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唐给马戛带来甜|朱华胜|掌上曲靖

天蓝莹莹的,云白花花的,地红火火的。一块挨着一块的土地,像铺了红地毯。宣威市马戛村挂钩扶贫党员干部唐诗韵,大家亲切地叫她小唐。她总是面带微笑,对村民很热情。村民说,她那么亲切,说话很甜,像一家人似的。

已到春种时间,这几天小唐几乎都在地里跑。加上是疫情期间,她更不敢大意。田间地头,村民总能见到她的影子。

她戴着眼镜,头发挽在脑后,边走边看。她急,马戛村村民更急。庄稼是认节令的,过了此山鸟不叫。按村里老人的说法是,人哄地皮,地哄肚皮。农活是来不得半点虚假的。都知道疫情严重,但该种什么还是得种。小唐耐心地给村民讲出行戴口罩,种地不忘防疫。她来到一块地里,蹲下,与地边堆泥巴玩的小女孩说着话。小女孩两岁,还有一个弟弟八个月大。她用脏兮兮的小手一指,奶奶背上的就是弟弟。小女孩的爸爸妈妈才出去打工,今天,爷爷奶奶带着他们来地里种洋芋。

小唐想起自家娃娃小宝,与眼前这个小女孩一般大小。昨晚还打电话给她,说想妈妈了。那声音听得她泪水哗哗的。她也可以在单位上班,下班回家领孩子。村民不知道,小唐是主动要求被派驻村的。单位人少,都有安排。她爱人非常支持和理解她的工作,说,你放心去,家里有我,孩子有我。

晨雾很大,孩子还在甜甜熟睡。小唐落着泪,悄然走出家门,朝马戛村出发了。后来,爱人甲状腺出问题在昆明做手术,此时马戛村脱贫到了关键时刻。小唐慌了神,交代完工作,急急忙忙赶到昆明,爱人正好在手术,她站在手术室外,心急如焚,硬是控制住自己没哭出声。好在手术顺利,陪了爱人两天,她又急匆匆赶回马戛村。爱人了解情况后,叫她以工作为重,他的病问题不大。可双方老人并不这样看,能有什么比自己家人重要?手术后定期复查,都是小唐爱人自己一个人去的。其实,小唐内心很纠结,她觉得对不住爱人。回马戛那天,她一路落泪。老天似乎也同情小唐,晴朗的天不知从哪里冒出堵堵乌云,细雨纷飞。

回到马戛村,小唐擦干眼泪,一头扎进走访贫困户的忙碌中。那是关键时期,小唐走遍贫困户,面带笑容不厌其烦说着同样意思的话。村民白天大多在地里,小唐就利用晚上走访。在马戛村十组恩德箐,有一户农户非常贫困,户主姓何。看着何家,小唐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房屋破败,家徒四壁,媳妇智障,何家两口子生了三个孩子,再加上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生活过得苦不堪言。

小唐站在何家门口,心沉沉的。风飕飕吹着,破屋侧边那堆玉米秆在风中越发枯黄。小唐敲开门,屋里灰暗。从开着的门那射进的光线,正好照在两岁小孩的屁股上。小孩子还穿着开裆裤,肌肤直接裸露在寒风里,紫灰紫灰的。智障妻子怀里的奶娃娃,薄衣服裹着,瑟瑟发抖,流着鼻涕,嘴唇发紫。顿时,小唐感到一阵阵心酸、心疼,仿佛被枯黄的玉米秆戳着心窝窝,不由地落泪。

小唐下决心必须做点什么。周末有一天轮休,她顾不得休息,天未亮就起床,胡乱吃点东西就往外走。马戛村的早晨冷得要命,小唐紧了紧衣裳,踏着冷气,来到站点,坐上一辆客车。一到曲靖家里,顾不得与爱人孩子相聚,便翻箱倒柜。她收了两箱小孩子的衣服,赶回马戛村。当小唐把这些衣服送给何家时,小孩子的爷爷感动得不知所措,满脸的皱纹上滚着亮闪闪的东西。他们无以为报,一家人不让小唐走,虽然家里什么都没有,仍拉着她的手,挽留小唐在他们家吃饭。

走访贫困户,还有一个目的,防止错报漏报,同时要把好政策及上级的关怀及时带到。贫困户余礼芳家,门口一片狼藉,似乎很久没有打扫过。村里人都说她常年在外,没有与村里人联系过,仿佛消失了一般。村里的人说不要找了,不可能找到这个“失联”的人。小唐不泄气,回到村委会,抱出一大摞贫困户资料,一页页翻阅。翻了一天,只查到一个电话。小唐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打过去,竟然通了,就是她本人接的。小唐高兴得像中了大奖,连忙详细讲解当前政策、马戛村的现状,还解答她的各种疑问。余礼芳是进城安置户中的一户,之前她根本不同意搬进城,通过小唐细致的工作,她打消疑虑,终于答应去城里认领新房。村里人都觉得这个人难沟通,没想到被小唐攻克了。村民小组长对小唐竖起大拇指,小唐就是小糖啊,把贫困户都甜化了。

小唐紧锁了许久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甜甜的笑容又出现在她好看的脸上。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