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征文】感染科的“赵妈”|侯瑞丽|掌上曲靖

老公离开人世10余年来,她与女儿相依为命。女儿的假期,本是母女俩团聚的好机会,但今年……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抗击新冠肺炎疫情,50岁的感染科护士长赵春仙主动请缨。作为感染科的护士长,每天的工作从简单的穿剌到疑难病人的抢救,从隔离衣的缝缝补补到发热门诊护理工作的现场指导……科室处处是她的身影,护士们都亲切地称她“赵妈”。但对于自己的女儿,她是愧疚的。

 那天中午,我去叫赵妈吃饭,见她刚接通电话,我站在门口没有打扰她,应该是想腾出手来收拾办公桌,她把电话设置为“免提”状态。“有事吗?”她平淡地问着。“妈,你在干嘛?要我送饭来吗?”“在上班,还会干嘛?你来医院干什么?自己从外地回来,就乖乖的不要到处乱跑,这久医院病人又多,你来添什么乱?”她有点不耐烦地说着。电话那头沉默着……

她或许是觉察到了女儿的难过,忙着补充到:“你管好自己就行,不让我为你操心就好,今天病人……”

“嘟嘟嘟嘟”,通话已被挂断。她停下手中的活,看向手机,喃喃自语道:“今天病人不算多,妈妈尽早赶回来。”

然而很多时候事与愿违,中午就诊的重症病人病情才刚刚稳定,救护车又送来了另一个危重患者,还没坐稳的医护人员重新上阵,赵妈又像打了鸡血一样开始运转起来。晚上10点左右,患者病情平稳,赵妈却已是精疲力竭,但还是微笑着为大家打气:“今天真好,两重症病人目前病情都平稳,你们真棒!”

回家路上,她忽然想起下午忙得都没打个电话给女儿,边赶路边自责地拨通了女儿电话,直到提示“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她没有再次拨打。无数的内疚和自责扑面而来,瞬间泪如雨下。

“女儿肯定生气了,回来那么多天,我没陪过她一天,没和她坐在一起吃过一顿饭,没有抱抱她,没有亲亲她……”她越想越着急,加快脚步往家赶。

“女儿,女儿”她边开门边呼唤,没有女儿的应答声,“睡了吗?”还是她的自言自语,她紧张地推开女儿的房门,房间里没有女儿的踪影,她加大音量呼唤,找遍整个屋子……

她掏出手机想求救,但不知道这个点了能打给谁,“我该怎么办?”她嘶吼着,发疯似地冲了出去……

小区门口见到女儿的身影,她飞奔过去抱住女儿。“谁让你出门的?什么医生女儿,自己隔离都没做好。你不知道我的电话号码吗?可不可以在出门时也通知我一下?你不知道天黑要回家吗?”

女儿没说话,只是默默地流着泪。看着女儿的无声哭泣,她更是担心、难过、无奈、喜怒交织。“不许哭,你去哪了?快说!”

“我下午去科室找你了,我是戴着口罩才去的,科室的小姐姐说你在抢救一个重病人,我也不想影响你的工作,就回来了,也想给你打个电话,但我的手机欠费了,只能打进不能打出,家里没联网,充值不了。从我回来,你都没在家和我吃过一顿饭……”女儿委屈地小声说道。

“现在不是特殊时期嘛,你妈妈是感染科护士长,经手医治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新冠肺炎的病人。”她打断了女儿的话,为自己辩解道,或许是想用这种无力的辩解来说明自己对女儿的爱。

“今晚我做饭了,想等你回来一起吃,但你一直没回来。我不放心,就去医院找你了。知道你每天都很忙,但你每天下班回来只会对我说5床今天好多了,6床核酸检测阴性,12床明天出院,1床住进来个重病人……这些的这些,我不想听……”女儿已经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她再次紧紧地抱住女儿,边哭边说:“对不起、对不起,等妈妈有空,一定多陪陪你。”

“哎,算了,这么多年,你什么时候有空过?我也只是发发牢骚。这次疫情形势这么严峻,医护人员都在日夜奋战,你是护士长,更要带好头。你自己保重好身体,每天下班回来就好。”女儿带着哭腔,懂事地说着。女儿把头埋进了她的怀抱,母女俩抱得更紧了。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