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靖医生在武汉】进舱护士日记:仿佛经历了一次“高考”|掌上曲靖

  杨加强:仿佛经历了一次“高考”

到达武汉已经五天了,在这几天里,我和我的队友们每天都在练习穿脱防护服,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每一件防护物品的穿脱顺序,每一个防护的操作规程,每一次的手卫生,像极了高考前夕的备战。紧张而期待,激动而渴望,因为在我看来这样的经历一生或许就这么一次,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2020年2月20日早上,这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今天第一次“全副武装”进入病房工作。我诚惶诚恐,如履薄冰,穿好隔离衣的我认真地反复检查了一遍又一遍,对于我来说,这可是一次大考!

进入病房后,这个我猜想了无数次的地方终于呈现在了我的眼前,陌生而又熟悉。“别紧张,这些我都练过!”我试着安慰自己。开始交接班,开始熟悉病房的每一个角落,开始熟悉每一项工作流程,工作就这样有序进行中:对病房进行消毒,为患者打开早餐,监测患者生命体征、呼吸,给氧,协助患者更换卧位、纸尿裤,及时满足每一位患者的需求,及时处理医生开具的医嘱。午餐的时候,把饭送到每一位患者手里,进食困难的患者,我们要一个一个、一口一口地喂。在这个过程中一位80多岁的老奶奶用地道的湖北话说:“谢谢你们医生,辛苦了!”刹那间,一股暖流涌上心头,这句话极具穿透力,瞬间湿了我的眼眶。

时间过得真快,马上到了交班的时间,记录患者生命体征,书写交班报告。咚咚的敲门声告诉我接班的同事来了,按程序向同事介绍病房环境、工作流程,对一部分患者床旁交接班。交完班,开始消毒,最关键的一步来了,脱隔离衣及防护用品,像极了高考交卷前的最后一步。小心谨慎的脱下每一件防护物品,然后开始脱口罩、帽子、手卫生、整理个人物品,今天的考试结束了,我觉得我应该考了个不错的分数,下班。

 冯红琼:我们肩上的担子不轻

2月20日上午,我和同事杨加强第一天进舱,凌晨五点多,我就醒了,想着就要在一个新环境里开始新的工作,我的心情既有点激动又有点小紧张。

6:25到达方舱医院,我们严格按照操作规程穿上防护服 、戴上护目镜、手套……

进入舱内的第一感觉,就像是一个老年病区,除了一名较为年轻的患者,其余的都是50岁以上,甚至八九十岁年龄不等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其中一部分老人是从敬老院转过来的。病区现有33名患者,大多数患者都是长期卧床,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老年人。有的老人在入院之前因为长期卧床就已经出现压疮,有的老人身上携带尿管,看到这一幕,就意识到我们肩上的担子不轻,一定要做到“守土负责、守土尽责”。

早班有5个护理人员,其中3名战友来自宣威市中医院,大家接班后相互对视了一眼,什么都没说,各自拿起扫帚、拖把、抹布等迅速干起活来,不一会儿,整个病区被我们打扫得干干净净。接下来测体温、测氧饱、口腔护理、喂水、翻身、换尿不湿、尿管护理……每个人都有条不紊地做着各项工作,虽然这是我们第一次搭班,但是大家配合得非常默契。

有一位高龄的奶奶行动不便,每次上卫生间都需要人搀扶,我和宣威市中医院的一个战友在送她上卫生间的路上,老奶奶不停地说:“真对不起,让你们大老远的来帮助我们、照顾我们,你们辛苦了,感谢你们!”我们连忙说:“全国人民是一家,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让我难忘的还有在给长期卧床、生活不能自理的叔叔、阿姨喂食时,遇到一位阿姨闷闷不乐,茶饭不思,我走到她身边:“阿姨,让我喂您吃早餐吧?”“我不想吃,没胃口。”“您要多吃点东西,身体才能早日康复,才能早日回家与家人团聚啊!”听到这句话,阿姨点了点头,好像有所牵挂,也好像看到了前方的一丝希望,张开嘴巴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还有一位阿姨,从我们接班时就一直在床上大吼大叫,我走到她床旁:“阿姨,您饿了吧?我喂您吃早餐?”她马上张大嘴巴,大口大口吃了起来,吃到一半就不吃了,突然问我:“看到我家人了吗?”我知道她想家和家里人了。我安慰她说:“您家人在家里,现在不能出门,让我们转告您好好听话,好好治疗,等您好了他们就来接您回家了。”此时,善意的谎言也许是一种最好的心灵慰籍吧。

 看得出来,这里的每一位叔叔阿姨都太渴望回家了,可病毒还未彻底遏制,而我们要坚定信心和它来一场真刀真枪的较量,不为别的,就为了人们的身体健康。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们就要做百分之百的努力。

不知不觉就到了下班时间,大家相互注视了一下,发现每个人的防护镜里都起了一层层的白雾,偶尔会有水滴缓缓流下,虽然大家都很疲惫,但没有一个人说累,我想这就是一种力量吧。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一定能够早日开舱送她们回家。 

(稿件来源:曲靖市第三人民医院)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