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征文】防疫散记|郭胜美|掌上曲靖

春节原本是红红火火,欢乐热闹的。但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的疫情搅了,尤其是武汉“封城”的消息传来,让人忧心忡忡,加上手机上各种消息,更让人惊恐不安。

年夜饭的余味还萦绕在舌尖,微信工作群里就收到了初二正常上班的通知。要是往年大年初二谁喊上班,我跟谁急!可是今年不同,我隐隐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这次疫情危害及蔓延程度,不像我们想象那么简单。我和婆婆说明天要上班了,她很不高兴的样子,“一年到头回一次家,三天年都还没过完呢,就急着走,什么班这么重要?况且雪这么大。”我一时语塞,竟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焦急、恐惧、感伤,甚至愤怒,特殊时期,同事们都上班了,而我不能第一时间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还被困在老家,情何以堪?

好不容易熬到初四早上,雪后初晴。我坚持要回城了,老公一边不情愿地发动车子,一边牢骚,“没见过你这么积极的!晚去几天会怎样?”我不敢说什么,只好陪笑。在老家,这积雪覆盖的盘山小路只有行一辆车的宽度,一边是山崖,一边是深沟,还没有护栏。我偷偷看了一眼路面,腿脚发软,毛骨悚然。我在车里像只跳蚤,又急躁,又害怕,一会想着工作和责任,一会又担心车子会掉下山崖。

就这样一步一滑,回到城里已经华灯初上了。平时三个小时的路程,我们走了整整五个小时。

第一天上班,我和社区主任一个组,一同排查温泉路宾馆、店铺的湖北籍人员信息及行动轨迹。这时二哥打来电话,让我一定要戴上口罩,注意自我防护,我怕他担心,答应着,告诉他没事。想想电视里播报的疫情,再想想当前所处的时境,心中不免惴惴不安。可是顾不了那么多了,跟组里的同志们挨家挨户排查登记。每到一家,详细询问人员信息,认真做好登记,耐心宣传防疫政策和措施。回到办公室梳理排查情况,检查存在问题,准备上报。

第二天,单位才给我们发了口罩及消毒用品。我们继续对辖区重点地段住户、商户、小区物业进行拉网式搜索、地毯式排查和防控宣传,实行网格化管理,每天穿梭社区的大街小巷,白天组织排查、宣传,晚上开会、汇总,并及时上报街道,对疑似线索做到一对一管理。虽然我分管的区域面积不大,但密度大,户数多,一天跑下来,腰酸腿疼,口干舌燥,回到办公室整个人就像脱水一样,浑身无力,一句话都不想说。

尽管我们没日没夜的奔跑、排查、宣传,但社区居民很多群众并不理解,很多人还存在侥幸心理,认为会泽是块福地,疫情不会蔓延到这里,说社区干部这些人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尤其年纪大一些的老人,该干嘛还干嘛,有的甚至在路边扎堆聊天、吃东西。看到这种情形,我们焦心如焚,疫情在蔓延,全国确诊病例不断攀升,看着这些耄耋老人羸弱的身体,他们对疾病毫无抵抗力,稍有不慎,造成感染怎么办?为使他们不受感染,一下子又劝不走,只好直接把他们搀扶回家。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每天这样苦口婆心的宣传、解说,街道、小区散逛的人员渐渐稀少了,最后,都回家“宅”着了。

到了2月3日,会泽出现了第一例确诊病例,这座繁华了两千多年的古城终于按下了暂停键。街道冷冷清清、干干净净,显得比往常宽了许多。商铺也都关门闭户,会泽城瞬间成了“空城”。这时候我们愈加觉得社区干部肩上的责任重大,每个人都“如临大敌”,心头的那根“弦”绷的更紧了,都自觉地投入到防疫工作的每一项工作,再苦再累都咬牙坚持着,设卡、登记、填表、汇总,琐碎而又具体,容不得半点马虎。在高速路口检查站的华玉明副主任,在帐篷被风掀翻,车窗玻璃被打碎的情况下,在寒风中依然坚守岗位。社区干部肩扛党旗,把政策,把温暖,把爱心,送到每一户,旗帜成了一个标志,一个象征,一个温暖的依托。

屋漏偏逢连阴雨。一天,我妈妈忽然发热,胸闷、四肢无力,偶尔还咳嗽,我头皮一阵发麻,心提到了嗓子眼,这症状真有点像冠状病毒感染呀!我强作镇静地安慰她说,“不会的,你又没去过武汉,更没有武汉接触史,绝对不是武汉咳。”说话的时候,自己都感觉声音在颤抖。这时候,药店关门了,妈妈也不愿意去医院,家里只备有孩子的退热贴,退烧药,只有先吃了看看。这一天,我心绪不宁,一边忙着汇总上报的信息,一边想着自己的妈妈。手机里,关于疫情的信息铺天盖地传来,高音喇叭的温馨提示时刻在耳边响起。我担心如果送医,被误诊为疑似怎么办?别人会怎么看?我的同事们该怎么办?难道全家拿去隔离?我很纠结也很自责。妈妈年前就没出过家门了,莫非是我受到感染,上班把病毒带回了家?

就这样在惶恐不安中左右摇摆了两天,想来想去我还是决定报告工作组,说明了我妈妈的情况。他们说,不要急,应该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热,老人家又没出去过。这一天我提前下了班,可一回到家,妈妈说,送我上医院吧,我坚持不住了。听到这话,我这个平时强势的女汉子,在这个“新冠”期却慌乱了。我尽量调整自己的情绪,帮妈妈穿好大衣,系起围巾,把口罩仔细戴好,和二哥一起去医院。

我很急,我好怕妈妈有事。到了医院,和医生说了情况,接着按程序做了一系列检查,折腾了三小时也不见打针,看着妈手脚在发抖,我的眼泪啪啪就掉下来了,赶紧背过身去。我妈竟然说:“怕啥?死了算了,都这么大年纪了。”我二哥不高兴地说:“瞎说什么,才多大年纪就想到死。”妈妈此时胸闷得无力说话,我几次问医生什么时候输液,医生都说要等检查结果,我很想发火,人都这样了,还等什么结果,咋不先退热?二哥让我不要耍小情绪。我想说:生气啊,怎么交了钱就把人晾在一边了。可是看着医生们忙碌的身影还是忍了,毕竟非常时期,他们在为我们拨开阴霾,我们又岂能纠结于小世界的不满?等医生们不忙时已经晚上八点了。我找医生先打了退热针,然后回家了,第二天早上结果出来了,没事!心上的一块千斤巨石才落了地,哎,一场虚惊,都是这病毒闹的!

最近的疫情让我明白,能够温暖这个世界的,是爱的力量。一切疾病的肆虐警示我们,健康才是重中之重。泰戈尔说,苦难是化了妆的祝福。防疫没有止步,一切走在路上。我深信,有党中央的坚强领导,有医务人员的无私奉献,全国人民的众志成城,我们一定能够早日战胜疫情,会泽这座有着两千多年历史文化底蕴的名城,终将恢复往日的生机。

苦难岁月,使我们成长。疫情会过去的,一切都必将印证:没有哪个冬天,可以阻挡春天的到来!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