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风采当属咱钢铁工人|亢恒学|掌上曲靖

现实生活中,随着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经济社会的迅猛发展,钢铁与我们的生活,乃至人类社会的发展息息相关,密不可分。虽然它不是一日三餐的粮食,不是水或空气。但在某种程度上,钢铁存在的意义、它的价值,我们普通人是无法估量的。比如高层建筑、铁路、高速公路、桥梁等等,没有钢铁的支撑,一切都只能是幻想。

那么,钢铁是怎么炼出来的?笔者一直以为是:将矿石倒进炉子里,通过高温后浴火重生,钢铁就炼出来了。而这其中的很多工序根本不知道。直到最近,近距离接触越州钢铁集团炼钢厂的一线炼钢工人和管理层,通过面对面的目睹和请教,才大致知道一二。原来,钢是通过铁水升华而成的。
至于钢铁的形成过程,说起来就太复杂太枯燥了,没有必要去刨根问底。我觉得应该关注的是人本身,“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是的,在我们大众的视线以外,在始建于1957年的越州钢铁集团属下的钢铁生产车间,有这样一群名不见经传的工人兄弟们,他们夜以继日、周而复始、汗水四溅地劳作着。

一次邂逅,终身难忘。我之所以能亲身目睹工人兄弟们整个的炼钢过程,一次到他们车间检查,我“偷偷”遛到炼钢厂,我的心跟随无处不在的轰鸣,不停地起伏跳动!真的,在顺手牵羊,“逮”住一位从河北唐山钢铁厂过来的年轻专家的带领下(据说,若非他带着,我当时是不可以随便进去的)七弯八绕、爬高上梯,径直来到炼钢炉旁,只见几位年轻的工人师傅,很诧异的瞟了我一眼,从他们的眼神中,分明看出:这个人给是不怕热,穿那么多衣服?

随着步步逼近,温度直线上升到70℃左右,脸盘阵阵灼热、滚烫。而透过一丝缝隙,只见炉火熊熊,巨大的热流与火舌不停的上窜,一些滚烫的炉渣似火山爆发似的,不时向外翻涌。而工人师傅们时不时将一根细长的铁棍,塞进炉中并迅速拉出来,约莫三五分钟,一炉红里泛白的钢水就出炉了。望着钢水出炉后,全身汗水浸透的工人们,一个个一声不吭,靠在墙边稍事喘息了一会,接着又是下一炉的开始。

随着钢水盛进铁罐,被空中吊车转动。在空中调度室,我看见一位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女工,立马举起相机。可这位不露尊容的女工,如惊弓之鸟,迅疾缩进调度平台下。估计是怕“羞”,蹲下就一直没敢站起来。僵持了一会,怕我这一“咔嚓”,影响她的正常工作,我只好没趣的走开。

尾随钢水的循序渐进,来到轧钢车间,在模具与淋水的浇铸下,开始“凤凰涅槃”,兑变成一根根、一匹匹坚硬的各型各式钢材。
在这个热浪气浪翻腾、机器打磨声与钢铁翻滚流淌声、灰尘与烟尘狂舞的硕大车间,工人们个个脸上冒着汗水蒸发出的热气,见我对着他们拍照,慌忙闪开。我拍着一个工人说:别乱了阵脚,配合一下。
拍完照片后,心头的感叹比汗水还多。我曾经在地层深处挖过煤,干过掘进,下过上百个煤矿巷道。原以为煤炭工人是这个世界上最苦最累最脏最危险的行当,今天目睹炼钢工人们的作业环境后,感觉他们的劳动强度更艰辛,作业场所更危险!不知每天要流尽多少汗水,吸进多少灰尘?

在走出车间的那一刻,不知什么原因,我心头的泪水,也像钢水出炉一样,飞花四溅!肺腑里火辣辣地滚出一句:致敬,兄弟们!你们是最美的时代风采!
    

热门排行