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强的力量——成昆铁路通车50年记|掌上曲靖

  


这是一条英雄的铁路,30多万筑路大军艰苦奋斗,牺牲2000余人,打通连接川滇两省的钢铁大动脉。

这是采用“转体施工法”建设的大树村龙川江三线大桥(上)一景,该桥单体转体重量7350吨,总重量14700吨(无人机照片,6月23日摄)。新华社记者 胡超 摄

这是一条艰辛的险路,一代代“成昆人”持一把锹、一把镐与严寒、酷暑、灾害做斗争,维护成昆铁路畅通50年。

这是一条人民的幸福路,半个世纪运行不辍,为国家建设、地方发展、民族团结进步发挥了难以估量的巨大作用。

……

成昆铁路建成通车50年来,通过电气化、扩能改造等方式不断提升、提速、跨越,无论在过去,还是在新时代,无不彰显着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

筑路自强:英雄创时局 逢山开坦途

草木苍翠、墓碑高耸。

成昆铁路的烈士大都被安葬在铁路沿线的陵园里。远处,不时传来火车汽笛声。满头白发的老铁道兵宁祥友今年79岁,每当他到陵园看望战友,思绪就不由自主地回到当年。

复兴号动车“绿巨人”从元谋西站出发驶向攀枝花(6月24日摄)。新华社记者 胡超 摄

1958年,中央一声令下,成昆铁路建设启动。

“三线建设的重点是‘两基一线’,其中‘一线’就是成昆铁路。”在攀枝花中国三线建设博物馆,副馆长张鸿春说,“这条铁路对于我国巩固国防、资源开发、西南地区发展意义重大。”

成昆铁路经过的川滇交界地区山高谷深,地质结构极为复杂,有“地质博物馆”之称,曾被外国专家断言为“铁路禁区”。

面对极限挑战,由30多万中国人民解放军原铁道兵、铁路职工和支铁群众组成的筑路大军,逢山凿路、遇水架桥,开启了气壮山河的成昆铁路建设大会战。

1965年,宁祥友和战友们来到云南禄丰县修成昆铁路,在崇山峻岭间打洞8个月、砌挡墙2个月……一干就是5年。

乘客从元谋西站进站上车(6月24日摄)。新华社记者 胡超 摄

“条件特别艰苦,但我们有种不服输的精神,誓死啃下这块‘硬骨头’。”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至今让宁祥友自豪不已。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1083公里,30多万人参建,2000多人牺牲。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档案室干事王福永说,成昆铁路平均每公里大约有两名筑路者牺牲。

在壁立千仞的大渡河峡谷内,坐落着一座铁道兵博物馆。不远处,就是“一线天”石拱桥——当时我国跨度最大的空腹式铁路石拱桥。

“悬崖近乎90度,无法站立,只能用绳索把人吊在半空,用钢钎和铁锤打炮眼,山石随时会垮……”在一张历史图片前,博物馆讲解员王帮华说,当年筑路者付出了巨大艰辛与牺牲。

1970年7月1日,成昆铁路建成通车,突破当时多项中国铁路乃至世界铁路之最,创造了世界铁路建设史上的奇迹。通车当天,10万军民在四川西昌举行盛大的庆祝典礼。

博物馆旁的“峡谷第一村”胜利村,曾是“悬崖村”。近年来,在脱贫攻坚政策支持下,村民陆续从山顶搬迁到成昆铁路边,发展绿色产业、乡村旅游,去年人均收入超过1.5万元。

“村里很多人的长辈都曾参与过成昆铁路修建,当年那种战天斗地、‘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已深深烙刻在村民心里,成为脱贫奔小康的精神动力。”胜利村党支部书记王勇说。

守路自强:绝壁多磨难 砥砺写春秋

建成昆难,运维成昆亦难。

风雨成昆50年,这条钢铁巨龙不断面临山体滑坡、泥石流、水害等重重挑战。外国专家曾预言:“成昆铁路即使修通了,也会变成一堆废铁。”

1970年10月,成昆铁路通车仅3个月,原乌斯河工务段便组建了孤石危岩整治队,在悬崖陡坡上查危石、排险情。

1974年,整治队首任工长白清芝在作业时,保险绳被岩石磨断,坠下悬崖,不幸牺牲。但是,一代代“孤石人”前仆后继,从未间断。

拼版照片:上图为成昆铁路经过的元谋站,于2019年12月30日零时起正式停止办理客运业务,如今承担货运功能(无人机照片,6月24日摄);下图为新成昆铁路经过的元谋西站,元谋西站于2019年12月30日开始办理客运业务(无人机照片,6月24日摄)。 新华社记者 胡超 摄

更为艰险的是抢险救灾。1991年9月19日凌晨,暴雨如注,大湾子车站一侧山体垮塌,掩埋了两节货车和一条轨道。滚下的石头,大的10多吨。

灾情就是命令!车站职工柏兴华与工友们提着汽灯,冒雨抢险……中断、抢通,又中断、再抢通!成昆线上每一次抢险救灾,都有许多惊心动魄的故事。

成昆线上峡谷纵横,很多小站位于大山深处,除了路轨,再无其他方式与外界连接。

“危险之外,还有艰苦和寂寞。”在成昆线干了20多年的李金说,金沙江干热河谷地带,夏天40多摄氏度很常见,钢轨都烫手,能煎鸡蛋……

在海拔2478米、被称为“风之站”的沙马拉达车站,值班员耿玉坤1988年来到这里,坚守至今。上级要将他调到条件较好的车站,但被他婉言谢绝。“时间长了,对这里有感情了。”

“金江的太阳,马道的风,燕岗打雷像炮轰,普雄下雨如过冬……”在成昆线上,扎根深山车站的人很多,他们用坚守诠释着小站职工的人生价值。

千磨万击还坚劲。50年来,一代代成昆人用心用情甚至用生命,守护着这条铁路大动脉的有序运营,打破了外国专家“成昆铁路会变成一堆废铁”的预言。

自通车之日开行至今的“小慢车”,是成昆线上独特的风景。50年来,它穿梭在大凉山间,成为沿途各族群众的运输车、致富车、校车。

“票价最低两块钱,带货不收钱,票价25年没涨过。”彝族女列车长阿西阿呷笑着说,“看着老乡的农产品卖得掉,孩子们上学方便,还能助力脱贫攻坚,慢车亏本也不会停运。”

这是采用“转体施工法”建设的大树村龙川江三线大桥(上)一景,该桥单体转体重量7350吨,总重量14700吨(6月23日摄)。新华社记者 王长山 摄

金沙江畔,攀枝花市从不毛之地已发展为中国现代钢城、钒钛之都。“这里‘承包’了全国三成以上的高铁钢轨、80%的出口钢轨,全部依赖成昆铁路运输。”攀钢集团钢钒公司型材轧制首席工程师陶功明说。

“顶风云、举北斗、托嫦娥、铸天链……没有成昆铁路的运输保障,就没有发射中心这些骄人业绩。”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保障部党委副书记张晓霞说,成昆铁路就是发射中心的“生命线”。

创新自强:再战成昆线 奋发向未来

山峰“飞驰”,峡谷闪现。

望着窗外风景,27岁的D789次列车车长赵丹玉会想起老一辈车长讲述的成昆故事。

那时,绿皮车缓慢地爬行在山间,从昆明到攀枝花要7个多小时。现在,她所值乘的复兴号动车“绿巨人”,只需2个多小时。

赵丹玉值乘的列车跑的是新成昆铁路——成昆铁路扩能改造工程,是“十三五”规划的重点工程,也是“一带一路”连接东南亚贸易口岸的重要通道。

“新成昆铁路2013年动工,全长850公里,设计时速160公里。”中铁二院新成昆铁路总体设计负责人王维说,“目前,昆明至攀枝花米易段已通车,峨眉至米易段正在加紧建设。”

受当时技术条件限制,成昆铁路很多路段只能以“大回环”旋转的方式爬坡,这被称为“展线”。

这是成昆铁路龙骨甸车站到羊臼河车站间的3条展线之一的“桐模甸”展线一景(无人机照片,6月23日摄)。新华社记者 胡超 摄

成昆铁路龙骨甸车站到羊臼河车站间,就建有3条展线,线路长32公里。而新建成通车的永广铁路,采用“三隧夹两桥”方案,新线比老线缩短21公里。

“以前用道尺检测铁轨,误差1毫米;现在采用0级轨道检测仪,误差0.01毫米。检测一公里路轨由半个多小时缩短到10分钟。”广通工电段职工王国民对新老变化深有体会。

正在紧张施工的小相岭隧道全长21.8公里,是新成昆铁路最长隧道。记者进入隧道看到,喷淋机、大功率抽风机、现代化挖掘机……如今的隧道挖掘设备和技术已今非昔比。

“这里地质结构极为复杂,50多年前,我爷爷就参与了成昆铁路最长的沙马拉达隧道修建,很难想象他们经历了怎样的艰辛。”中铁隧道局集团小相岭隧道项目调度主任郑东东感叹道。

云南元谋县被誉为“金沙江边菜篮子”,副县长张荣说,成昆铁路是元谋经济发展的大动脉。新成昆铁路全线贯通后,前景更加喜人。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在新时代,成昆铁路历经半个多世纪凝练而成的自强不息奋斗精神,必将创造更大的辉煌。(记者 王长山 杨三军 谢佼 丁怡全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