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大峡谷的新溜索|掌上曲靖

在怒江大峡谷,有一种刻骨铭心的记忆叫溜索。


回忆起孩童时代挂着溜索从浪尖上划过的艰险,37岁的傈僳族汉子、马吉米村桥马嘎村民小组长普友博不由眼圈一红。可最近,他却逢人就说村里即将拉通一条新溜索,还高兴地给它取了个名字——“草果溜索”。

  

旧溜索 承载贫困记忆的活化石


仲夏,汛期,桥马嘎村前奔涌的江水像脱缰的野马,一往无前。村口两根溜索,一去一回,牵起了两岸耸立的大山。村民们或以皮带系腰间,或以方筐载货物,借倾斜之势滑越至彼岸。过去很长一段时期,这是过江的唯一途径。


“小学一到四年级,都是父母带着溜。每到雨季,江水上涨,妈妈总是很紧张,把我紧紧搂在怀里……”普友博记忆中的“溜索故事”很多,“30多年前,此马叶大哥的母亲抱着女儿从岸边溜索时摔下来,孩子幸运地没有受伤,但母亲摔断了骨头,落下一身病。”


溜索过江 李秋明 摄


为解决怒江群众“过江难”“行路难”问题,近年来,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广泛实施了“溜索改桥”工程,一座座“幸福桥”“连心桥”跨江而立,彻底结束了群众溜索出行的历史。


一边是溜索,一边是“连心桥”。


桥马嘎几代人梦寐以求的“桥梁梦”,也于2018年12月30日得以实现。在定点帮扶单位云南日报报业集团和有关部门的积极协调帮扶下,长130米、荷载15吨、总投资508万余元的“乔马桥”如彩虹般飞跃大江,连接起了桥马嘎村的东西两岸。


大桥竣工那一天,村民们敲锣打鼓,眼含热泪。有人从村口到乔马桥走了好多个来回;有人专门到乔马桥前拍照,把照片挂在家中最显眼的位置。


乔马桥取代溜索,承载起村民出行、求学、外出务工、就医的新希望。最让普友博难忘的是,2019年,村民余丽萍大姐突发脑梗,幸亏有了新桥,没有耽误治疗时间,“捡回了一条命”。


作为历史的印迹,挂在村口的溜索,在风吹雨淋中逐渐废弃,成为见证桥马嘎变迁的“活化石”,逐渐淡出了村民的生活。



新溜索 连接新生活的幸福路


最近,溜索又一次成为村民们热议的话题。


这一次,溜索要为村民们的致富“金果”——草果而建。


村干部告诉记者,乔马桥的竣工,不仅改变了村民的出行方式,更打通了长期制约产业发展的关键瓶颈,通过大力发展,目前桥马嘎村民小组种植草果5000多亩,占马吉米村10个村民小组草果种植面积的近一半。


如今的溜索


但是,运输却是个难题。


草果喜阴爱水,在深山密林里长得最好。出山的道路坡陡、沟深,收获时节必须请人帮着运输。


村民余发生从2011年起便开始种植草果,到今年种植规模已达到170亩。但他家离山脚最近的草果地也有3小时路程。


余发生算了一笔账:“目前挂果的能采摘到140袋左右鲜草果,每袋平均45公斤,但每袋鲜果平均就要70元的运输成本。”


“去年就和家人商量修一条索道来运草果,但因投入太大放弃了。没想到,今年云报集团要给桥马嘎修7条索道!”对于余发生来说,这真是一份惊喜。“有了草果溜索,每袋至少能省30元的运费。一年差不多可以节约成本三四千元。”余发生说。


6月16日至17日,在定点帮扶单位的帮扶下,驻村工作队员和村民们齐心协力,在距乔马桥不远处,拉起了桥马嘎的第一条产业溜索。


7条“草果溜索”全部建成后,可以惠及桥马嘎全村26户村民,一年下来预计增收20多万元。云报集团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何晓帆介绍,今年将帮扶马吉米修建总长约4.5万米的产业溜索,预计共30条,将覆盖10个村民小组的1万多亩草果林地。



鼓干劲 书写产业发展新故事


怒江州是全国“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的典型代表。在党中央、国务院和省委、省政府的关怀重视下,怒江州全面打响脱贫攻坚战,经济社会发展日新月异,人民生活水平蒸蒸日上,实现了一步千年的历史性跨越。


6月19日,怒江州全州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部实现“两不愁三保障”目标,贫困村达到退出标准,可以如期实现脱贫摘帽。


截至2020年5月,包括桥马嘎在内,马吉米全村169户建档立卡贫困户也全部达到脱贫标准,贫困发生率实现清零目标。


“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桥马嘎的乡亲们满怀信心。


“巩固脱贫攻坚成果,接续推进全面脱贫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关键要把草果、石斛等产业发展好,让老百姓钱包鼓起来。”福贡县驻村扶贫工作队总队长李陶认为,打通草果“出山”之路,将有效带动草果产业提质增效,进一步激发群众增收致富的内生动力。


发展产业,造福乡村。


“第一条产业溜索原计划要用4天时间修好,没想到两天就修成了。多亏村民们和驻村工作队员齐心协力。”普友博高兴地说,如今产业发展了,基础设施改善了,大家增收致富的决心和干劲更足了。


“怒江每天都有新变化。”在马吉米,记者看到村民告别出行溜索,迎来产业溜索。一减一加,讲述着怒江各族群众脱贫攻坚的生动故事。


行走在马吉米,山腰沟箐,草果飘香、石斛花开;怒江边,红顶白墙钢混民居依山而建、错落有致;集镇旁,易地扶贫搬迁点,一排排崭新楼房掩映在青山绿水间……


桥马嘎第一条产业溜索建成后的那天,普友博向记者提出一个请求:为修建溜索的村民、驻村工作队队员合张影。“我们要把照片冲洗出来,挂在即将建设的村组党群活动室里,记录历史,激励后人。”普友博说。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