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和生活的别处|傅保中|掌上曲靖

《围栏》。

“生活在别处”是法国象征主义诗人兰波的一句名言,他想表述的是梦想和现实的矛盾。其实,我们每个人的梦想都有一个别处,这个别处或是繁华的城市和寂静的乡村的距离,或是现实生活和艺术理想的距离。别处是一个相对位置,是空间的距离,也是心里的距离,更是实现自我心理的调节和平衡的一种存在暗示。

《夜的交响》。

画家邹亦农先生始终能够把这两个频道转换得很好,把艺术和工作做出光芒来。

我与邹亦农相识的时间并不长,2017年1月30日晚,从杭州驶来的子弹头高铁,周刚老师和邹亦农以及来自河南、吉林、珠海、澳门、深圳等地的艺术家抵达曲靖,在马龙进行为期十天的水彩风景写生。我们一起画画,有了较多的接触。

《林中路》。

邹亦农先生是能够把工作处理好,也能够把艺术处理得很好的人。他是旅居澳大利亚墨尔本的自由艺术家,在澳大利亚成立了澳大利亚中国艺术研究院,在海外研究和推广中国艺术。东方的美学精神,在他的创作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也有新的面貌,实属难能可贵。

《石塔》。

我们在一起常谈到林风眠:“以东方艺术之所长,补西方艺术之所短。以西方艺术之所长,补东方艺术之所短。” 在这种思想指导下,他在水彩画创作上进行了有效的尝试。他说“水彩就是西方的文人画”,这样的说法,让我们对西方水彩画有了更加直观的了解。在海外,他参观过很多的西方艺术博物馆,自己在国画、油画、版画都创作过不少的作品,进行过很多有益的尝试和探索实践。最后稳定下来,用水彩画的方式进行创作和写生。在他的作品中,强调结构的书写性,作品的面貌有别于印象主义的细碎笔触与光影,插入了中国绘画中的写意风格,将造型简化,吸收西方现代绘画当中以鲜艳而具有象征性色彩,以平面与结构分析的构图来做整体性的描绘,构成方式达到中西结合。既强调了线条与色块,又有东方的绘画书写性特色和构成,不同质感的线条构成和划分了画面层次,使画面呈现出了色彩丰富、结构坚实的特色。毛笔书写性的线条在画面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树》。

邹亦农先生的绘画题材广泛,画苏州园林、红土高原、海岸风光、人体肖像等作品,都恰到好处地找到了一种表现和传达的方式,找到了东西方绘画结合的切入点,取得了很多突出的成绩。他已经进入艺术的丰年期。

《村口》。

我们相约,下一次到曲靖去画红土地、珠江源。高原的阳光和油菜花盛开的村庄,肯定就是我们艺术生活想抵达的“别处”。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