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白酒喝啤酒,曲靖17岁少年聚会后无证醉驾坠河溺亡!谁负责?法院判了|掌上曲靖

云南省曲靖市17岁少年与他人吃烧烤饮了大量白酒后,主动加入9个少年的草地聚会,再次饮用大量啤酒后,独自驾驶摩托车坠河导致溺亡。少年父母起诉至法院,要求赔偿76万元。

春城晚报-开屏新闻记者从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近日曲靖中院对张某明、张某花诉吕某某、金某某、付某某等26人生命权纠纷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先后两次参加聚会饮酒

2019年6月6日晚,已吃过晚饭的17岁少年张某驾驶摩托车外出,在曲靖市沾益区某社区与成年人吕某某相遇,2人随即相约到附近的烧烤店喝酒吃烧烤,2人喝了一瓶白酒。期间,金某某、付某某、李某某等9名少年相约到该烧烤店吃烧烤,因烧烤店没有食材供应未能吃成,其中付某某、龙某某与张某是初中同学,2人与张某打了招呼。随后,9名少年相邀到附近某中学的小广场,几人凑钱到附近的超市购买了两箱啤酒和零食在小广场上聚餐。张某和吕某某吃完烧烤后看见9名少年广场草地聚会,自行加入聚餐并再次喝了啤酒。而后,付某敏、陈某言、付某雄、钱某瑞、李某恒、朱某某、李某楠、金某某、付某某先后离开回家,吕某某与张某最后离开。


无证驾驶醉酒溺亡

张某与吕某某最后离开时,张某驾驶二轮摩托车沿沾益区沾潦线向某村方向行驶,6月7日凌晨01时30分左右,行驶至曲靖市沾益区某村路段,车辆与北侧路外行道树相撞后坠入道路北侧水沟内,造成张某当场死亡、车辆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经法医鉴定,张某血样中定性检出乙醇,含量为261.61mg/100ml。张某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属无证驾驶。


父母状告索赔76万

张某的父母张某明、张某花认为,同张某一同喝酒的十人,均有劝阻张某过量饮酒、照顾以及帮助护送其回家等义务,而此十人未履行上述义务,故要求参与饮酒的成年人吕某某,金某某、付某某等九名未成年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赔偿经济762536.5元。

聚会上唯一的成年人吕某某认为,张某何时离开他不清楚,他当时睡着了,要赔也只能赔一小部分;金某某、付某某等八人及其家长均认为,是张某、吕某某强行加入他们的聚会,张某平时为人跋扈,他们不敢拒绝,无过错,不应赔偿;付某敏的家长认为,付某敏和陈某言两个女孩并未饮酒,且仅玩了一小会儿就回家了,对后来的事不知晓,也不应承担责任。


八酒友构成“不作为”埋单

沾益法院经审理认为,按照法律规定,公民、法人违反合同或者不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公民之间聚会饮酒本属一种联谊行为,每个饮酒者对自己的生命安全负有最高的注意义务,对其他共同饮酒者不能恶意劝酒,要有善意的提醒劝诫甚至照顾义务。如果因共同饮酒者之间未能尽到上述义务,而造成其他共同饮酒者损害的,则应当视为一种不作为的侵权行为,侵权人应承担相应的法律果。 该案中,张某生前先与被告吕某某在烧烤店喝白酒,后又与吕某某参加九名少年聚会喝啤酒,张某与被告吕某某、金某某等多人属于共饮者关系,相互间负有规劝、提醒、照顾的义务。虽无证据证明被告吕某某、金某某等主动邀约张某饮酒,也无证据证明存在恶意劝酒行为,但该八被告应当预见放任酒后的张某驾驶摩托车离开的危险性,作为共饮者的八被告在张某过量饮酒及酒后驾车未尽到有效的提醒注意义务,由于疏忽大意没有及时提醒或安排护送张某回家,最终导致张某酒后驾车发生交通事故死亡。八被告对此存在过错,其行为已经构成不作为的侵权的行为,应对张某因交通事故死亡所造成的损失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

张某虽年满17周岁未满18周岁,但其对于饮酒过量和酒后驾驶摩托车所可能导致的后果应当是明知的,其对自身的安全保护却没有足够注意,过量饮酒后在夜晚仍独自无证驾驶摩托车导致发生交通事故死亡,故张某的自身因素是导致其死亡的主要原因,其自身具有重大过错。

另外,被告吕某某先与张某喝了大量白酒后,又与张某主动加入被告金某某等人的聚会喝啤酒,其对于张某饮酒及驾车情况较其他被告更为清楚,加之被告吕某某为饮酒者中唯一的成年人,其应承担的义务相对于未成年人金某某等少年更大,应按其过错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被告金某某、付某雄等七人及其监护人主张系张某强行加入聚会饮酒,对张某的死亡无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无充分证据予以证明,且已形成共同饮酒事实,故该主张法院不予支持,该七被告均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应由其监护人承担侵权责任。

原告方要求被告付某敏、陈某言及其监护人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实被告付某敏、陈某言并未参加饮酒,且先行离开,故原告方主张的理由不成立,法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根据该案实际过错程度,应由被告方承担原告方因张某死亡造成经济损失的20%,其中由被告吕某某承担15%的赔偿责任,由被告金某某等七人及监护人连带承担5%的赔偿责任,其余损失由原告方自负。

沾益法院一审作出判决,由被告吕某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张某明、张某花经济损失247410元的15%,即37111.50元;由被告金某某等人的监护人赔偿12370.50元;驳回原告张某明、张某花的其它诉讼请求。

宣判后,被告吕某某不服,向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审理后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春城晚报-开屏新闻记者 蒋琼波 通讯员 孙艳华 曲靖中院供图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