胡文东就到了。很多村民无奈道:“每年得多帮胡文东栽一亩烟。”

“定级都是胡文东说了算,我根本改变不了。”曾在长塘子烟点任职两年的一名点长苦言道。后来,因为调拨到曲靖复烤厂的烟叶质量达不到入库等级质量,按照规定烟叶收购不达标,他被降级处理。

自2001年以来,长塘子烟点除点长外,工作人员都是胡文东安排的。在烤烟收购过程中,胡文东在烟点的时候,烟叶收购工作很正常,胡文东不在烟点,烟叶收购工作就不能正常进行,有时候甚至关门不收烟。村民们常说,点长就是个摆设。

除了控制烟点,胡文东自己还做着烤烟买卖的生意。他赚钱的套路通常是,先在村民中宣传合同以外的烟叶不准外流,以此保证货源;待烟叶收购后期,他就低价将烟农手中剩余的烟叶全部收购,再统一打包转卖他人,以此获利。

2018年7月至8月,曲靖市委开展扫黑除恶专项巡察,在对菱角乡党委的巡察中,发现并向沾益区纪委监委移交了胡文东的问题线索。预感到要出事的胡文东,立即将村委会的报账员、副主任以及第九村民小组副组长关在某宾馆清理村委会账目,之后又将其中的两人关在村委会一楼,并安排综治办人员轮流看管,明确要把账目做到能够经得住调查,不然不准回去。


威逼利诱,善于“经营”


胡文东出生在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却能在黎山村委会连续多届任职。用他自己的话说,选举时根本不用拉票,村民也会选他。如此的自信,源自他盘踞黎山多年的“经营”。

2014年9月,黎山村委会30户农户被确定为2014年扶贫安居工程项目的实施户后,胡文东安排收取了申报户的银行卡。2015年11月,补助资金到位,胡文东又安排人员取出并按照8000元到10000元不等的金额进行重新兑付,并从余下的15.5万元中拿出6.5万元分给了本村的困难家庭,收买人心。

2015年7月,胡文东还擅自决定将黎山村委会收到的7.5万元自然灾害生活补助资金中的6.5万元作为两个清真寺的工作经费,0.6万元作为其个人购买物品送礼支出,余下的0.4万元奖励给了两户子女考上大学的家庭。

久而久之,胡文东在黎山村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他的胆子也随之越来越大。套取宣曲高速公路建设黎山段征地补偿款586万余元,贪污长塘子至老尖山山脚烟田管网改造工程款109万余元,在安置小区场地平整工程施工过程中意外发现煤炭便组织人员开挖非法倒卖获利126万元,把困难户的生活补助金5万元、烤烟民族税返还款13万元等各类民生资金占为己有,胡文东什么钱都敢下手……

钱到手后,胡文东会给其中一些村干部分点儿“甜头”。利益均沾,让村组干部们既怕他又想跟着他“发财”,甘愿围绕左右,鞍前马后;如果有人“冒犯”了胡文东,他们恐吓、威胁轮番上演,极力维护他的“权威”。在伪善面具的遮掩下,上级组织一度认为他是能干事、敢干事且在群众中有一定威信的村支书。

2018年11月23日,胡文东因涉嫌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经查,胡文东违反政治纪律,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欺上瞒下;操纵村级换届选举,连任村党总支书记、主任;违反廉洁纪律,组织安排他人虚报冒领、套取和截留宣曲高速公路征地补偿款;违反群众纪律,安排他人骗取、克扣扶贫安居房补助款,长期把持控制烟叶收购点,非法购买囤积土地;违反工作纪律,贯彻落实上级部门的工作部署,表态高、落实差;违反生活纪律,与多名女性多次发生并与他人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

2019年5月7日,胡文东被给予开除党籍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2020年2月10日,法院一审以非法经营罪、强迫交易罪、非法采矿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贪污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数罪并罚,判处胡文东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八十万元。2020年4月26日,二审裁定维持原判。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